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一月的絮语(散文诗三章) 三十年珍珠婚散文诗

燕熙

分享人:燕熙

2018-01-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文/汪小祥

一月的物语

一月,凌寒的风呼呼啦啦,冻裂的土嘎达嘎达,雪籽砸在瓦砾上啪嗒啪嗒,雪橇拖在冰上吱呀吱呀

一月,泡雪的僵土拧出了冰花,颤抖的阵痛撕咬着树茬,只是被冷冻太久的物候是否还会孤寂,或许雪被下植物的根系已孕育着春天的芳华。

一月,当野猪的长嘴亲吻到竹根上的笋芽,南去的雁群是否已开始振翅引颈北伐?迎着猎猎寒风衔枝筑巢的雌鹊递出的密语,是否已将喳喳媾鸣的雉鸲激情诱发?

而啸嗷长空的鹰隼,则已将尖锐的眼神,钩直着地头溪边觅食的雉鸭藏在深屋里的牛羊,凝眸着冰封的雪地,嘴角却已耐不住,对茵茵春草渴望的涎沫滴洒

一月,当晶莹的雪花还在簌簌飘洒,纷飞的思绪已化作草尖儿的泪疤;腐叶连茎也被雪水消融于泥土,寒空里的枝头似乎就不再干瘪如渣。

当迎春花的包衣被雪水融出了裂口,忧郁的眼神从裂缝里探出些蕊芽;腊梅的骨朵也将颤抖着最后的嬗变,借着缤纷的雪舞将馨香播送进庭院人家

一月的乡村

一月,加火的冬终于炵出了红红火火的花。城乡的市场是喧喧哗哗,吆喝的调子赛过高扬的喇叭;来去的吧车梭子似的划,赶集的人潮如流水般哗啦啦

一月,进村的戏班是一茬接一茬;舞龙狮的锣鼓是咚咚嚓嚓;接新娘的仪仗是十抬大轿驾着龙驹马,还有那震山的鼓乐掀天的唢呐

一月,灶头里的火焰是噼噼啪啪,大锅上的热气是满屋子窜吧,鸡鸭鹅猪是尖叫着蹦跶,娃娃的嘴角是不停的咂叭

一月,妇人的眼眉是一个劲的眨,新媳妇的酸梅汤是一碗一碗的呷,小伙是憋着劲儿努力着要抱新娃,老奶奶干瘪的嘴角也咪成了花

一月的离合聚散

一月,归家的浪子缠绵着根与叶子幸福的挤压。父母妻儿的相拥,杯光烛影交错祝福,将温柔乡的短暂紧抓。只要臆想的空间灿烂荣华,又何必去管它窗外朦胧的冷月霜花?纵使即将到来的又是一江春愁,何不交付给生活自然的章法?

一月,虽还有些凄厉的气息,终究是最后的残喘。凝泪的眼眸,看到的,看不到的,都只待唤醒那旭日的朝霞。那终究要来的姗姗的暖,又何须争夺这一时半霎?

一月,已开始萌动的新春,又将把曾经枯萎的花瓣复活,回插于青衫的领葩。苍山咫尺,我们只能随其出发,就让风在路上送行,雪在途中融化

一月,拼搏缔造传奇,奋斗拥抱着摸爬滚打,当新一轮海水撕裂皎月,但愿我们能如那坚如磐石的焦岩,屹立潮头撑起一个安稳的家。身边珊瑚斑斓,那是为我们开出的幸福的花。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2892.html

标签:三十年珍珠婚散文诗 三年级散文诗 恋人絮语 出了 的花 是一个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写景散文】关于乌镇的文章 后一篇:【经典散文】深切缅怀周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