【写物散文】兰 灵狐者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6-08-19 | 阅读:手机版

“ 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阳台的兰花再次盛开了,幽幽的香气弥漫在小小的房间,花在,蝶在,摇椅也在,只有那摇椅上魁梧的背影不在了。

爷爷喜好种兰,每年都会带回好几盆兰,家里仅有的一个小阳台上被他种满了大大小小品种不一的兰,长长的绿叶垂到了地面,随风飘荡,绿藤上长满了水嫩的花苞。一到花季,还没靠近小阳台,便能闻到扑鼻而来的香气。远远地你便能看见一个晃动的摇椅和摇椅上那魁梧的背影。对于一个喜欢安静的老人,在这种时光里是十分惬意。

那些含苞欲放的幼兰,就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爷爷总把它们向对自己的儿女一样,收拾得眉清目秀,整洁爽朗,纤细的枝蔓似一位小姑娘娇羞的身板,轻轻的抛出两片小嫩芽,双叶轻轻含着一颗颗晶莹的晨露。从不稍作修剪的叶片随风飞舞,这时爷爷总要眯缝着老眼,古板的脸上泛起丝丝笑意。

每次去爷爷那,我们总要向爷爷讨一些兰花制成的香囊,其实那些香囊,都是奶奶做的,因为爷爷之前总爱失眠,奶奶不知从哪听来兰花配一些其它的中药有治疗的作用,便把爷爷种的兰花,剪几个晒干后装在香囊里面,让爷爷随身带着,爷爷不太喜欢香囊,每次我们来,他便会把那些香囊丢给我们,对于那些香囊,爷爷说不上讨厌,却也不是很喜欢,或许是因为能让那些即将枯萎的兰花继续散发着幽香,所以他也不反对奶奶把那些兰花制成香囊。但比起香囊,爷爷更爱看那些盛开的兰花坚强不屈的绽放着小小的花瓣,细长碧绿的嫩叶沾满了一夜的晨露。一阵清风扶过便在风中摇曳,隐隐欲坠,可清风过后,它便又亭亭玉立在原地了,爷爷曾说过,他喜欢的是兰花那骨子里的不羁与放荡,那种奔放,与第一眼看兰时的翩翩君子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兰的野,只有用心才能看到。

再然后,爷爷在一个平静的晚上悄声无息的离开了,那些兰花依旧是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长满了阳台。直至后来,才发现,幽谷中的兰,生于陡缝,只有经历了风雨烈日的考验,才能成为真正的君子。不知怎的,那幽谷的兰与我心中的爷爷,重合在了一起。

标签:灵狐者 cf兰 cf兰邪恶图片 爷爷 香囊 兰花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抒情散文】长安,遗梦千年 后一篇:【经典散文】小汽车的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