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从前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6-02-02 | 阅读:

【抒情散文】从前

  想起少年时光,有时会起得很早,晨光熹微,世界还在安静里,打鸣的公鸡也渐渐安静了下来。母亲让我到豆角地摘些豆角,趟过韭菜地,湿漉漉的露水打湿了鞋,有些沁凉。被我惊扰的露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会倏然闪亮。
  
  回到家,母亲烧好了稀饭,切了一些萝卜干。母亲熟练地拣摘豆角,切段。我轻轻地拉着风箱,灶台里的红光映红了我的脸庞。偶尔母亲会炒几个鸡蛋,也偶尔会买一些肉,买一些油条给我们解馋。更多的日子,一家人守着粗茶淡饭,日子平静而舒缓,我们一天天长大。
  
  我庆幸,我有过那样的少年时光,让那在异乡的日子总还能回望炊烟。
  
  那时候,日子总是很慢,姥姥等远在台湾大舅的信有时需要一年。她总是佝偻着背上山,有时候小山羊会陪伴。
  
  有时候会去山里,看看姥姥种的大片南瓜,黄色的南瓜花,朴素而灿烂。周边也生长着一些指甲花、牵牛花,还有枣树在屋檐。
  
  很多时候,我总想着那条上山的小路,想着想着就流下了泪水。
  
  那一夜,我在梦里又回到了从前。只觉得姥姥的坟茔芳草一片,我在梦里埋怨大表哥他们,总是不去给姥姥的坟上添几锨土。那个哀棍长成的柳树为什么被人砍伐了,那能卖几个钱?
  
  无论醒着还是梦里,故乡其实并不遥远。
  
  那以前,我上中学、大学都会给家里写信。这十几年我没写过,打电话有时只报平安。那时候日子好慢啊!住校的时候给家里写信的周末下午孤单而温暖。
  
  前几年,我有时会给母亲去邮局汇款,母亲说收到邮局的汇款单她总是很喜欢。如今连汇款单也没有了,有时候只往侄子的银行卡上打些钱,让他把钱取出来交给母亲。
  
  在城里已超过十年,我对故乡仍然有眷恋。因为那里有我的白发亲娘,还有我的许多的亲人,还有一些渐渐陌生的童年伙伴。
  
  城里的月亮没把我的梦照亮,尽管我有时候也会迷恋霓虹一片。太多的黄昏我的心才会柔软,那些回家的目光总会打动我。无论深宅大院还是家徒四壁,只要有一盏亲人点的灯盏在守候,所有的奔波的日子都会有一个幸福的终点。

标签:母亲 日子 姥姥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抒情散文】春色,无尽生机 后一篇:【情感散文】岳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