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散文】苦乐生活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6-02-02 | 阅读:

【亲情散文】苦乐生活

  岁月带走了父母的青春,带走了父母的人生,但却留下了永久的回忆。年关将至,那与父亲母亲共度除夕的时光又如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在八十年代,过了腊八,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碌。这时母亲会“率领”我们兄妹六人准备过年的东西。切酸菜、炖猪肉、蒸馒头、煮豆芽、压粉条、炸酥鸡,在我的印象里,有半个月的时间家里都是热气腾腾,人来人往。做这些,只为能在正月的时候享受点清闲和自在。
  
  终于等到了除夕的那一天。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物件摆放得井井有条。母亲会在炕上铺一块新买的床单,再在炕中央摆一张半旧的小方桌。桌子上会摆一盘香香的瓜子,一盘甜甜的黑枣,不过,最隆重的是分享美味的水果罐头!那时节,人们成年成年都吃不上水果,过年的时候能吃到罐头的人家都是村里的“有钱人”。我们全家人围着桌子,一人面前摆一个碗,就等着母亲给大家分。罐头其实也不多,每个人碗里也就三四块,然后母亲再给每人倒点甜水水。我们兄妹几个早就等不及了,拿到自己的那份就什么都不顾,开始风卷残云了。大人的吃法是大不相同的。爷爷疼爱大哥,所以首先就挑一块给大哥,不管其他几个哥哥嫉妒的眼光;二爷爷偏爱我,所以首先夹一块给我,也不管他们嫉妒的眼神;只有父亲和母亲,先不急着吃,看哪一个哥哥早早吃完了露出可怜相,就夹一块给他,好让他这次吃得满意。最后二老一定还会留一点给我,因为我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女儿嘛。
  
  算起来,我吃得最多,哥哥们次之,父亲和母亲吃得最少。现在自己有了孩子,才真正体会到那是父母对孩子的亲情。
  
  可惜这样甜蜜的年景是不多的,九十年代,父亲和母亲相继病倒了,日子冷清了许多,年味也淡了许多。母亲再也不能领着大家轰轰烈烈地准备了,大一点的哥哥也各自成家,两位爷爷也先后谢世。记得那年,我和四哥打扫了老房子,清洗了家中杂物,在母亲的指导下做好了每年都会吃的“隔年捞饭”。以前这些都是母亲来做,我们也会吃得很香。但今年,母亲却吃不下饭。她只是硬着头皮吃了几口,看我们才开始吃,就端着碗,不吃也不放下。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在陪着我们。父亲因病看起来比以前更老了,此时在一旁也端着碗,看到母亲那被病痛折磨的脸,看着她那手里端的没动几口的饭,竟忍不住老泪纵横。那一瞬间,我和四哥都有点吃惊。这么多年,见过父亲出车的辛苦,见过他修好车的欣喜,见过他给母亲上交钱的骄傲,见过他“修砍”(教训)哥哥们的怒气,但惟独没见过他的眼泪。但也就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父亲难过的原因,是母亲,这个与他同甘共苦的女人不复从前的健康;是这个家,这个他与母亲一手创造的家不复从前的温馨……
  
  如今过年,我已永远不能像儿时那样与父亲母亲在一起,但是母亲的勤俭,父亲的劳苦,他们给我们兄妹的爱和他们彼此的温情永远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每年都会想起他们,一切如昨,好像父母从未离开过……

标签:母亲 父亲 哥哥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优美散文】绝美,偶遇 后一篇:【雪散文】窗外大雪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