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小巷旧事

无礼萌主

分享人:无礼萌主

2016-02-02 | 阅读:

【优美散文】小巷旧事

  昨夜,又一次梦回江南水乡,醒来,印象最深的,竟是那条条蜿蜒幽深的小巷。
  
  花季的烂漫,雨季的心事,在流年里,我曾几度辗转在小巷深处。
  
  那时,我的身影是轻盈的,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小巷里游走。从这头,走到那头,从一条小巷,穿梭至另一条小巷,直到我走累了,便在一块青石上坐下,翻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写一段暖心的话语,或画几笔眼前的景致。
  
  那是个爱做梦的年纪,纯真,无邪。眼睛的清澈,致使所看到的,都是小巷里浓浓的人文气息与烟火味道。
  
  晨曦中的小巷,在一扇扇木门“咯吱,咯吱”声中醒来。勤劳质朴的小巷居民,咬着一口苏腔,侃侃而谈,脸上是如阳光般的笑容。虽然听不懂她们的方言,却因当地流传的一句“宁愿听苏州人吵架,不愿听宁波人说情话”而喜欢上这里的方言。
  
  临巷而开的店面,一间间开启,他们,还保持着最初的习惯,门,都是由一扇扇木板组成,卸下来,按顺序靠在旮旯处,待到夜幕降临,店面打烊时,再一扇扇拼装上去。
  
  小巷,时而会有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光临。白天,小巷会敞开胸怀,以清丽的容颜来迎接她的贵宾。只有到了夜晚,一切归于平静时,小巷深处,才会亮起几盏昏黄的街灯,那一刻,小巷的寂寥,已然毫无保留地映在那一墙一瓦,一砖一石上。
  
  小巷的每一天,都会发生很多故事,这些故事,都会给小巷增添几笔丰富的色彩,使得小巷的韵味更加浓重。
  
  读过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那悠悠情思,自雨巷深处翩然而来,攸地一下,便被撞了个满怀。
  
  幻想着,某个清晨,天空飘洒着绵绵细雨,我化身为那穿着水墨旗袍,撑着一顶淡紫色油纸伞,迎着微风细雨,从小巷深处缓缓而来的女子。那顶油纸伞,像极了春天里盛开的丁香花,散发着阵阵沁人心脾的幽香。
  
  雨,还在绵绵不休地下着,在我眼前,尽是那历经沧桑的粉墙黛瓦,鹅卵青石,墙角,还有那泛尽绿意“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苔藓。
  
  就这样,我从一个古老的年代,随着时光的迁移,自小巷深处,一步步地走入细雨曼妙,微风拂晓的这个清晨。我的到来,只为与前世的爱人再次重逢,在这烟雨之中,在这幽深小巷。
  
  我前世的爱人,会浅笑,微扬的唇角,恰似昨日的无限柔情,他伸出手,轻轻地牵起我的梦……
  
  当,故事老去,故事里的主人翁也老去,再回首,相逢处,花好月圆人依旧。
  
  在幽深的小巷里,有诗情画意,韵意氤氲的婉约;亦有朴实无华,安静祥和的人间烟火。
  
  小巷深处,一声“甜酒酿”打断了我翩飞的思绪。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肩头挑着一根颤悠悠的扁担,扁担两头,各挂着一只圆形木桶,那木桶里,则装满了男子自家酿造的甜酒酿。
  
  甜酒酿,味道酸甜,略带酒香,具有健身暖胃的作用,是冬日极好的饮品。当地产妇,亦会把甜酒酿当做营养品来补身体,据说,甜酒酿还有益气生津,活血止痛的功效,对于坐月子的妇女很有好处。
  
  我不喜欢吃甜酒酿,可是,我依然会花两元钱买上一份,一口甜汤,一口米浆,细品慢嚼,只是要感受江南水乡里的另一种风情。
  
  幽幽小巷,纵横交错,在小巷里穿梭,无需担心迷路。因为,每条小巷,都与主路相衔,所以,只要喜欢,便可沿着青石小路,一直走下去。
  
  在我工作的地方,有扇后门,打开后门,便是一条狭窄幽长的小巷,这条小巷并不繁华,可是,却因为临近旅游景点,便多出了几家店铺,一家杂货铺,一家玉器店,还有一家饭店。
  
  这几家店铺的生意虽然不好,却也因所占店面是自家房屋,无需租金,妇孺在家便可应酬,如此,倒也落得悠然自得。
  
  这条小巷往西走,会越来越窄,两侧是粉面白墙,深处的高墙内,几棵千年银杏树,正枝繁叶茂地携着厚重的历史探出头来。脚下是零碎砖石,干净至极。若是雨后,每块砖石都会显得格外明亮润泽。我曾不止一次的,一个人走,一个人想,一个人去感受,那份幽静的惬意,总会深入灵魂。
  
  小巷东边,则直达水乡最繁华的老街,老街以水榭长廊的形式,临水而建,一侧商铺,一侧小河。这里,有各式各样,充满乡土风情的特色产品。苏绣丝绸,古玩玉器,红木家具,蹄膀猪脚,水乡服饰,糖果糕点,特色小吃,酒楼茶坊,一切应有尽有,在老街上游走,不会无聊,耳畔总会此起彼伏地响起游人的谈笑声,甚至于,和店家的讨价还价声。
  
  尘世的喧嚣声,在这里毫无避讳,纵使再清丽脱俗的地方,也终是屹立在满是尘埃的一方水土之上。
  
  一个人的旅程,大部分时候只是聆听,观望。在这一景一物里辗转,总有那么一二样物件,会轻而易举地,就碰触到心中最柔软的部位。
  
  女子,本就感性,常常陶醉在自我的世界里,漫步轻舞,独酌自饮。
  
  在我心中,亦有这样一隅空间,寂静,却不失灵动。总是喜欢那质地柔软细腻的丝绸轻纱,会忍不住扯上一块花色丝绸,缝制一件合体的旗袍,再选一条轻盈的薄纱执在手中,风起时,漫步在蜿蜒幽深的小巷里,扬起那缕薄纱,看它在风中飞舞,恰似女子的柔美,在指尖,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走过一座小桥,一个转身,便又回到了小巷之中,小巷尽头,一群写生的少年,一手扶着画板,一手挥动画笔,正在抬头低眉间描绘小巷里的风情。
  
  走近这群少年身边,他们笔下的画面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副画面上,一对祖孙俩的背影尤为赏心悦目。老奶奶一身素色衣衫,左手臂弯挎着竹编篮子,里面盛满新鲜蔬菜,右手牵着五六岁的小孙女,小孙女扎着两条麻花辫,穿着一件大红色印花上衣,一老一幼,在柔和的阳光下,行走在的幽深的小巷之中,温馨古朴的生活气息,已然迎面扑来。
  
  小巷的存在,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历史传承。四季里,无论花开花谢,阴晴雨雪,小巷的婉约依旧。她犹如隐于闹市深处的女子,娇羞,温和,与世无争,只是在简简单单的生活中,安然度日。
  
  我喜欢江南水乡,亦喜欢小巷深处走来的女子,她们,婀娜多姿,仪态万千,有着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我无法将自己置身事外,请允许我,再一次将自己想象成小巷深处,那撑着油纸伞缓缓而来的女子。因为,在我心中,早已深深地爱上了那江南水乡,古朴,婉约,美到极致的幽深小巷。

标签:小巷 酒酿 深处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情感散文】谁让我在你最美的时刻遇见你 后一篇:【伤感散文】想念,是最苦最痛的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