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狗屁不通与通狗屁 已阅 狗屁不通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7-09-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1、古人创造的"狗屁不通"这个词真是传神。

写这个题目,首先声明:我也是一个狗屁不通者。我常常竭力赞赏和竭力友好的被当作朋友的人突然就在背后踩我一脚,捅我一刀。所以我对官场的险恶和人心的不测总的是狗屁不通。

我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升官途径也狗屁不通。早年如果通这个狗屁,我就凭借大人物的关怀升官了,何至于沦落到后来被地痞流氓往眼睛下蛆,受尽凌辱。往事不堪回首。在这方面,真需要人出来给我通狗屁。

但我对自己的人格、人品、道德、教养、逻辑、哲理狗屁是通的,不需要别人帮我通狗屁。而有人属于官场险恶的制造者和居心叵测的样板,他们对人品道德、逻辑哲理完全狗屁不通,所以需要我给他们通狗屁。

2、最近写了一篇题目为"给窃取权力做恶的大小领导出售灵魂免罪券"休闲娱乐和揶揄社会风气的文章,不料这无足轻重无关痛痒的文字遭到一个读者这样攻击:

"张博学知识深厚,但文风极差,装腔作势,挟私愤图报复,面目十分可憎。作为一家之言尽可发表,但不顾读者感受,平等待人,其文何能远行"

3、评论是早年一个同事转发的。我问这是何人评论,转发者拒绝告诉评论来自谁。读完这个人格攻击的评论我确实完全不生气,但觉得可笑。我不知道这是"哪路神仙",但从口气判断,他一定是我认识的熟人,而且一定是和我鞭笞的垃圾、人渣走的很近的人。不管他是哪个狗屁不通的人,我还是试着要给他通狗屁,知其不可而为之。

4、我先肯定你正确的话,再商榷你没道理的话。正确的话是"泄私愤图报复",我接受。

我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我20多岁接触过相当级别的大人物。我50多岁却遭遇了一个很小单位很小领导的权力暴力。

我先来说这句话的第二句:50多岁遭遇了很小领导的权力暴力。20多岁的接触的相当级别的大人物的事放到后边说。

我遭遇了严亮和比严亮更小的垃圾的暴力。严亮就是一个像管理一个生产队或者一个车间的几十号人的小小的处级干部。结果这些人小权力也不大的狗屁东西摆出个土皇帝的派头不可一世,飞扬跋扈,无所顾忌的作恶。自己作恶也就算了,还纠集了一群太监、哈巴狗疯狂作恶!他们做的恶用得上"罄竹难书"来形容,因为作恶太多,过程太复杂,我在这里只笼统的概括的说不能具体的说,如果具体说,就是一篇长篇小说的几十万字的数量。

我说的给窃取权利作恶的大小领导发售灵魂免罪券确实是针对他们说的。因此,你说我"泄私愤,图报复",你说的倒是正确。我就是要泄私愤,图报复。

我自己瘦骨嶙峋,手无缚鸡之力,没有权力,没有武力,没有势力报复,所以就想通过发售灵魂免罪券,借助神鬼的力量报复那些人渣、二流子,让鬼神早些捉拿这些恶人下地狱进油锅,受酷刑,让他们知道作恶就是要被天谴!我说给作恶的小小萝卜头发灵魂免罪券,你就感觉我"泄私愤,图报复",习近平、王岐山手握达摩克利斯之剑,抓了成千上万的贪官污吏,对全国人民拍手称快的这种正义举动难道也是"泄私愤图报复"?

5、我肯定你"泄私愤图报复"在这一点上正确就等于你观点正确?如果等于你观点正确,那就是我煽你耳光也正确,打你嘴巴也正确,让一群猪狗围攻你也正确,把你逼的走投无路也正确,让你忍受一切侮辱都正确?我现在仅仅是拿语言而不是权力、势力和武力侮辱你也正确?总之是我做一切伤天害理的事都正确,杀人放火都正确,唯独在黑夜里点亮灯不正确?如果写几句发放灵魂免罪券让鬼神惩罚的话就是"泄私愤图报复"?你狗屁不通到什么程度也敢大大咧咧出来装蒜?这不是反证或者自证你"面目十分可憎"?反证或者自证你自己在对我泄私愤图报复?你泄这种私愤、图这种报复有正当理由吗?

我煽你耳光、打你脸你可别对我"泄私愤图报复",因为这是你反感、反对和不齿的。

6、历史已经走过70多年,但以色列人并没有忘记自己民族遭受的苦难,他们在全世界追杀迫害过他们的纳粹分子。以色列人好样的。要学习以色列人的精神,对严亮这种垃圾就是要祈求神灵在地狱追杀他!如果严亮没有做过你的正手,做过你的副手,给你当作直接领导,你根本不了解严亮有多坏,所以不要保护恶魔,追杀菩萨!

敢于惩恶的人才是扬善的大善之人!

7、窦娥伸冤,六月飘雪。窦娥伸冤是"泄私愤图报复"?六月飘雪是老天"助纣为虐""泄私愤图报复"?

8、我骂过的三个畜生级的作恶的小领导,一个在24年后找我谈心,实质是向我表示"我对不起你"的道歉,也算是良心发现后的忏悔。一个是我当面对他讲"一伙狗屁不通的人",他还到处煽风点火,说张博学说我们都狗屁不通。结果他自己煽的风还在那里刮着,火还在那里烧着,自己就打电话向我诉苦并忏悔说"我这是自作自受",因为他让自己养的咬我的恶狗鹰犬反咬了他自己的喉咙、啄了他自己的眼睛。有词说"玩火自焚",他这是"玩狗自咬",自掘坟墓。想当初你们蛮横无理作恶的时候给自己留点余地多好,何必昨天"我就是要把你整死"的皇帝气概,今天却灰溜溜装三孙子出来认错?至于严亮那二流子,其实他在四面楚歌中也有向我示弱的举动,但他作恶超越了底线,对这种垃圾不能宽恕,就应该让鬼神来惩罚他,给他发放灵魂不免罪券,让他到地狱受酷刑!所以你说我"泄私愤图报复"说的正确,在这一点上,你狗屁还是通的!

9、肯定了你正确的地方,再商榷你站不住脚的地方。商榷是文明说法。野蛮说法是:需要给你通狗屁!

读了德国人写的"资本战争"一书,其中涉及到教皇出售灵魂免罪券。对这个灵魂免罪券有些知识上的新奇,联想到现在基层领导干部作风很坏,就突发灵感,想借题揶揄基层那些具有土皇帝派头和恶霸作风的领导。就这么个玩笑式的举动,却遭到如此严肃认真的人格攻击,除了好笑,还是好笑,你也太拿我当头蒜了。我就一个压在社会最底层的任恶霸领导欺辱羞辱的教书匠,写这些文章也就是释放一下压在体内的高压气体免得自我爆炸,仅此而已,结果就触怒了体面的社会人氏。但我还是做了自我反省,看文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结果分析估计有五个方面的原因:

10、第一个原因可能是:我引用了西方金融发展的历史,说西方几百年前的股市就是欺诈和赌场。中国现在的股市是西方几百年前的垃圾,也是欺诈和赌场。那个很有名气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不是也公开说中国的股市就是大赌场。所以我这样说也并无大错,也算不上装腔作势。如果写几句话叫装腔作势,我如果写一本砖头厚的书那不更装腔作势,遭你嫉妒?如果我写几句话叫装腔作势,按此推理,你拿本书读、拿支笔画也是装腔作势?所以这个攻击人的理由站不住脚。

11、第二个根据可能是:我记得六岁看文庙的恶人在地狱受酷刑的泥塑的事。他一定认为你六岁神童啊,别人六岁的事后来根本不记得,你怎么记得,这不是装模作样?这也有点道理。但我告诉你,我不是神童,你不记得六岁的事就一定不让别人记得六岁的事?即使这个事夸张虚构,也不至于让你这样动怒骂人家装模作样,面目十分可憎,倒反显得你面目十分可憎!

13、第三个个根据可能是:说给私有化改制中化公为私,侵吞国有资产的贪官污吏发灵魂免罪券。一些人只要说改革开放后有什么社会坏风气,必然怒火上升。他们就希望说改革开放前是人间地狱,领导人是十恶不赦的历史罪人。说到改革开放后社会风气有多坏,贪官污吏有多少,底层领导干部有多恶,他们就必然火冒三丈。批评现在的社会问题,他指责太偏激,戾气太重,他把改革开放前说的一片漆黑,倒不是偏激和戾气太重。他可能认为我发售灵魂免罪券严惩坏领导就是对改革开放一片光明社会的不满?这也是一个极有可能的原因。但这个理由能站住脚?

14、第四个原可能是:自己做过某个作恶多端小领导的太监,哈巴狗,鹰犬,爪牙,看到自己主子受谴责同时自己也被鞭笞心里不舒服。这个人可能就是一个丧了主子的坏领导干部的乏走狗。或者和某个坏人走的近,就为鞭笞坏人者"泄私愤图报复"?这倒是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如果这个理由依然不成立,那就是下面的第五个理由和根据。

15、第五个原因可能是这段:"我在20多岁的时候接触过相当级别的一些大人物,而我在50多岁的时候却遭遇了一些人渣垃圾式的小领导,忍受他们的凌辱"。这句话中的"我20多岁接触过有相当级别的大人物"可能是认为"装腔作势"的最有力的攻击把柄。

16、这里,人家可能本能的感觉:你穿着破衣服,器宇不轩昂,身份不尊贵的人,20多岁见过大人物?你20多岁的时候什么狗屁东西,能接触到相当级别的大人物?这不是装腔作势么?他如果这样想,也确实有些智商的含量,因为他20多岁,见过的最大人物可能是生产队长,或者车间主任,你怎么能见到有相当级别的大人物?这不是吹牛、不是装腔作势是什么?我来告诉你下面这些,容许你可以认为我是编慌。

17、我先来告诉你我20多岁见过那些有相当级别的大人物:

1、、我21岁在兰州大学鬼混的时候,我的系主任,兰州大学革委会副主任齐裕琨对我相当关爱和友好。恩师齐裕琨老师是北大的研究生,学识渊博,待学生亲和的像同学朋友,没有一丝一毫大学者和领导人的架子。至今内心充满对他的尊敬。这算不算一个相当级别的大人物?如果这个不算,看下面。

2、我22岁时齐主任(我们习惯称老师)带我们在玉门油矿实习。当时的兰州大学党委副书记聂大江来看望学生。聂书记来玉门时,是齐老师让我到火车站接的,齐老师吩咐我:聂书记的吃住行你全程服务。每次吃饭,聂书记都把饭菜向我碗里扒,说你年轻,吃的多,多吃些,我们吃不动。那种对学生的关爱像关爱自家的孩子。服务(陪同)了大约一周,聂书记回学校,我去买的卧铺票,特意嘱咐我买个下铺,我送聂书记上火车。后来在兰大校园见到聂书记,总是很亲切微笑点头,让人感觉这些大人物特别平易近人。聂大江何许人?知道江隆基吗?江隆基是北大校长,著名教育家,被贬到兰州大学当校长。江隆基是六级干部,级别够高吧?兰州大学校园有江隆基铜像,不知道可以去看看。而聂大江是江隆基从北大带到兰大的高材生,可见聂大江绝不是一般的人才。80年代,聂大江是甘肃省委副书记,再后来是广电部部长。这有相当级别吧?我接触过。如果这级别还不够,我再来一个有级别的。

3、、兰州大学我的总支书记于之一无疑也是一个有相当高级别的人,当时她的行政级别是12级或者13级,高级干部没有问题。于书记对我也相当爱护。这里提几个要点:

(1)、曾写过一篇历史问题的文章,她很欣赏。

(2)一次,主管教育的副省长李屺阳来学校调研,要召开一个学生座谈会。于书记通知我:你去参加李省长的座谈会,每个系只去一个人,我们系就你去,你那篇文章写的不错。李省长如果让你发言,你就谈谈,不点名你发言,就听别人说。20岁出头,参加省长座谈会,不能说这不是见识吧?

(3)毕业时于书记对我说:"我非常想让你留校,但是我看了推荐名单,怎么没有你的名字。没有群众推荐,我不好留"。当时我们小组长因为我的推荐票没有超过多数,就把我名字划去了,结果是其它人只要有1人提名,都报到系上了。这就是于书记找不到推荐我群众意见的原因,我也不能要求于书记留我。

(4)时隔6年多以后,于书记是省妇联主任,省人大常委会常委。我不打招呼,就闯进于书记办公室了。于书记好亲切,说多年不见,什么风把你刮来了,问我吃饭了没有,然后拿出饼干让我充饥。我说:于书记,你有事直接去找邓颖超,直接去找邓小平,我有事直接来找你。于书记哈哈大笑,说,说吧,什么事。我说我要从建设兵团的农场调进兰化,一级一级的手续非常麻烦和复杂,到处卡壳办不通。现在调动手续终于进到省委组织部的最后一关,如果省委组织部不批,整个调动就全部泡汤了。于书记随手就把我情况记台历上,然后又撕下来说:"我现在就给你办"。接着拿起电话就打。说有这样一个人,什么情况,现在这样人到处缺,如果不违背原则,就办了吧。电话就这样简洁的打完了。我问于书记:什么领导,你打电话这样说。于书记说:省委组织部长。我说:省委组织部长的电话你这样随便打?于书记说:是我亲家!我的天,省委组织部长,我的亲家!我真遇到活菩萨!

(5)于书记对我说:要不你不去兰化行不行?你到我这里来编「「甘肃妇女」」,我直接通过省委组织部下调令,没有商调的许多麻烦。我说:于书记,这个调动想想都让人害怕。首先第一关是兰化要有一个二级单位接受,第二关是要通过兰化公司这一关同意,第三关是上报燃化局批准,第四关是燃化局发商调函到省农垦局,第五关是省农垦局发函到武威地位组织部,第六关是武威地位组织部把商调函发给兵团的团部(兵团已划归地方),第七关是团部缺教师,根本不同意放人走,好不容易协调到放,材料报到武威地区组织部,第八关是卡到武威地区组织部,一个姓董的科长蛮横的讲原则,说地区组织部是省委组织部的派出机构,我们只办理省委组织部直接下调令的,你企业根本没资格和我们商调。就这样卡壳了。最后我一个女同学求了金川公司的一把手,金川公司一把手到武威地委组织部找人,才疏通。第九关是上报省委组织部审批。不是过五关斩六将,是过九关不知斩多少将。太艰难了,如能调成,就再不耽误了,我都有小孩了,需要照顾小孩。

(6)于书记说,那好吧,如果调不成,我出面调你来给我编甘肃妇女。我说好。那时候,视调动为上蜀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7)结果不到一周,于书记打电话说,省委组织部批了,你去办手续吧。

(8)如果我不辜负于书记一片苦心,调她手下编"甘肃妇女",我的路在省直机关就活了,那至于困在一个科级单位的学校把人困死。当时不去妇联有几个原因:

一是小孩在西固,去市里不好照顾;

二是兰化单位不错,在兰化混口饭吃就行了,没有雄心大志;

三是感觉"30不学徒",认命当个中学老师吧,同学都做处长了。

就是这些综合原因没听于书记话的原因,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真是恨不攀高枝,留作今日羞。这全都是我狗屁不通的地方。

我当时还有一个错觉,感觉妇联是妇女工作的地方,我在那里不伦不类,算咋回事!这就是我的愚蠢!一个淹没在美丽异性中的稀有珍惜物种享受异性包围的那种快感,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幸福的事我无视放弃了,天大的错误!我真的是狗屁不通!我四位女同学后来被于书记调进妇联,其中一位去美国定居,其余三人都是处级干部,官虽不大,总是避免了和社会底层的流氓骚扰纠缠。

(9)办完一层一层的繁琐手续,我再次闯进于书记办公室汇报进展。于书记和我聊天:说博学,至今有一件事情折磨着我,灵魂不得安宁。抗战时,我带着一支队伍打仗,俘虏了几个伪军,军情急,需要把敌人就地处决。其中一个俘虏说自己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地下党,你先不要处决我,你向延安发函落实我的情况,如果我不是地下党,你到那时再处决我。结果发函到延安好多天没回音,军情紧张,我就把人处决了。头一天处决,第二天延安的函到了,确认是打入敌人内部的自己的同志。可是人已经处决,没有办法挽救了,这件事一直让我良心不安。这是于书记在办公室和我聊天讲的。一个高级干部和我这样聊天,算不算我接触过的有相当级别的大人物?

你们知道于书记资格有多老?三八年的老革命,解放后在全国妇联邓颖超手下工作,和邓小平熟识,爱人从北京到甘肃任省检委书记就跟到甘肃来了。文革中爱人被打倒去世。平反冤假错案时,于书记为给爱人平反,就直接到北京找邓颖超和邓小平,这难道不是一个大人物?于书记还做过一件重大的关心我的事:于书记说,李屺阳省长的秘书提拔到下面当领导去了,她让我给她寻找一个合适的秘书,有一定的文字能力,作风严谨,嘴比较严,不乱说,人稳重就行。我慎重考虑后,感觉你爱人(同学)小于符合这个条件,回去商量一下,愿不愿给李省长当秘书。我给我爱人说后,她不愿去。那时候她是供销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又列入后备处级干部培养名单,眼前一点浮云遮住望眼,就把这个机会放弃了。按礼节,我应给于书记回话,但是没有回话,这不仅是严重失礼的问题,是我们狗屁不通,拿大人物的关心完全没有当回事。这样的好事,别人提着猪头找庙拜佛都拜不到,我们却放弃了。一定让于书记难堪。结果于书记打电话说:你们不想来就算了,李省长自己已经找到一位秘书。这反映了我们多大的愚蠢!李省长和于书记都是老革命,关系极好。于书记对我们这样爱护,我们连一块糖块的礼节来往都没有,完全是大人物和小百姓之间的君子来往,也代表那时老干部的清正廉洁,高风亮节!

我这文章也作为我对尊敬的恩师齐裕昆老师和尊敬的于书记的深深的感恩和深切的怀念!

18、70年代的甘肃省委书记、八十年代的中央组织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宋平算不算大人物?

(10)、1977年,我27岁,在省委党校宣传理论干部学习班学习,同时还有一个党政领导干部学习班。开学典礼和结业典礼,宋平都带领省委一班人来讲话。讲话后,在党校礼堂门口和一波熟人交谈,我也凑跟前开眼界,也算是近距离见大人物。宋平那可是周恩来秘书出生,又是胡锦涛、温家宝的政治导师,听他讲话,看他修养、气质、风度、作风,不能说不是张见识吧?

22岁还听大数学家华罗庚讲优选法,科学家朴实的像工人。

(11)、兰州大学当时的领导林迪生,辛安亭,在延安时期就是教育家,资格很老,级别很高,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大人物的架子,每天都步行从我们宿舍窗口来回走,给人的感觉就是为学生服务的慈祥老人,哪有不可一世的作派?我为什么要列举20多岁多见过的这么多大人物,就是证明"我在20多岁接触过相当级别的一些大人物。这个不是用来吓唬人,也不是用来"装腔作势",就是想用来做一个反差巨大的对比:这些大人物都这样朴实和平易近人,你一个车间大的小单位的一个小领导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整人害人,你算什么东西!我这属于装腔作势?

我还告诉你,我在40多岁,在北京展览馆跟随温主任和郭经理办改革开放20年工业企业成就展,我还面对面见过朱镕基,胡锦涛,李岚清等一大批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些人都是"皇帝级别"的人物也没有摆出个皇帝的派头不可一世。

19、我列举上面见过的那一系列有相当级别的大人物,我还真有点装腔作势,但我不在这里这样装腔作势你还真以为我装腔作势。这真应了那句"狗眼看人低"的老话,不过我人眼看狗也低。

这些列举也是要形成一个强烈反差的对比,没有这个强烈反差的"装模作样"的对比,你怎么知道那些毛毛虫官职有多小,派头又多大,作恶有多凶!你怎么知道我一点大人物没见过?

虽然和这些大人物没有任何关系,但也算面对面见过,不至于见到严亮这样作恶的毛毛虫垃圾就吓的两腿哆嗦扑通跪下吧?我骂严亮是在阳光下面对面骂的,不想你在黑暗中背后损人!

上面列举这些大人物还从来不对别人讲过,你把我"逼上梁山"我就讲讲。否则我装模作样!我可并不像你一样装逼!

20、如果上面第五个原因仍然不成立,那么就只剩第六个原因:

说别人装腔作势,面目极其可憎的人,自己本身狗屁不通,装腔作势,装模作样。

苍蝇落在凤凰背上拉屎,,苍蝇就是凤凰?猪鼻子插两根葱,猪就是大象?腰上挂两死老鼠,你就是猎人?你有那体积和内涵?你装什么大!

一篇"发售灵魂免罪券"的文章,能惹得你怒火中烧,可见你心理有多阴暗,灵魂有多污浊,面目有多可憎,说你是一个小人你能摆脱?

短短几句话评论别人面目极可憎,恰恰暴露了自己面目极可憎,暴露了自己狗屁不通却还要装腔作势,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人物的口气说话,你也真觉得自己是一头蒜!

你那副说话的居高临下的口气,居大临小的口气,居贵临贱的口气,居老师临学生的口气,居智慧人临愚昧人的口气,全部的暴露了自己的愚昧无知,装腔作势,装模作样,狗屁不通,所以我在这里给你通通狗屁!

决定人的高贵低下不完全取决于身份地位,却完全取决于人的道德和思维深度决定的思维的合理性和思维认识的正确性。没有思维的道德性、高尚性、合理性和正确性以及思考的深度、高度、广度和比较度,就不要装逼做高明人!

古人创造了狗屁不通,创造了不可理喻,创造了对牛弹琴这些词,不能说古人创造这些词是"不平等待人"的泄私愤图报复吧?古人这些词行的很远,用的很广,现在,这三个词全部对你适用!

对你这些狗屁不通的粗野,本可一笑了之,不用搭理,但我不搭理你,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几分几钱,觉得自己就是知识渊博,思想高深,智慧超人,高居人上的一头蒜!

你真会装,真会装模作样,装腔作势,你装的面目这样可憎!

不过你和坏人毕竟有区别,我并没有被你直接作恶凌辱过,所以我还是认定你不是坏人,给你发放灵魂无罪券!但记住:以后再不要装大,充大,不论从职位或者学识,你装大都不合适!

估计一个能和严亮这种垃圾、人渣做朋友,并为严亮这种垃圾、人渣反击别人的人,自己离垃圾人渣的距离也不远,因为古人有结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再拉长古人话的链条:近猪者猪,近狗者狗,近妖者妖,近垃圾者垃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绝对正确!

你甘愿做垃圾、人渣、二流子严亮的鹰犬,你能是什么面目好看的东西?你近严亮这种人渣二流子,莫非你就是尚无取得作恶资格的人渣而人渣面目也尚无暴露的那种垃圾?

你这"文行的很远",从兰州行到北京来了,真是行的够远也行的足够威力!可以当传世之作了!

没顾一个心理阴暗的人的感受是对的。"没顾读者感受"是不对的。读者感受很好,不信网上看评论。

21、一些人你不能远距离看,远距离看你感觉可能就是你见过的许多垃圾人中的一个垃圾,只有近距离接触,你才知道他是一块纯度为99•9%的黄金!一些人你远距离看,觉得他还像个人,结果近距离一接触,一股强烈的垃圾味压过来,让你能够窒息死。这可能就是一个远看像黄金近看是垃圾的东西。

我这篇文章,"文风确实很差",把一个意淫中的智慧人当作一个狗屁不通的傻子戏弄,这文风还不差?不过比当年鲁迅粗野骂"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还文明些,我弱弱的说一句"丧家的找不到权势主子的人渣二流子的乏走狗"!

最后说明一点:我本来是要放一些上面例举的人物的照片到文章中,无奈放不进来。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59/597541.html

标签:已阅 狗屁不通 狗屁不通 鲁迅的文章狗屁不通 的人 有多 见过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一只麻雀 后一篇:【经典散文】采撷人间书与画,花儿朵朵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