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三章41) 浦江

八月盛夏

分享人:八月盛夏

2018-02-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四十一)久别重逢胜新婚

1971年11月24日,昨夜在家里继续写小话剧,一直到深夜12点多才上床睡觉。清晨5点左右,一觉醒来,翻身起床,洗漱后又投入创作。时间过得真快,一会儿就到8点钟了。放下手中的钢笔,习惯地出去晨炼。做完广播体操,到集体宿舍叫林文清等业余篮球队员一起出去跑步。跑了一圈回来,气喘吁吁地奔到妇产科砌的土砖窑旁,同妇产科的同志一起劳动,拉土块装窑烧砖。

12月11日,前一段时间写的评论《开展学风问题上的两条路线斗争》先后被兵团《军垦战报》、《伊犁日报》和《新疆日报》刊登,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在今天的新闻节目里也广播了这篇文章。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和鞭策。我决心戒骄戒躁,继续努力,更加勤奋写稿,为革命掌好笔杆子,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英勇战斗!

1972年1月2日,昨晚,我带领医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到师汽车营慰问演出。演出快结束时,突然发现工房失火。火光就是命令,火场就是战场。我和宣传队的同志一起,跑步奔向失火地点。只见工房内浓烟滚滚,火光闪闪。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爬上房顶,传递一桶桶水,扑灭烈火。浓烟呛得双目流泪,咳嗽不止,呼吸困难。双脚踩在房顶的冰雪上,一不留神,就可能跌入火堆。冰冷的雪水浸透了鞋子,双脚刺骨般的冷,冻得快麻木了。我咬着牙,坚特战斗。华凌同志也和我一起并肩战斗。火灾终于被扑灭了。我们收拾乐器、道具,乘车返回医院。一下车,我就赶到外科,同医护人员一起投入抢救烧伤病人的战斗,直到深夜3点多钟才回家休息。今天是休息天,心里惦记着烧伤病人。吃过早饭,匆匆赶到外科帮忙,给烧伤病人喂水喂饭,问寒问暖。

1月6日,莲香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回来了,在绿洲电影院大门前下了车,带的行李多,让我骑自行车去接她。莲香终于回来了!我激动地骑车飞驰而去。来到电影院前场地,到处找她,也没找到。“我在这儿呢!”是她的叫喊声。我循声望去,只见她坐在行李上冲着我笑。啊!是莲香吗?园园的脸蛋,胖墩墩的身体,判若两人,几乎认不出来了!我惊奇得叫了起来:“嗨!你怎么胖成这个模样,我都快认不出你了!”莲香笑道:“行了,别大惊小怪了,快拿行李吧,回去再说。” 刚回到家,上海老乡、朋友们闻讯赶来,都惊奇地问她怎么会这样胖?她笑眯眯地说:“去年一回到家里,我妈看到我骨瘦如柴,心疼得流泪了。去年11月21日生了老二,是个女儿。出院后,我妈天天给我做好吃的,鸡鸭鱼肉蛋,填鸭似的逼我吃,把我吃得胖成这副模样,太难看了。”张晓英问;“两个孩子没带回来?”莲香说:“都留在上海了,王颖送到她浦东爷爷、奶奶家,老二由我妈带。你看,光跟你们说话了,忘了给你们捎的东西了。”说完,立刻打开行李包,翻出衣服、皮鞋,给大家分发。

老乡、朋友们走后,家里只剩下我们俩了。我迫不及待地伸出双臂,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如胶似漆地紧贴在一起,犹如置身在甜蜜的梦幻里,令人陶醉,幸福极了!真是久别重逢胜新婚!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6680.html

标签:浦江 浦江教育公共服务平台 浦江镇 我妈 不出 朋友们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归愁 后一篇:【经典散文】散文集《朝霞映满天》(三)冬季里我们一起去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