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残荷的文章 残荷诗句

爱吃的肥肥

分享人:爱吃的肥肥

2018-01-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抒情散文】残荷的文章
  篇一:残荷礼赞
  我赞美过青莲温婉如水的清丽,我更要赞美季节深处那优雅、圣洁、无私、无畏、无求的残荷。秋天,先是寒露,继而霜降。烟雨如丝,白露如霜,霜降若雪。季节的更替,季节的惆怅,油然而生。我想念那曾经清丽,曾经惊艳的荷,遐想在凄风酷雨中,在寒露白霜后,荷,会是怎样的一番苦景。
  约上一帮"驴友""摄友",我们驱车穿行于弥漫的雾中,驶向那郊外的荷塘。企图与将要逝去的荷倾述心语,膜拜她的圣洁,共存心灵的清澈,在依依不舍地凄然地道别前。相约在残荷化为"有机"之后,恩泽其子孙,来年换着青莲,再与我们相会。
  会有什么比残荷更为凄美、孤然,她在即将与这个世道拜拜之际,依然远离喧嚣的市区和热闹的村庄,远离人们的关爱。尽管,她们曾经在那一个个鲜有人往的洼塘,于人们不经意之间,在那静静的水面,培育出一朵朵仙子般的莲花,尽管,她们竭尽微薄之力,让淡淡的清香,无私地随着风儿飘洒人间。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南宋杨万里)年轻时的荷,是怎样的妖娆、何等的绚丽多姿!娇一嫩的绿叶上闪动着晶莹圆一润的露水,恰似透明的翡翠上滚一动着珍珠;陽光普照下的花一瓣,妍丽妩媚,微风中宛如清纯少女的翩翩起舞。那神秘莫测的靓影何曾未让人们痴醉迷恋。眼下的残荷,历尽风雨,落尽繁华,枯枝败叶,尽显沧桑。不但那美丽莲花前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崇拜者早已散去,而且有淅淅沥沥的秋雨落井下石,无情地敲打着她们干枯的肌肤,风儿刮过,斑驳的叶子发出沙哑的声响,仿佛一首伤感怀旧的老歌,在纠纠结结的情感中诉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艰辛和收获。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唐李商隐)然而残荷并不是消极地等待消亡,她们顽强,她们依旧在"留得残荷听雨声"。她们的生命以圣洁为本,她们的灵魂以清净为伴。花谢了,在她们身边的果盘里,莲子,一圈圈,排列整齐,结实饱满;叶枯了,在她们身下的淤泥中,莲藕,一根根,胖胖的,硕一大雪白,晶莹剔透。她们战果辉煌,传承有望。她们无私奉献,功在千秋。当然,在精疲力竭之后,她们会纷纷地,心满意足地,高贵凛然地倒下,她们会洗尽铅华,然后化为尘泥,返璞归真。
  风在吹,雨在飘,"摄友"们惊讶于残荷的顽强,纷纷将她们那残瘪的依然坚定地高高地耸立着的茎干、枯萎的果盘、倒伏的荷叶摄于镜头,收藏于心中。我们提前祭奠即将离尘世而去的残荷,挽曰:"残荷不残,虽去犹生。"
  人生犹如荷,有嫩如情窦初开般的青荷之时,有盛若妩媚妍丽般的靓荷之时,也会有苦若枯枝败叶般的残荷之时。这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曾经有过、曾经奋斗过、曾经成功过,重要的是有了丰硕成果,重要的是保持自己自始至终的圣洁与尊严。
  宋,濂溪先生曰"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我赞美残荷,当然是要赞美她那出淤泥而不染,居功劳而不傲的君子风范。
  
  篇二:残荷
  说起荷塘月色,人们更多的会想到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一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优美的文字,让人充满了期待。最近荷塘月色更多出现在江苏电视台,那是《非诚勿扰》中频繁出现的荷塘月色手机,伴随着广告出现的“荷塘月色”音乐,“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优美的音乐,令人陶醉。而作为苏州人的我则更向往那一片“荷塘月色”,那是一个有着宽阔水面的公园,各色荷花在这里应有尽有。如果说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中国版的,非诚勿扰的“荷塘月色”是江苏版的,那么公园的“荷塘月色”自然是我们苏州版的了。
  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我和同事们来到了荷塘月色公园,也有了零距离接触这片美丽的地方的机会。荷塘月色公园位于相城区的黄桥地域太陽路以南,苏埭路以东,苏虞张公路以西,方蠡路以北。从单位出发,上南环高架,转入东环,一直向前,到达太陽路,再向西直行,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全程半小时不到。本来我在前面带路的,不料走着走着,后面两辆车不见了踪影,到达公园后我打电话给同事,戏称自己迷路了,在同事的调侃中才知,三辆车居然走了三条线路,竟也几乎同时到达,可见当地交通之发达。
  这次游览荷塘月色公园,我们事先和园方打了招呼,门票免了,主人还热情地帮我们联系了游览车,免去了我们在烈日炎炎中挥汗前行的考验。在游览车上,我用照相机拍摄了两岸荷花一望无际的录像,随着阵阵夏风吹来,闻着扑鼻而来的荷叶余香,大家欣赏着,品味着,也说笑着,洒下了一路好心情。
  游览车把我们径直送到一家茶室,走入室内,主人早已开好了空调,还泡上了荷花茶,大家围桌而坐,四周大片荷塘尽揽眼底,荷叶宽大如伞,荷花亭亭玉立,莲藕楚楚动人。如此美景顿时激发了我们的游兴,大家顾不得凉爽一下一身上的汗味,走出室外,观荷留影,叽叽喳喳,犹如放飞的鸭子,好不热闹。
  再次回到茶室,主人已经送上了点心瓜子,当然扑克牌也是必不可少的。不久,我们分成了三个阵营,一桌聊起了家常,两个退休的一党一员和同事说东论西,谈得津津有味。另一桌则侃起了博客,颇有一种成功者的风范,说着说着,博主夸起了大口,说中央的某个主任也光临了博客,还表示会考虑博客提出的建议,说得旁听者似乎自己和中央贴得更近了,顿时形象高大了许多。而我们则当仁不让,摆开了战场,开始升级大战。说起大战,由于事先约定,2、5、10、K都是必打的,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大家谁也没有打过5,最近竟以和局收场。
  从茶室到餐厅有几百米的路程,而且没有半片树荫,这对大家是个严峻的考验。女同志是细心的,早已拿出事先准备的陽伞,一把把陽伞在陽光下摇曳,给荷塘平添了更多亮点,水池里的荷仙子也不甘示弱,有的高昂着粉色的头颅,有的从荷叶里露出笑脸,更有许多刚从荷花里窜出的花莲们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地严阵以待着……
  这是一段观荷的最佳线路,尽管我们欣赏的是荷塘“日色”,那炙人的陽光晒得人们几乎背上冒烟,我不由得从池边摘下一片大荷叶,如伞一样顶在头上,这一举动引起一阵嬉笑,这个说你破坏生态,小心被园方罚款。那个说荷叶有许多功能,可以做菜,也可以熬粥,更可以制药。说得其他同事偷偷也摘了几片放入包里,还不时评论着哪篇荷叶好,哪篇荷叶嫩。
  七月的荷花已经开始凋零,我们看到更多的则是残荷了。荷花的花一瓣渐渐枯萎,仿佛被太陽烤焦一般。偶尔可以在硕一大的荷叶下面找到几朵仙女般的荷花,她们更像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美丽的身材,刻意躲避着那无情的骄陽。然而更多的荷花是不惧陽光的,她们那么坚强,总是笑脸以对太陽升起的地方,像是在和太陽拥抱亲一吻。许多荷花上已经结出了莲蓬,“那是花蓬,不能吃的。”主人听了我们的疑问,热情地介绍道,原来莲蓬也有花蓬和子蓬之分,只有子蓬才能成为人们的美餐。
  我曾经数次赏荷,去过灵岩山,也去过天平山,也被那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倾倒,然而只有在这里,我才真正被感染、被震撼了,我们沐浴着一路荷花芳一香,驾驭着阵阵充满水分的夏风,漫步在荷池边的小路间,小桥、流水,荷花、莲蓬,这是一幅何等惬意的壮丽画卷啊。突然,不远处飘来一支小船,也许正在采摘着什么吧,小船引起我们好一阵嫉妒,如果我们也能荡漾在宽阔的水面上,与荷共舞,轻摇船橹,把那些成熟的莲蓬收入囊中,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了!
  走着看着,我被这片片残荷深深吸引,正是这孕育生命的荷花才更加富有韵味,荷花为了后代而牺牲自己,这种母爱是那么的感人。这时我脑海里跳出两个字:“荷香!”那是妈妈的小名,看着荷花顶上渐渐冒出的莲蓬,我想到了步履蹒跚的老妈,是啊,母亲为我们呕心沥血一辈子,如今已经像支燃一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我们更应该好好的孝敬,让老人过个安详的晚年,母亲的今日不正是我们的明日吗?
  从陽光里出来,我们终于到了餐厅,主人把这里最大的包厢留给了我们,服务员说这里可以坐25人,而我们只有12人,于是坐着觉得格外宽敞。点菜时我脱口而出:“有没有当地的荷叶菜?”服务员呵呵一笑,说荷叶粉蒸肉要到明天才有,我有点失望,想到赵本山小品时里的一段话:“这道菜没有”,“这道菜可以有的!”
  
  篇三:冬日残荷
  突然腾出的时间空隙让我有了一种无所事事的感觉,一贯的忙碌对于这毫无目的的闲暇时光着实无法处理。阳光还好,感觉暖暖的,对自己说,走走吧。冬日的景色总带给人一种单调凄凉的感触。小区内人很少,风凉凉的,唯我独自徘徊。
  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个水池边,也是泠泠清清的,想想以前这可是人群聚集的场地,清冷,也是因为这个萧条的冬日。水池的四周被装饰得精美细致,碎花的大理石壁上雕刻着精美的诗文,荷花浮雕袅袅娜娜,栩栩如生:荷叶田田,蜻蜓立于尖角,鱼儿水中嬉戏。设计者把这里设计成了一个荷花池,在寒泠的北方,杯水是难以邀莲的,不比江南多水气候温润,总有一池的荷花默默又脉脉,幽幽又悠悠的飘着清香。设计者的情怀可以理解,意境可以想象,所以荷花也勉强落脚在这贫瘠的水池里了。夏日,在十分荷叶五分花的时候,我曾给过荷塘轻轻的一瞥,也是那种青碧如盖,别样花红的景象,可是我的匆忙让我无法驻足,并没有在意这一池荷花的娉娉婷婷。
  在这个季节来看荷,就连雁过长空的景象都过去了,我来晚了,已是深冬,风凉水冷,只见那一池的冰封着一池的萧瑟,曾经的繁华已成记忆里的心醉。站在池塘边,望着那一池的枯瘦,只有默然与凝重。如今的池塘,没有了遮天蔽日的荷叶,也见不到“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娇姿,只有几茎枯荷依然孤独地坚守在水面上,那卷起枯边的叶,那折断了骨骼的荷杆,呈现了一场凌乱与惨败。荷,不再美丽,也不再有冰洁的风姿,就连那沁人心脾的幽香都已随西风远去,再也看不到一朵朵婀娜多姿的荷花妩媚摇曳的风采了,不禁感伤,望着那一片残荷,默然不语。荷老了,真的老了,最美的容颜也会衰老,难道残荷也在感怀时光的无情与短暂吗?是否你又记起那一晕又一晕粉红的花,是否你又在怀念“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那只可爱的蜻蜓呢?残荷不语,默然伫立,任凭凄风冷雨肆意的摇曳。残荷的腰身已经折弯,叶片也已枯黄,但仍无损她清誉自风流的神韵,寒风袭来,她坚守着那一缕最初的纯洁。
  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坚挺的力量,是与冷风严寒抗争不肯折腰摧眉的气势,是一股韧性,一种洗尽铅华后的本真,一份卸去容妆后的淡然。荷残了,叶枯了,可那份执着仍在,那份顽强依然傲立于水面之上,不肯跪倒于地。是寒风里的旗帜,是生存与毁灭的抗争。留有记忆吧,那摇曳在夏日的风姿;那满池的清芬仍在氤氲;那柔风里忽现的一曲婉约的痕迹。水波淡淡,鱼儿嬉戏,荷叶田田,含香粉面。
  岁月无情,四季轮回,春夏秋冬的交替带给人们生离死别的感悟。而残荷宁静与超然的境界,带着曾经的凄婉,化作一行行美丽的诗篇,流传千古。回首往事,依然流连于“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繁华。而眼前的这一片冰封残荷,不得不让人想起李商隐的那句“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的萧条。远处,似乎飘来了一袭寒烟,蒙蒙细雨自寒烟里寻幽而来,雨水点点滴滴的打在枯荷上,发出错落有致的声响,甚显凄凉,一池的残荷笼罩在雨雾中,安然的接受命运的洗礼,一如既往的静若止水,以那种万种风情的姿态挺立。在残荷的坚强与超然中,我似乎领略到了生命处于逆境时的那份坦然与豁达。凝望已久,感怀已久,却又不舍离去,醉意朦胧中我仿佛听见了来自晚唐那雨打残荷的声音,缠缠绵绵,滴滴答答,伴着残荷孤傲坚韧的风姿,洒向池中一片音韵。自古到今,清荷伴风残荷伴雨,眼前这一幅褐与白的水墨中却没有沙沙的雨声,只有一种别样的宁静。
  
  篇四:留得残荷听雨声
  “萃园的荷花开得不错哦……”我听到两个女生在互相谈论着,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微笑。
  萃园?哦,萃园。我似乎好久没有来过了吧?
  第一次去萃园是去年刚入学的时候,两旁的荷花池里开满了荷花。“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不错,这就是周敦颐笔下花中的谦谦君子,自拔于流俗,绝不苟同于金钱、名利、权贵。“这花好漂亮!”想伸手去摘,可顿时僵在了半空中。不仅是因为看到了“禁止采摘”牌子,而是想到了周老先生的话,慢慢地把手缩了回去。唉!既然不可亵玩,那就远远地欣赏吧!对了,照几张照片总可以吧?于是掏出数码相机全方位、立体式地乱照一气,然后看着屏幕,大言不惭地说:“嗯,效果不错!你很适合当摄影师哦!”
  不经意间,已经踱步到了萃园门口,远远地就望见两旁偌大的池子里开遍了荷花。微风吹皱了一池绿水,巨大的绿色荷叶小船似的随着涟漪轻轻荡漾。荷叶上还残留着清晨的露珠,顺着叶子的边缘滑落到中心,凝聚成一颗亮晶晶的水晶球,是那样的闪亮、那样的耀眼夺目。倚着栏杆,看着荷花娇美的容颜,水一般的肌肤,略施一层粉黛,夏日的阳光轻轻泻下,更增添了几分光彩。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四周,捉摸不到却又沁人心脾,渐渐地,渐渐地,醉了……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
  大明湖,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的荷花比这里的更醉人。在这迷人的大明湖畔,注定会上演一场美丽的邂逅……夏雨荷?很动人的名字,也许,同样动人的是一位像夏日的荷花一般清纯的妙龄女子。她,喜欢她的那把花纸伞,总是在夏日的午后,来到大明湖畔,沿着光滑的小石板路,望着盛开着的荷花,踱着步子。风,轻轻地将湖水吹起阵阵涟漪,又孩子似的撩拨着她黑色的长发。衣袂飘飘,仿佛是婀娜的仙女降临到此地,她,难道仅仅是因为陶醉于这满湖的荷花么?
  同样是某个夏日的午后,同样是大明湖畔光滑的小石板路,同样是那一把精致的花纸伞。不同的是天空中下着蒙蒙的细雨,略微打湿了她轻摆的衣裙和秀美的长发。淡淡的烟雨笼着整个湖面,朦朦胧胧。荷花都轻轻地随着风微动,却又像害羞的少妇,颔首不语。静静的,只能听到水珠从叶片上轻轻地滑落……
  是谁?吹起了清脆的口哨,打破了这午后的宁静?她,双眉微蹙,似乎要埋怨什么。口哨声愈来愈近,一位一袭白衫,腰佩玉带,手持折扇的少年从朦胧的烟雨中渐渐地走入她的视线。口哨声戛然而止,少年也注意到了那把花纸伞,放慢了脚步,轻轻踱步到她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位姑娘。她,感觉到,此刻,有人就站在她身边,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他们,默默地对视了一秒,仅仅一秒,彼此都呆住了。短短的一瞬,似乎是穿越了百年的时光,记忆在那一刻定格。他和她,分明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如此清晰,却又难以言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她,害羞地低下了头,手不停地摆弄着花纸伞。“你也是来看荷花的?”两人几乎同时说了出来,停了片刻,彼此都笑了一下。“是啊,”他挠了挠头,还带着一丝孩子气,“这里的荷花开得不错,就过来看看。姑娘,原来你也是来赏花的啊!”她微微点头:“我每天都来的……”“我叫西门惊尘,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夏雨荷。”她,也不知道该不该把名字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可是不经意间已经说了出口。“那……”他还想说我们可不可以交个朋友,谁知,此时,她已经轻轻地跑开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笑意。最是那低头的温柔,不胜凉风的娇羞,她,从他身旁经过,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却把他的心带走了。留给他的,只有烟雨朦胧中一个衣袂轻飘的倩影,和一把精致的小花伞……
  遗憾的是,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在那条小石板路上遇见她……
  一个名字,一首诗,一场美丽的邂逅。“夏雨荷”,嗯,不错的名字。好像《还珠格格》里紫薇的妈妈就叫夏雨荷吧?嘿嘿,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五月份,荷花还没有开,更没有蜻蜓在花上休憩。我和你,默默地走在荟萃湖边,任凭凉风吹乱头发。在湖心的卧龙桥上,我问,为什么不行?你说,现在还太早……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预知了答案。没关系,我可以等,我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对着自己说的。
  如今,孤身一人,靠着池边的柳树,看着满池的荷花,想了很多。算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可是,没走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这才独自离开……
  夜晚,风雨大作,电闪雷鸣。我,在床榻上辗转反侧,一直挨到天亮,整夜未眠。
  早上,还下着雨,只是比昨晚小了很多。撑着雨伞,再一次来到荷花池边,已经完全见不到昨日的景象了。眼前,只有被风雨打断的残荷败叶,凌乱地堆满了池塘。柔弱的她们,没能熬过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再也见不到新一天的阳光了。雨,还淅沥沥地下着,滴到了残存的荷叶上,滴答,滴答……留得残荷听雨声,不知为什么,此刻,眼角泪花在打转儿,不一会儿,泪水模糊了双眼……
  明年这个时候,又该是荷花盛开的时节了吧?那时,真希望,有你,陪我一起……
  期待……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2988.html

标签:残荷诗句 家乡的残荷 关于残荷的描写 的是 看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抒情散文】关于炊烟的文章 后一篇:【抒情散文】人间四月天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