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人散文】爷爷老甄 柳甄的爷爷是谁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7-02-04 | 阅读:手机版

一直想写一写爷爷的事儿,一直拖到今天,才下定决心动笔。

爷爷快死了。

我一直不敢下笔,不敢承认,我不敢想象刚才,我的手指是怎样把“死”这个字敲出来的。

爷爷快不行了,我清楚。

爷爷也清楚。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看着一个生命一点点流逝,却又无能为力,是怎样一种滋味。

真他妈的磨人。

姥爷去世的时候,我七岁,不懂事。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在上学,没来得及赶回去。

现在到了爷爷,我没有错过,却真的很想错过。

就像当初我错过姥姥一样。

错过,至少还能想象,还能骗自己,姥姥当时可能不难受。

看着爷爷躺在床上,我真的没有办法骗自己。

爷爷很不好,爷爷很难过。

阳光透过窗子,打进屋里,到爷爷的床边却戛然而止,留下一片阴暗。

原来人不行了,连阳光都是不肯眷顾的。

打小儿,我和爷爷是不熟的。

奶奶会给我讲有意思的故事,会给我扎好看的小辫儿,会教我怎么种出漂亮的花儿。而比起奶奶,爷爷简直什么也不会,只知道拿着榔头去地里干活,要不就是用粗糙的手刮刮我的小鼻子,骗我鼻子没有了。

因此我跟奶奶更亲近一些。

有时候奶奶会奚落爷爷,我就在一旁跟着笑,爷爷看着我笑,又会刮刮我的小鼻子。

真正认识爷爷,是七岁的时候。

爷爷和我,坐在树荫下。

爷爷一颗一颗剥瓜子给我吃。

每次递到我嘴里之前,爷爷都会把瓜子仁的尖儿咬掉。

很奇怪,七岁的我,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亲情,却清楚的知道,爷爷是怕瓜子儿扎到我。

那一刻,我知道了爷爷的意义。

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永远不会伤害我的人。

虽然大多时候,爷爷还是在地里顶着太阳干活,不过我放学回家路上看到爷爷,会等着爷爷一起回家。

等到奶奶在家烧饭的青烟飘起,爷爷就收了榔头,牵着我一起回家。

成长的时光,快到抓不住,看不到。

上了中学,我开始住宿,一个月才能回一趟家。

惊讶的是,每次回家,爷爷像是猜到了似的,在家门口坐着。

看到我回来就说,我就知道你今天会回家。

我一直以为是我们爷孙俩心有灵犀。

后来爷爷告诉我,他是算着日子的。

爷爷没上过学,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却学会了看日历。

中学三年,爷爷一次都没有算错。

那时候的爷爷,还能拄着拐杖走路。

不知什么时候,爷爷越来越不爱动,大多时候是坐着,要不就是在屋子里躺着。

每次我回家,爷爷总是反复说着:“我昨天又摔了一跤,你看,都青了。”一边说,一边撩起袖子给我看摔伤的胳膊。

我不得不承认,爷爷真的老了。

爷爷越来越爱叨叨,每次都是说以前的事儿。

爷爷说,你爸爸当兵的时候,钻到洞里,几个月不敢出来,背都直不起来。

爷爷所,你爸爸当兵走的时候,你奶奶给他做了一条新裤子,他也没穿就跟着部队走了。

爷爷说,有一年有人说你爸爸战死了,我和你奶奶走了四十里地,到县城问政府,政府说不出个准信儿,我和你

奶奶就从县城一路哭着走回家。

爷爷说,你出生的时候,咱家穷,我只给你妈妈买了一个梨。

爷爷说,你小时候头发又黑又长,看现在染得黄不黄,红不红的。

爷爷说,你小时候就瘦,现在还是这么瘦。

爷爷说这些的时候,一半清醒,一半糊涂。

而多半,是流着泪的。

上次我回家,爷爷在睡觉。

听到有人进来,爷爷睁开眼睛,看了看我,说,“你是谁啊。”

我转过头,狠狠的红了眼。

爷爷开始犯糊涂了。

爷爷走不了路了。

躺在床上,厚厚的被子压在爷爷身上,看不到一丝起伏。

有一天晚上,我给爷爷喂饭,爷爷突然说“你怎么还不结婚。”

我说,“爷爷我还在上学。”

爷爷说:“你别骗我,我知道,上学也可以搞对象。”

我哈哈笑了。

又默默哭了。

大伯家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嫁出去了。

甄家的三个姑娘,就剩我一个了。

我知道,爷爷是怕自己赶不上。

跟好友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开玩笑说要不要租个男友回家过年。

如果真的可以租个男友回家,爷爷会不会安心点。

奶奶在里屋摸索半天,拿出一包小蛋糕递给我,说,这是你爷爷给你藏起来的,你两个姐姐来,他没舍得给。

我拿了一个小蛋糕,撕下小小一块儿,递到爷爷的嘴边。

爷爷却怎么也不肯张嘴。

“你吃,你吃。”

爷爷一边嘟囔,一边摆摆手。

我轻轻咬了一口,爷爷才张了嘴。

爷爷今年85了,妈妈说,这一辈子,也活够了。

对于生死,我自认为一直坦然接受。

阿姨曾对我说,我们都有死的那一天,你还是要好好生活。

我记着这一句话。我清楚,身边的亲人,总有离去的那一天。

我也总以为,我做好了准备。

可现在的我,一边码字,一边泪流不止。

我不敢说自己会想念爷爷。

我只是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告别。

我不敢想象,老甄和小甄的故事,就这样结束。

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结局。

现在才觉得,未完待续几个字,不仅仅是结束的失望,更是继续的希望。

我从来不说后悔,从来不愿意后悔。

可是对着亲情,总是觉得多了一分遗憾。

如果我当初多陪陪爷爷,会不会留下更多的回忆。

我知道,可能这辈子,我提起爷爷,还是会忍不住哭。

有些坎儿,过不去,有些坎儿,不用过去。

我根本无需忘记。

欠老甄的一篇文章,我完成了。

老甄和小甄的故事,未来由小甄一个人来回忆就好。

谢谢老甄给我这么多温馨的回忆,谢谢老甄,扮演了一个优秀的爷爷。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你这个爷爷,我真的很喜欢。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作为爷爷,你未免太帅了一点。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你假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我想回到七岁,重新认识你。

老甄,我猜你也一定很想回到过去,重新认识我。

就在那天午后,阳光透过层层树叶,细碎的散在你脸上,你看着我吃瓜子,露出很满足的笑,轻轻刮了刮我的小鼻子。

多想阳光与你,永伴我左右。

多想就这样一直写下去,不用停笔。

多想老甄和小甄的结局,是未完待续。一直想写一写爷爷的事儿,一直拖到今天,才下定决心动笔。

爷爷快死了。

我一直不敢下笔,不敢承认,我不敢想象刚才,我的手指是怎样把“死”这个字敲出来的。

爷爷快不行了,我清楚。

爷爷也清楚。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看着一个生命一点点流逝,却又无能为力,是怎样一种滋味。

真他妈的磨人。

姥爷去世的时候,我七岁,不懂事。姥姥去世的时候,我在上学,没来得及赶回去。

现在到了爷爷,我没有错过,却真的很想错过。

就像当初我错过姥姥一样。

错过,至少还能想象,还能骗自己,姥姥当时可能不难受。

看着爷爷躺在床上,我真的没有办法骗自己。

爷爷很不好,爷爷很难过。

阳光透过窗子,打进屋里,到爷爷的床边却戛然而止,留下一片阴暗。

原来人不行了,连阳光都是不肯眷顾的。

打小儿,我和爷爷是不熟的。

奶奶会给我讲有意思的故事,会给我扎好看的小辫儿,会教我怎么种出漂亮的花儿。而比起奶奶,爷爷简直什么也不会,只知道拿着榔头去地里干活,要不就是用粗糙的手刮刮我的小鼻子,骗我鼻子没有了。

因此我跟奶奶更亲近一些。

有时候奶奶会奚落爷爷,我就在一旁跟着笑,爷爷看着我笑,又会刮刮我的小鼻子。

真正认识爷爷,是七岁的时候。

爷爷和我,坐在树荫下。

爷爷一颗一颗剥瓜子给我吃。

每次递到我嘴里之前,爷爷都会把瓜子仁的尖儿咬掉。

很奇怪,七岁的我,不懂什么是爱,什么是亲情,却清楚的知道,爷爷是怕瓜子儿扎到我。

那一刻,我知道了爷爷的意义。

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永远不会伤害我的人。

虽然大多时候,爷爷还是在地里顶着太阳干活,不过我放学回家路上看到爷爷,会等着爷爷一起回家。

等到奶奶在家烧饭的青烟飘起,爷爷就收了榔头,牵着我一起回家。

成长的时光,快到抓不住,看不到。

上了中学,我开始住宿,一个月才能回一趟家。

惊讶的是,每次回家,爷爷像是猜到了似的,在家门口坐着。

看到我回来就说,我就知道你今天会回家。

我一直以为是我们爷孙俩心有灵犀。

后来爷爷告诉我,他是算着日子的。

爷爷没上过学,自己名字都不会写,却学会了看日历。

中学三年,爷爷一次都没有算错。

那时候的爷爷,还能拄着拐杖走路。

不知什么时候,爷爷越来越不爱动,大多时候是坐着,要不就是在屋子里躺着。

每次我回家,爷爷总是反复说着:“我昨天又摔了一跤,你看,都青了。”一边说,一边撩起袖子给我看摔伤的胳膊。

我不得不承认,爷爷真的老了。

爷爷越来越爱叨叨,每次都是说以前的事儿。

爷爷说,你爸爸当兵的时候,钻到洞里,几个月不敢出来,背都直不起来。

爷爷所,你爸爸当兵走的时候,你奶奶给他做了一条新裤子,他也没穿就跟着部队走了。

爷爷说,有一年有人说你爸爸战死了,我和你奶奶走了四十里地,到县城问政府,政府说不出个准信儿,我和你

奶奶就从县城一路哭着走回家。

爷爷说,你出生的时候,咱家穷,我只给你妈妈买了一个梨。

爷爷说,你小时候头发又黑又长,看现在染得黄不黄,红不红的。

爷爷说,你小时候就瘦,现在还是这么瘦。

爷爷说这些的时候,一半清醒,一半糊涂。

而多半,是流着泪的。

上次我回家,爷爷在睡觉。

听到有人进来,爷爷睁开眼睛,看了看我,说,“你是谁啊。”

我转过头,狠狠的红了眼。

爷爷开始犯糊涂了。

爷爷走不了路了。

躺在床上,厚厚的被子压在爷爷身上,看不到一丝起伏。

有一天晚上,我给爷爷喂饭,爷爷突然说“你怎么还不结婚。”

我说,“爷爷我还在上学。”

爷爷说:“你别骗我,我知道,上学也可以搞对象。”

我哈哈笑了。

又默默哭了。

大伯家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嫁出去了。

甄家的三个姑娘,就剩我一个了。

我知道,爷爷是怕自己赶不上。

跟好友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开玩笑说要不要租个男友回家过年。

如果真的可以租个男友回家,爷爷会不会安心点。

奶奶在里屋摸索半天,拿出一包小蛋糕递给我,说,这是你爷爷给你藏起来的,你两个姐姐来,他没舍得给。

我拿了一个小蛋糕,撕下小小一块儿,递到爷爷的嘴边。

爷爷却怎么也不肯张嘴。

“你吃,你吃。”

爷爷一边嘟囔,一边摆摆手。

我轻轻咬了一口,爷爷才张了嘴。

爷爷今年85了,妈妈说,这一辈子,也活够了。

对于生死,我自认为一直坦然接受。

阿姨曾对我说,我们都有死的那一天,你还是要好好生活。

我记着这一句话。我清楚,身边的亲人,总有离去的那一天。

我也总以为,我做好了准备。

可现在的我,一边码字,一边泪流不止。

我不敢说自己会想念爷爷。

我只是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告别。

我不敢想象,老甄和小甄的故事,就这样结束。

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的结局。

现在才觉得,未完待续几个字,不仅仅是结束的失望,更是继续的希望。

我从来不说后悔,从来不愿意后悔。

可是对着亲情,总是觉得多了一分遗憾。

如果我当初多陪陪爷爷,会不会留下更多的回忆。

我知道,可能这辈子,我提起爷爷,还是会忍不住哭。

有些坎儿,过不去,有些坎儿,不用过去。

我根本无需忘记。

欠老甄的一篇文章,我完成了。

老甄和小甄的故事,未来由小甄一个人来回忆就好。

谢谢老甄给我这么多温馨的回忆,谢谢老甄,扮演了一个优秀的爷爷。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你这个爷爷,我真的很喜欢。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作为爷爷,你未免太帅了一点。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你假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老甄,我有没有说过,我想回到七岁,重新认识你。

老甄,我猜你也一定很想回到过去,重新认识我。

就在那天午后,阳光透过层层树叶,细碎的散在你脸上,你看着我吃瓜子,露出很满足的笑,轻轻刮了刮我的小鼻子。

多想阳光与你,永伴我左右。

多想就这样一直写下去,不用停笔。

多想老甄和小甄的结局,是未完待续。

://www.guanhuaju.com/subject/3894284/

标签:柳甄的爷爷是谁 0ldemenlover老头爷爷 最强老爷爷系统 爷爷 回家 奶奶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西梅 后一篇:【经典散文】代县:独特鲜明的“十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