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我看范雨素文学作品走红现象 范雨素走红

古城清风

分享人:古城清风

2017-04-30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当代中国文学的新动向

——我看范雨素文学作品走红现象

近日,一篇名为《我是范雨素》自传体小说作品突然刷爆朋友圈,受到网民的热捧,在微信端迅速收获“10万+”的阅读量,并且引起了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正面关注。无可否认,范雨素成为“网红”,或有网络一部分“非正常消费”群体;三百万的点击阅读量,是不是有背后推手的营销,也未可知。不过,作品中三代女性艰辛生存状态确实触动了阅读者内心最软的情感区。因此,有主流媒体登高望远,力图从政治上对范雨素热给予引导:“我们却不能因为好看,而忽略了文章指向的个体遭遇、社会问题。从农民工子女就学到农民征地补偿,如若一篇好看的文字,能推动问题的解决、公义的到来,也能在实现文学社会价值的同时,展现人文精神的另一个向度。”这当然是对的。但是,这篇评论管《我是范雨素》称为文章,窃以为是对作者、作品的轻视,流露出评论者的精英心理暗疾。这就是自传体小说!我们不应吝啬。昨天已有记者调查说作品有虚构成分。

我想,文学作品反映(传统文学概念定义用“揭示、揭露或者说暴露”词汇,如今似乎不合时宜)社会问题,作家或者文学作品就尽了本分,解决这些问题那是社会政治家的事。就范雨素走红这一文学现象,从纯文学角度解读更契合实际。她就一草根,反映出她所在的社会层次的生存状态,最接近生活的真相。对范雨素作品我不想说太多,我要说的是范雨素走红事件折射的文学现象。说石破惊天可能太大了,蝴蝶效应吧,盛宴过后是否对当下文学有所反思、有所推动,这才是事件的正效应。

范雨素的走红有人戏谑“非正常走红”,我很不以为然;两年前农民诗人余秀华走红也有类似声音。巧合的是,和余秀华一样,作者范雨素也是一位农民,也是湖北省省籍;区别仅在于,前者是一位诗人,后者以纪实文学见长。两位农民作家在间隔一年多的时间里相继走红,联系到打工文学、网络文学的发展,绝不是一个孤立事件;我倒以为偶然中有必然,它折射出当代中国文学的新动向。两位农民作家前后走红,是不是中国文学转型的标志性界碑(里程碑),先不妄下结论,让其后中国文学发展现实说话。范雨素的走红,从当代文学及其受众层面来看,有以下几点不能不说。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中国从物质短缺发展到物质充盈、产能过剩,人们在酒足饭饱之后,越来越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却变得越来越淡薄。社会最大的中产阶层衣食住行与生产、科技水平距离已经有限,人们那种不顾一切追逐物质满足的欲望渐显退潮;“吃饭以外的精神欲望”重新燃起,文化、精神需求开始上升;新新市民淹没已久的乡土情怀在富裕的日子里滋长开来。于是,文学真善美重出江湖。事实上,中央北京文艺座谈会、中产阶层、迈进小康阶段的社会思潮,都有一种希冀、一种渴望,存在一个中国当代文学转型的期待。范雨素作品走红,反映出了这种期待。

范雨素作品走红是一个可喜现象,她标志着网络受众阅读偏好的转型。文学史告诉我们,读者是推动文学走向的根本力量。范雨素走红现象证明,网络文学灵异、历史戏说(穿越、关公战秦琼式胡编乱造)、武侠题材作品,鸡汤、心灵鸡汤、情感鸡汤、伪励志鸡汤文字日渐式微,网络受众开始反思和转型,《我是范雨素》走红正是对流行已久的娱乐式、快餐式文化的反动。

全民写作是对文学高高在上、作家精英化的突围,改变了当代作家队伍的成分,也必然对文学创作产生深刻影响。范雨素就对固化的中国文学现状就产生了深刻疑问:“我不舒服,我不喜欢那种作家,以高高在上的笔法写底层……他真的比我们高贵吗?”精英作家有一种写作优越感,诗歌的欧化(蹩脚翻译造成的欧美诗歌生涩的语言被误作语言创新的标准推崇至极),文学语言的“鸡汤化”(精英化,反语法结构的句式),开始受到人们的质疑;反之,乡土叙事、山药蛋派重新受到阅读者的青睐。印刷文学评奖被专业作家操持在庙堂之上,在象牙塔里孤芳自赏,很少顾及俗世众生喜欢不喜欢;网络文学被一代嬉皮士把玩在电脑、手机平台,以娱乐性为最高准则,用钱雇推手和水军上点击率,绝少顾及作品内容质量。

群众文化程度普遍提高,网络的普及,文学创作和文学欣赏有条件从小众走向大众,文学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展现出一片“人民大地,文学无疆”的文学新景象;这其中,网络文学正在成为新世纪中国文学的新的有生力量。印刷文学和网络文学呈现相向靠拢趋势。此前,印刷文学只是精英群体的游乐场,而网络文学被非主流和边缘化。

文学作品内容开始更多地关注底层,关注芸芸众生(现在叫“草根”)生存状态。自传体小说《我是范雨素》作品不长,写了母亲、我和女儿三代女性,时间跨度六十年,叙述的都是乡村中国底层民众亲身经历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社会生态,三代女人直面现实,从不把生活的不如意归结于他人他事身上,不卑不亢,尽力而为,默默前行。这就是中国绝大多数底层民众的生活态度。莫言、阎连科写不出这样的人物和生活;他们笔下的乡村基本上是一个想象的、过去式的乡村,本身已与当下中国的乡村相去甚远,没有范雨素写得真实可信。《我是范雨素》是一个以朴拙写实的叙事赢得读者的作品,对精英叙事是一个挑战。有作家、评论家给予很高的评价,指阅读《我是范雨素》会联想起萧红的作品,认为小说“有史诗的味道”。《我是范雨素》能打动阅读者,说明内容决定着文学的生命力,也揭示了文学只有关注广大底层众生,才能赢得广大读者。

保留对于文学的热爱,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学,用文学的方式写出自己的故事,对当下的中国来说非常重要。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56/567303.html

标签:范雨素走红 农民工范雨素走红 人民日报评范雨素走红 走红 文学 作品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三月,不诉离殇 后一篇:【经典散文】清平乐上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