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师傅 师傅

婉婉曲浆

分享人:婉婉曲浆

2016-08-28 | 阅读:手机版

25年前,我在原襄樊铁路分局枝城桥工段小桥领工区梅溪桥梁工区上班。那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半道工区,既没火车坐,也没汽车停靠。我所在的工区日常工作、生活比较艰苦,住的是曾经的猪圈屋,吃的是堰塘水,有钱难买到东西,而且还经常停电点蜡烛。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每天进行着铁路桥梁维修保养工作。刚到工区,人生地不熟,我感到特别不适应和难熬,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好在,工区给我安排了一位名叫鲁守华的好师傅,才使我的心慢慢安静下来,并带着自信努力工作。

有天晚上八点多钟,驻地又停电了,我闲着没事,就去找师傅聊天。当我走进师傅的房间,只见他正坐在蜡烛前悠闲自在地喝着茶。师傅看我进屋,连忙招呼我坐下。于是,我们师徒俩便聊了起来。师傅跟我聊得最多的是:“过得习惯吗?”“有啥事一定要跟我说”“工作慢慢就习惯了”等之类的话。这些关切的话语,就像一股股清泉流进我的心间,使举目无亲的我感到无比温暖和踏实。我师傅原本是一个性格内向、寡言少语的人,可那天晚上跟我却说了很多,直弄得我一时插不上话,只有洗耳恭听的份。聊着聊着,师傅突然从裤兜里摸出10元钱,话题一转,对我说:“快过年了,把钱拿着回家给父母买点东西吧!”他边说边将钱递到我面前,看我没反应,就连说了两三个“拿着”。而我只是不停地说“谢谢”,始终没好意思接钱。师傅着急地说:“再不拿,我就烧了”。话音未完,他就猛地将钱伸向蜡烛。刹那间,我一把将钱抢了过来,并低声说:“谢谢师傅!”由于师傅一脸严肃没再说话,我便离开了比较尴尬的场面。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师傅真是厉害,还真烧啊!后来,我每每回想此事,就后悔自己当初的不懂事。师傅的话都说那份上了,我就应该痛快地接受,不该惹他生气。其实,师傅怎么可能烧钱呢,他只是一时急了没更好的招,以此来迫使我收下钱而已。上世纪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知道,当年的10元钱,相当于现在的几百元。

此事,虽然已过去20多年,但是我心里将永远珍藏着这份温暖又充满正能量的美好记忆。而这只是师傅无微不至关心我的一个缩影。我25岁生日调走那天,师傅忙前忙后张罗了一大桌菜,把工区职工全叫上为我送行的那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

师傅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他乐观的性格、吃苦的本色、朴素的情感、无私的关爱和担当的精神等,都值得我永远学习和敬佩。因工作原因,我们只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一年多时间,我调走了,他几年后也退休回了四川老家。从此,我们极少见面,大多数时间只能电话联系。师傅不仅对徒弟好,而且还培养了一个值得骄傲的儿子。顶他职的长子鲁朝忠,因在宜万铁路线上从事巡山工的感人事迹,于2013年登上央视一台新闻联播之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师傅表示祝贺,只听他笑呵呵地说:“谢谢,感谢你们对他的关心和培养”。2015年,鲁朝忠荣获全国劳模和全国十大“中国梦•劳动美”最美一线职工后,我又一次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跟师傅打电话报喜。师傅不停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我耳边。

(作者:钱绪彬)

标签:师傅 工区 蜡烛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阿尔卑斯的念想 后一篇:【写人散文】丽质背影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