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我参加了著名的焦枝铁路大会战 三星

枕梦阁主

分享人:枕梦阁主

2017-09-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我参加了焦枝铁路大会战

四海翻腾云水露,五洲震荡风雷激。

——摘引自《毛主席诗词.满江红.》

文图/薛运明

四十八年前,我参加了焦枝铁路大会战!

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日,在大队举行的参加焦枝铁路动员大会上,我所在的新场区三星公社胜利大队四小队,分配名额八至十名,我和父亲即与其中。一个标工一块二角工资。

回到家中,母亲给我煮了四个荷包蛋,眼中流露的是“瓜恋籽”的关怀。那年我刚满十五岁。对母爱我不知不觉。对即将参加焦枝铁路大会战,却很是兴奋。

“当年,与苏联在珍宝岛一战,我们赢了,但中苏之间的综合国力的差距,党中央毛主席有清醒认识:中苏必有一战。为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一系列指示。全国两条铁路线〈京广线,陇海线〉根本不够用,党中央运筹帷幄,决定开辟另一条线路,焦枝铁路故而应运而生!”

[焦枝铁路,自河南省焦作经湖北襄阳到湖北省枝城。全长772公里。焦枝线于1969年10月下旬动工兴建,于1970年10月全线完工通车]。

十月二十一日,排长费德亮带队,三张钢丝车〈板板车〉满载挖锄、铁锹、锤子钢钎、竹筐、扁担、被窝铺盖,踏上征程。

一路江口、马店,人多走不快,拖拖拉拉走到董市天就黑定。大家都很疲惫,在董市住了一宿。

天刚麻麻亮,亮哥催促下动身。穿曹店、泰洲,过观音桥。离工地越近,越感受到大战在即的浓烈氛围!

通往安福寺的公路上,大车小车独轮车车轮滚滚,老年壮年青年人人潮汹涌。人头攒动,川流不息。

玛瑙河边,一个个箭头指向:新场民兵团由此进,问安民兵团由此进,江口民兵团由此进。

到处是宣传标语:“支援三线建设”!“全民动员早日建成焦枝铁路!”“打倒美帝”!“打倒苏修”!

我们根据新场民兵团分箭头所指,淌过玛瑙河滚水大坝,弯经安福寺,来到一个名叫吴家门兜的地方安营扎寨。胜利连连长张为坤,指导员阮本连,副连长覃传风等已先期到达。

第二天上午,三千多参战人员参加了新场民兵团举行的焦枝铁路大会战誓师大会,枝江民兵师江诗志师长、团长王学茂、襄樊铁路局代表、解放军代表讲话。三星民兵营长陈家崇也在大会上发言。总指挥部提出的口号是:“大战一百天!建成焦枝线,苦干加巧干,春节把礼献!”

第一天上工是清理路基,铁路上派来的工人师傅尽心尽责,不能有一丝一缕的杂草掺入其中。

紧接施工即遇难题,安福寺土质很特别:它既不如平原上土壤那么松软,也非山区石头坚硬。是一类既不坚也不软的硬性土质,属石质土进化过程。土呈黑色,一锄下去,一个黑印。一锤砸下去,一个小圆点。几个青壮年,一人抡锤,一人掌钎,一班四人四锤四钎,往钢丝车上供土,然后往路基上送,平均半小时一车。

怎么办?炸药炸,短期培训,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也是唯一选择,县武装部来了教练紧急培训,全营一盘棋,埋上炸药,到中午饭时,全营把住各个路口,一声哨响,一阵连锁炮响,硝烟弥漫,进度稍快了些。勉强能供上东方红拖拉机几个小时的碾压。但路基土还是供不应求!排长急,连长急,往上反映,营长,团长更急。整个团部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传来上级文件,毛主席说:‘三线建设不搞好,我睡不着觉’‘没有路,骑毛驴去’!‘没有钱拿我的工资’。”

团里传来好消息,有了解决办法,某民兵连创造,称为《槽沟取土法》,三面雕出沟槽,把底下掏空,然后用数根钢钎并排嵌进一块土里,众人一声吼把那块土方推倒,一次可根据大小,散落下三至五方松土,这解决了大问题。进度明显增加。主要任务就靠抡大锤,一时间,直锤横锤斜锤转锤,各显神通!渐渐的我也练出了一手锤子功夫!

那时我个子不高,瘦瘦的。记得路基到了有十米多高的时候,一车土要利用从山坡上下来的惯性冲刺,直达路基,那速度是惊人的。而且两边推车的力量必须要均衡。跟不上速度就会被惯性带倒在地。十五岁的我和那些青壮年哪能比呢?后来经过磨炼,总算没拖后腿。

大约两个多月即十二月二十日左右,全线路基完成。又转战紫荆岭三角线建设,浇灌安福寺八米小桥之更艰巨任务。

紫荆岭三角线即火车转弯、调头、回旋的交叉往复工程,是一项很复杂的工程,主要由江口民兵团和三星民兵营来完成它的初建土木工程。因为“三星营是响当当硬梆梆的民兵营”。〈王学茂团长语〉而我们胜利民兵连又是三星营主要的攻坚力量。

这次安福寺八米小桥浇灌任务,也落在以胜利民兵连为主的三星营头上。

记得张连长在会上说:“同志们,攻坚战又打响了,我这个连长是山西69军的兵,我的军长是强渡大渡河十八勇士中的一员,不怕苦不怕死,今天,我带领大家,发扬光荣革命传统,大干快干三十天,用优异成绩让毛主席放心,让党中央放心!向家乡人民报喜”!

听了他的话,大家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全连近百号人,多数民兵以及老弱者和女同志们参加三角线土方工程。抽调出精干的青年民兵二十多人会同兄弟连队精干力量,日夜三班不停,人工“造板”〈地上一块大铁板,倒上砂石水泥,二至四人一来一往用铁锹抄动〉浇铸这座八米小桥。我也跟排长亮哥要求参加了这项工作,但只是个洒水工。前几天,我去寻找当年的房东,看到这座精致的桥梁,不由得心生感慨,在那站了会,默默对它说道:老伙计,我来看你来了。你对祖国作出了巨大贡献,这里面还有我的功劳呢!

桥梁浇灌,正值数九寒天,地上滴水成冰,混凝土不易固化。营长召集大家,群策群力,想出方法,点燃稻草和松枝不停加温。促他凝固。从而加快了工程进度。

经历了晚秋至冬季漫长的三个多月,一条贯穿南北的大动脉终于建成了。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祖国建设日新月异,盖高楼大厦,建长江大堤,修国道铁道,根本不见人,全是机械化,甚至是电气化施工。那时候的焦枝铁路,可以说是锤子锤出来,钢钎钻出来,是人民用顽强的毅力拼搏而来!

回顾那段艰苦岁月,可说是一段铭心刻骨的记忆,天寒地冻经常冻伤手脸脚,从不叫苦,有锤子不小心砸伤,包扎后紧持不下火线,前天我和运晓去拜访了当年的排长,我们下乡时的邻居费德亮家,老哥依然精神矍铄,不减当年。他说,那时候,你能吃苦,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啊!大家都有积极性,记得安排女民工费德芳在家洗全排的衣服,她洗完衣服后不休息,又上工地劳动。如果飘着雪花,都仍然坚持上工。下雨也不闲着,或修理工具,或开会学习。

前几天,我走访了当年的三星营司号员曾宪桐,我们回忆:“米多-米索-”这是起床的号声,大家骨碌爬起来,匆忙洗漱、吃早饭准备上工,“索朵朵朵朵--咪朵咪梭--”这是上工的号角。

曾记得:冬季昼短夜长,早上踏着露水上工,晚上披着星星回住地。为节省时间,中午由炊事班送饭到工地。几里地到了,饭菜冰凉。大家毫无怨言。

再苦再累也还有难忘的企盼:一个月两次牙祭,一钵粉蒸肉,虽然只有五、六块左右,但炊事员图省事,好大块块,吃的满嘴流油,至今想起来仍馋涎欲滴,虽然现在天天吃肉,但总觉得那喷喷香味遥不可及。更有快乐的事情,以营为单位放映电影,《南征北战》《打击侵略者》《英雄儿女》《地道战》《地雷战》等电影!我们不知看过多少遍!反正每个营之间距离不远,四处追着看!以至于一些经典台词能脱口而出!工地组织《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隔三差五在工地演出,也是令人愉快的事!那时候也奇了怪了:白天工作那么辛苦,晚上还到处追着看电影和文艺演出!现在想来,还是那时文化生活贫乏所至。

焦枝铁路大会战:一段终身难忘的艰苦而充满激情的岁月!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59/597580.html

标签:三星 毛主席 我和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意落海岛,听沙滩、大海与椰树的故事 后一篇:【经典散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