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小说)傻儿王保强破局 傻儿与李杏花小说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6-09-28 | 阅读:手机版

傻儿王保强破局

张绍舟

河保省中原市王家庄百多户人家。

据传都是明朝朱元璋贴身侍卫王无忌的子孙。

千百年来王家庄都是布衣子弟,过着平静而又祥和的生活。

村民老光棍有权,近五十岁才娶老婆。

老婆张谢女是地主大户人家的千金。楠开大学的高材生。娘家是临村张庄。张谢女因家庭成分不好,嫁给有权时已是近40岁的老处女了。

张谢女给有权连生四个闺女,就是没有带巴巴接香火的。在有权绝望的档口,张谢女争气给生了个儿子,取名王保强,唤名傻儿。

傻儿其实不傻,生下来就天资聪明,伶俐活泼,人见人爱!

老来得子的有权喜上眉梢。

按农村八卦说法,把小儿取名傻儿。说是取个臭名,阎王爷就不惦记了。傻儿的名字在村里就传开了,真名王保强却无人再记得。

黑辽省马县的马村,有户叫马大的人家。祖上给日本人当翻译,做了不少汉奸亏心事。暴死后,后人也不发达。

中国改革开发了,马大祖上的横财也不用雪藏了。

马大是个好大吹财的主,成天邀三呵四吃吃喝喝。身边豢养了的都是地痞流氓。马大汉奸嘴脸一点不亚于他祖上的模样。只可惜祖上做的缺德事特多,到马大这代,只生闺女,不见巴巴。马大想儿子接香火都快想疯了!

话说,马大的隔壁苟家媳妇是个贪财之妇。结婚有年未结一子。

苟家媳妇娘家是河保省中原市王家庄绝户王独之女,名王女。

绝户王独与有权因房子地基相交,为争地界产生许多矛盾,王独记仇在心。王独又见有权有了傻儿接香火,自己无儿心生怨恨,却势力又不如人家。只能忍让罢了!

王女见爹王独愁苦,恨不是儿郎身,好替父报仇。王女是王独独女。

几年前,王独老婆被走村串户的貨郎拐跑了。王独与王女相依为命。王女从小没有家教,王独对王女又放任自流。王女大了,好吃又好打扮,水性得很。

话说,黑辽省的一个鸡头认识王家庄的王六。鸡头的职业就是到处寻找女子,带到娱乐场所打豆腐为自己赚钱。

鸡头和王六有联系,鸡头让王六介绍猎物,自然王女就进了王六的法眼。鸡头强行奸污了王女,连蒙带骗,上了不少手段。鸡头又以喜欢王女,用假情假意迷乱了王女的心。王女就这样偷偷跟鸡头打豆腐去了南方。

鸡头炸干了王女的身子,挣够了钱,转手又把王女卖给了黑辽省马县的老光棍苟毛。

王女自从成了苟家媳妇,也不安分。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

邻居马大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见王女放荡,喜不自在。马大好色,王女好财,王女到苟家的第十天,跟马大眉来眼去就在山后山洞里巫山云雨了起来。成了马村奸夫淫妇的一对野鸳鸯。

有一天,马大咳声叹气,淫妇苟家媳妇了解奸夫马大心事,知道他没有接香火的命根,讨好地说,此事不难。奸夫马大一跃而起急问,但淫妇苟家媳妇却不急着答,撩拨足马大的淫欲,又云雨了一回,奸夫淫妇才嘀咕如此如此这般才完事。

不日,淫妇苟家媳妇带领马大几个地痞乔装打扮赶往河保省中原市王家庄。

话说,正好农民都去山地干活了,王家庄家家户户没人。傻儿一个人在村口大槐树下睡着了。

地痞狼仔把面包车车门梭的打开,地痞狗仔飞快驱到傻儿跟前,抱起熟睡的傻儿跳进了车,一溜烟扬长而去。

紫云和尚在黑辽省云游了半月有余,这天云游至大山里。

大山几十里荒无人烟,紫云和尚一边欣赏美景,一边寻找人家。天色已渐渐褪去晚霞,远方似有茅舍,朦胧中,参天树木依稀映在夜雾缭绕之间,紫云和尚欣喜奔去,突然狗叫,人愤起来……

“大哥,傻儿跑了!”,狼仔道。

“怎么看的?啊!”,马大道。

“妈逼!找不回来,我要你的小命!”,马大恨恨骂道。

“快给我找,妈逼,都跑了四回了,还跑,这回抓住了,上脚链!”,马大气急败坏。

“傻儿,傻儿,傻儿,我的心肝啊!”,马大的老婆崔氏非常喜欢傻儿,哭道。

“你跑吧!大山里有狼啊!”,崔氏不无担心。

……

这个村子十几户人家,星星点点般散落岗堡各处。村子叫马村,此时的村子雾气盘绕。紫云和尚闪躲在树林里,屏住呼吸。不待一会儿,电筒和火把的光芒散去,人和狗的嘈杂声不再鼎沸。

少淋寺。紫云和尚。傻儿。

徒儿,为师送你一言,色为空,空为色!戒空戒色!戒色戒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师傅,徒儿谨记师傅戒言,徒儿遵守就是!!!

傻儿与紫云和尚依依惜别,傻儿急急向松山山下而去,直奔人间天堂!

傻儿自马村被紫云和尚相救,在少淋寺呆了六年,经过少淋寺的淬炼,傻儿已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英武逼人。

几年前,紫云和尚多方云游打听,找到了傻儿的家乡——南河省交界的中原市王家庄!

该是傻儿和家人团聚的时候了,眼见远去的徒儿,紫云和尚喃喃道,他又高兴又惆怅!

马荣是马大的最小女儿,长得似天仙。樱桃嘴桃花脸柳叶眉水蛇身。

别看马荣娇媚粉黛,让人怜爱,实则毒蛇心肠。

自从傻儿逃跑后,马大就把她当男孩养,走哪儿带哪儿。

黑辽省黑地多毒蛇多,马大教她秘诀,毒蛇怕毒人。

马荣不信,马大抓住毒蛇向蛇的七寸咬去,毒蛇片刻死去。

从哪开始,马荣就好挑战毒蛇和一切恶的动物。果然,因她杀蛇过多,毒蛇见她就逃,她身上蛇的死亡气息让蛇寒噤。

马荣练出了邪胆儿,就想方设法抓蛇取乐。说也怪,毒蛇被她抓了,不但不咬她还任凭她折磨,直到扒皮刮胆而亡。

更可怕的是马荣胆大心细。

夜路过坟场,听到猫头鹰叫,同路人多跑了,她则停了下来。等跑回家的人清点人数,少了马荣。

家人急切等待时她回来了,手里抓了一只猫头鹰宝宝。

原来,她非常喜欢猫头鹰,在坟场听到猫头鹰叫声,她循声找去,坟西头有颗柳树,月光下照的猫头鹰窝让她怦然心动。她爬上柳树,猫头鹰妈妈跑了,她把猫头鹰宝宝抓了回来。

从此,别人都不敢惹她,她成了马村及周边村寨的恶胆黑玫瑰!

转眼云隐去,冬去春又回!

2006年春,马荣已十八岁,出落得楚楚动人。这年她要高考了!

在高考前夕,她的妈妈离她而去!是喝毒药死的,这对马荣来说,绝对是最伤害的一击。

她竟然没有哭,也没有眼泪。陪伴她的是马村的恶少宋鸡。

宋鸡从小没有人喜欢。

七岁就放火烧掉村民的茅房,八岁奸杀邻村一只狼狗,九岁砍掉比他大四岁的男孩右手的大拇指……

他是马村天生的恶人,阴险狡诈。

做恶时,宋鸡从不承认是自己不对,也不承认是自己干的。他胡搅蛮缠把无理要变成有理。

真是坏事一筐筐,恶事数不清。

但马荣和宋鸡是一天子一朝丞,恶人惜毒人,彼此根相连。没有伙伴玩,马荣和宋鸡却形影不离。

这次,马荣娘含悲而去,真正的凶手是她父亲马大,是马大逼死了她娘崔氏!

清明的马村乌鸦撩飞。

去世的马荣娘就葬在马村的高岗上。

地理先生找的阴地再好也磨不掉马荣心头的恨!

但马荣恨的不是宋鸡,也不是她爹,更不是村里人,而是十几年前跑掉的傻儿。

傻儿比她大9岁,傻儿逃跑的时候,马荣才几岁。马荣不知道有傻儿这个人的存在,傻儿也不一定能记住这个毒蛇似的马荣。

马荣懂事起就恨傻儿这个人,她要报复,要像杀毒蛇一样玩死他。

马荣知道她的家庭就是这个人给毁的。

从马荣记事起,马荣的妈妈就以泪洗面,马荣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打妈妈,后来才知道缘故,皆因妈妈放跑傻儿的过。

她父亲对妈妈一天三顿打,肋骨断了,手断了,脚也断了,最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喝下了毒药离开了这个世界。

马大本来让情妇王女把傻儿搞来了,傻儿来的时候还没有马荣。

傻儿来了天天哭,不吃不喝,马大动不动就打,把傻儿整天关屋子里。马大让地痞把守着。

可是,马大的老婆是个善良的女人,生不了男孩经常挨马大的摧残。

马大的老婆经常给傻儿好吃的。看傻儿可怜,趁地痞不注意放傻儿逃跑,可是,放了好几回,傻儿忒小分不清东西南北,都没有成功,最后都被抓了回来!

傻儿到了十几岁了,赶上了紫云和尚的那天云游才逃出了魔掌。

傻儿离开了王家庄。告别了父母家人,告别了乡亲。

他要凭自己的本事闯出草根的一番天地。干出自己的事业来。

他听说京城有个演艺拍摄基地,傻儿想,要是自己能当演员,成了明星,那该多荣光,不但挣钱孝敬父母和家人,还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娶个漂亮媳妇,生一堆儿女,想到娶漂亮媳妇,傻儿就来了精神。

傻儿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白天偶然干干建筑工,只要有个馒头啃就行,不干活的白天和晚上,傻儿绝对蹲演艺拍摄基地的门口。

有一天,导演从演艺拍摄基地出来了,要挑个会武术的群众演员,戏份不多。守候的人没有会拳脚的,傻儿翻了几个跟头,被导演相中了。

随着傻儿接戏的增多,加上傻儿农民本性善良,渐渐被丰大导演看中,傻儿不但混熟了许多名演员,还成了像丰大导演们的好朋友。

傻儿接戏,不讲价钱,拍的戏份哪怕只有一个镜头,傻儿都会全力以赴。所以,傻儿的戏也就越来越多了。

拍了几部片子后,傻儿从小角色变成了大角,傻儿的知名度暴涨。

傻儿挣钱了,没忘初心,给父母的老宅进行了改造。要是没戏可拍时,他都会跟父母团聚一天。赶上麦收季节,傻儿也会赶回去,拿出农民的劲儿卯足儿干。

羡慕得四里八乡乡亲直夸赞!

傻儿就这样有滋有味混了几年。除了挣钱,他还爱做公益。一天,傻儿正在帮家乡政府做公益,接到丰大导演的电话。

“傻儿您老家事儿忙完了吗?”

“忙完了今天扫尾了,老师您说,有啥戏给我啊!我马上赶回京城!”傻儿实实在在道。

丰大导演坐在宽大的办公室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接受着美女的按摩,一边咪着眼,享受地瞄了下站在身边的傻儿道:

“傻儿,这次让您演主角,是个农民工的戏,这个农民工,从个性、气质蛮像您的,这次是个机会,制片方等都协调商量好了,让您试试,提醒你的是,千万别给老子演砸了啊!!!”。

“谢谢丰大导演老师的栽培,我一定不让您老失望!!!”!傻儿知道这次戏非同小可,看丰大导演的神情就知道是个大活儿。傻儿收敛起农民散漫的本性,严肃而又毕恭毕敬的答道。

“剧场晚上有个聚会,有几个实习的美女学生,都是新闻演播专业的,您参加下,看能泡上吗?”!丰大导演满意地接着道。

“报告老师,学生想参加,就是怕美女!”!傻儿做着鬼脸答道。

“傻样!”!丰大导演满意地带着美女走了!傻儿屁儿舔地出了门,喜滋滋准备去了!

马荣已是大二的学生了。

今天来京城名义是实习,但她是来寻找成功的捷径的。

她和她大学的男人宋鸡商量好了,为了美好的日子,他们想设个局,要寻找一个猎物。让猎物为他俩的爱情挣钱不已、奋斗不休,直到把掌控的猎物抛弃为止。

回想这两年来的生活,让她幸福又忧愁。幸福的是有发小恶少即现在的男人宋鸡陪伴左右,忧愁的是她们都没有资本。

她爹马大,好吃懒做,已花光了死人的遗产,没有给她留一毛钱,上大学的钱还是男人宋鸡家给的呢。

“老婆,您想我了吗?”,宋鸡的微信追了过来!“小样,离别一天就受不了了?昨天不是说好找个我们的猎物吗?”。

马荣也想自己的小男人宋鸡了。

宋鸡在马荣心目中是没有地位的,但宋鸡在十四岁就成了自己的男人,马荣感觉还是很美好的。至少,宋鸡很爱她,为了爱,宋鸡还当她的面割断自己的左手腕动脉,也是那次,她被宋鸡征服了,也失去了自己的贞洁。

“猎物找到了吗?亲爱的老婆,要找一个好猎杀的又有资本的猎物啊!到时候别掌控不了就麻烦了!”宋鸡不无担心的提醒道。

“亲爱的,今天我参加了著名丰大导演的晚会,还真寻到了猎物,他也叫傻儿。只是这个演员还不忒肥,刚出名,而且还是个会武术又是个低等乡下农民。”!

“亲爱的,没事的,只要有肉而且还在长肉的猎物,我是认为这样的猎物好掌控。非常值得围猎,请抓住他,一定别让他跑了!”!宋鸡气急败坏一口气下达了围猎的命令。

“亲爱的,他会送上门来的,今天他就对我就有电了。先冷藏他几天,让他疯了再给个红蚯蚓诱惑下他。那时他不得不追到大学里来,到时,搞定他,再查查他,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傻儿,嗨嗨,亲爱的,我们再放长线钓大鱼,怎么样!!!”!

马荣抑制不住自己,好似报了仇般兴奋,又好似荣华富贵就在眼前,让她目眩!

“亲爱的,您注意度,该下本钱的得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宋鸡焦虑的提醒。

“小样,您真坏,这么快就想把我送入虎口,明天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马荣得意的撒娇道。

傻儿高兴得晕了头,干什么都唱着河保梆子,也就那么几句调调。傻儿喜欢大学美女的消息,连丰大导演都知道了。

“小子哎,有心上人了,是那个很漂亮的马学生妹吗?人家是大学生,能不能抓住得下硬功啊!”丰大导演很看好傻儿的婚事。“不过您得去一趟,去学校表明您的态度,别鲜花让别人抢了!”

“好,好,好,还是丰大导演老师经验多,明天我就去!”

傻儿是个实诚人,也没谈过恋爱.。

那个学生妹子真好看,水灵灵的,掐一下都能出水.。傻儿已被迷住了,丰大导演这么一说,傻儿就没了魂了。

傻儿赶紧托关系买了飞机票,飞到了学生妹子的城市。

傻儿让含情脉脉的马荣接到了学校,正好学校中午饭时间到了。

马荣领着傻儿到了学校贵宾楼餐厅包间,俩人点了满满一桌菜。

傻儿喝了啤酒喝白酒,马荣也跟着喝,只是她假意喝,趁傻儿喝的迅间就倒了,结果傻儿喝得大醉。

晚上,马荣和宋鸡云雨一番后,马荣按商量好的脱了衣服睡在傻儿的床上。

傻儿醒了已是半夜,睁眼一看跟马荣睡在一起,马荣还一丝不挂,吓得傻儿腿打哆嗦。

我做事了啊!傻儿又紧张又记不起做了没做。

您别耐账啊,我可还是黄花闺女一个,您看,这内裤都是血呢。马荣把抹了鸡血的内裤晃给傻儿看。

你得负责,要不,以后我怎么办?马荣娇滴滴道。

看马荣把身子都给了自己,傻儿一把搂住马荣,又是亲又是表白。

傻儿一腔老家乡音道:“您喜欢我啥?我是乡下人,配不上您啊,我是喜欢您的,在京城的第一眼就喜欢上您了,您是神仙妹妹下凡吧!”!

马荣窃喜,自己肚子已有宋鸡的种子了,得抓住这次机会,娇道,人家也是喜欢您嘛,不喜欢您,能把这么宝贵的身子给您!人家还是第一次呢。

马荣又说,咱们结婚吧,您是明星,我要快点嫁给您!我怕别的美女抢了您,我已是您的女人了,都等不及了!

好好好,等我回去给爹娘报个喜,准备准备。定个吉日,我们就不分开了。傻儿高兴地道,依旧一口浓浓的老家乡音。

话说傻儿和马荣结婚后不久。

马荣说,老公,人家都有经纪公司,咱们也成立个吧,这样您就做专职主演事业,我做您的后盾,免得老公分心。

傻儿自从带马荣在老家王家庄结婚以来,马荣总是服服帖帖照顾有加,傻儿甚是满意,听马荣这么通情达理的替他考虑,忙应道,好,就是缺个经纪人,要不让我哥们王三过来,他懂演艺还懂经营管理。

马荣按小男人宋鸡商量好的计策行事,柔柔道,老公,我有个老乡校友,人很老实正派,又是学演艺专业出身,在学校就开公司,还是学生会主席,管理有一套,还是让他来帮帮您吧!别人我不放心,就用他吧,目前,他找不到合适工作,他叫宋鸡,还是我的发小,我都邀请他了,这点面子不给,让我在同学们面前多没面子嘛!!!

傻儿听老婆为他着想,很痛快地答应了,“好好好,宝贝,让他来吧,刚来京城,他也没地方住,就住在我家吧,我老出门在外,一去就是几个月,宋鸡过来除了打理公司,也好照顾下您!”

宋鸡接到小荡妇马荣的电话很是高兴,“亲爱的,没想到傻儿还真傻啊!这下真是天上掉馅儿饼呢。”

“亲爱的,您真能干,明天我就赶过去,我们的计划开始了,预祝我们的围猎成功!预祝老婆肚肚为我们争气,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宋鸡鼓励道。

“老婆,您得把傻儿哄高兴了,让他别生疑啊!好让他给我们家挣钱!我不但要用傻儿的钱,睡傻儿的“老婆”,还要撒上咱光荣的种子!”宋鸡得意又恨恨地道。

“放心吧,他就是我们的仇人,我在他老家见到他小时候的照片了,跟我见过的一模一样,没错!”马荣一字一牙地咬道,“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马荣说着,一下把手中玩偶撕了个滥碎。

马荣兴奋而又焦急的等待着宋鸡的到来!!!(待续)

张绍舟,师范大学古汉语文学专业,文学博士,电视台资深编导记者、央级新闻网站总编辑。诗歌网等认证诗人。作家网等各类媒体发布诗歌散文小说等若干首(篇)。主要代表作:小说《活埋》《夜宴》,诗集《花香漫溪》等。

标签:傻儿与李杏花小说 唐达天小说破局 小说破局 紫云 导演 鸡头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澄泥磨砺墨自芳 后一篇:【经典散文】在那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