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火淼经典作品系列之一《凉水凼》 村上春树经典作品

幽夜西宁

分享人:幽夜西宁

2018-02-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我和奶奶走过集藏湾,经过侯家湾,就到了憩家崖,在这里小坐一会儿,我和奶奶就继续赶路。这时不要说气温烈烈的,就是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程,也是有些累的口干舌燥的了,奶奶通常在这时都明白我的心思,她鼓励我“加油,坚持,坚持下去了,就能长成健壮的棒小伙”。

不知不觉的,我和奶奶就走到了一个像华容道的地方。这里的树星罗棋布的,连同一些藤藤草草,模糊了村庄的大致轮廓。李子像翡翠一样密密麻麻的挂在李树上,像在炫耀着这里绿色的富有。桃子点缀在桃树上,微风轻轻一吻,桃树叶和桃子就一上一下的跳动,像怀春的女子笑的扭起了腰,可就是不笑出声音来,活脱脱的一个羞涩之美。

奶奶说这里叫凉水凼,风景奇美,水都是甘露味的。我说既然是凉水凼怎么不见凉水呢?怎么听不到有“叮咚” 的泉滴声呢?奶奶说:“你心慢慢静下来,就能听到水和石头、泥土的对话了”。我试着把心平静了下来,果然,我听到了,听到有“叮咚叮咚……”的声音传来,我循着声音转过去,就看见了一个从石壁裂开处有一个凼凼,凼凼只有一平米左右的样子,石壁的裂处不断的向下滴着水,水滴进凼凼里不断的击出“叮咚叮咚"的声音,并把水艺术成许多条圆形的环状波纹。

我和奶奶从凼凼里捧起水来一喝 ,果然是水有滋滋的甘露味,喝进肚里立刻就神清气爽,浑身有了精神,走路就有了力气,我和奶奶就这样一口气走到了二十多里路的嬢嬢家。从嬢嬢家回来,当我和奶奶正走的疲累和口干舌燥的时候,就正好路过凉水凼,我和奶奶手捧着凉水凼里的水喝了,就能一口气走回家了。

奶奶经常是走着山路去嬢嬢家,奶奶就这样经常喝着凉水凼里的水,奶奶活到九十岁才去世。奶奶生前一直很健康,八十九岁能走二十多里的山路还不觉得累,就是喝了凉水凼里的水。

我也是经常去嬢嬢家,因此也是经常喝着凉水凼里的水。我喝着凉水凼里的水读完了小学,读了两年的初中,然后就南下北漂,去泰国,闯纽约……期间,饮过长江水,喝过黄河水,吃过东海水,拍击过太平洋的滔天水……这些水呀,现在想来,还是要数我去嬢嬢家途经的凉水凼凼里的水最清、最静、最幽、最能解渴、最能强心健体。可以说,凉水凼凼里的水,是我生命的底色,我就是靠着这个底色横闯天涯,拿下了高中大学里的课程,逐鹿商场,飞踏政界,平步文坛……一路坎坷,历经风雨,虽已是身心斑驳,千疮百孔,可甘露味的凉水凼水,一直还存留在我生命里!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开着车重回凉水凼,凉水凼的高速路标志着凉水凼村进入了现代化的特快车。我找遍了凉水凼村,也没有找到当初的那个凉水凼凼,只有超市里,商铺上摆着的琳琅满目的各色饮料。据说这些饮料里添加了很多不利于身体健康的色素和化学剂,人们通常是拿着饮料是越喝越口干舌燥,越喝越心烦气躁,最后喝的心里是一片的喧嚣,然后就无奈的躺在医院里的手术台上,惶惶然的看着医生举起了手术刀……

三十多年来重回凉水凼,凉水凼已不是当初的华容道了。路面变宽敞了,楼房增多了增高了,可楼房里和田地里,已经很少能看见青壮年了,据说这些青壮年都出去发财了,只余剩着一些老人和小孩陪着凉水凼村一起过寂寞的农村生活了。

三十多年来重回凉水凼,凉水凼周围的树和藤藤草草不见了。村庄不在是模糊,而是像一个有色彩的五环气球炫了起来。没有了李子像翡翠一样密密麻麻的挂在李子树上炫耀着的绿色富有,有的只是物价密密麻麻的飞涨着把村庄压的憋不过气来的气势。没有了桃子和桃叶不笑出声来的羞涩之美,有的只是高喊着要名车、要豪宅、要暴富的呐喊。没有了奶奶说的“你心慢慢静下来,就能听到水和石头、泥土的对话了”的声音了,有的只是大家常在一起,除了谈钱之类就没有了别的话语……

三十多年来重回凉水凼,再也喝不到曾经的有甘露味的凼凼泉水了。曾经石壁的裂处不断向下滴着的水,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还在怀念着当初那个点缀在桃树上的桃子,微风轻轻一吻,桃树叶和桃子就一上一下的跳动,像怀春的女子扭起了腰,可就是不笑出声来,活脱脱的一个羞涩之美也?

————火淼,原名李族川。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6700.html

标签:村上春树经典作品 藤浦惠经典作品 明日花绮罗 经典作品 我和 就能 华容道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迷醉 后一篇:【经典散文】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