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剃头佬(散文) 孙怡帮董子健剃头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8-02-1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剃头佬(散文)

过去叫剃头,现在叫理发,讲究点的叫“造型”或“形象设计”。不管是“剃头”、“理发”还是“形象设计”,反正就是把头毛剪短,出落成个人样来,免得蓬头垢面,人不象人鬼不象鬼。

现在的人不知道剃头,只晓得理发,更没见过剃头匠走村串户上门剃头的风景。剃头佬本身就很特别,剃头更有风趣。

老话说:“剃头抬轿,不是好料”。现在专职给人开车的司机就是过去的抬轿佬。我可没说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是说过去剃头佬大多是腿脚不方便的瘸子拐子,剩下部分好手好脚的多数属于那种好吃懒做的,当然也有例外。因为剃头佬收入微薄且闲着,也许他们或明或暗、或多或少有些不良行为,社会上才有如此说法吧。

拐子或瘸子挎着剃头箱一走一歪,挨家挨户上门给男子剃头,客气的主儿打声招呼,玩得不错或喜欢说笑的主,见他们一歪一瘸地艰难,便会侃上一句:难走就莫走啰,摔一跤又懒路不平,干脆叫大家把头都送到这里来。于是瘸子会接上一句:那就好了,剃回断筋的,以后没头剃了。

剃头佬的到来活跃了乡村单调沉闷的气氛,改变了人们形象,面貌一新。

说笑声中,剃头的人搬来一张板凳在门口坐着,风和日丽的大家都暖暖。炎天和下雨天就在门里当门坐着,好乘亮。

剃头佬从肩上卸下剃头箱,然后打开,将剪啊梳啊什么的拿出来,摆在箱面上或箱盖上就开始剃头。

早先的剃头佬不是背箱子而是挑挑子,挑挑子瘸子拐子当然不行,不过我没见过。听老人说,剃头挑子一头挑的是炉子和汤罐,用来烧剃头水,另一头则是些剃头工具,不然怎会有“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句笑话。

俗辣的话语,简单的工具,将剃头匠人的辛酸刻在岁月的河流里,流出了我们的视线,沉淀在历史的沙河里。

剃头跟理发、形象设计本来就是一回事,只是现在的人叫得好听而已。比如平头、光头、学生头、西式头人们不都还照剃,唯一的就是医学进步了,没了癞痢头。

一般剃西式头的不是讲究的主就是有点身份的人,挑剔着嘞。西式头的头发两边倒三七分,中间一条路。不是五五分的,那是特务或汉奸头。

剃西式头剃头佬就要仔细点,剃好后还得拿块镜子前后照个遍,让剃头的主看看,中啵?

最不好剃的就是流着浓闻着还臭的癞痢头,弄不好刮掉块癞痢壳,不流浓就是出血。好的人说一句重话或许算了,不好说话的主会起身骂你一句或伸手打你一个耳光,那泪剃头师傅只有往肚子里流,都怪自己学艺不精,忙赔上笑脸。

行行都难,剃头佬也一样,一帮子人当中总有一两个带刺儿的,后来人们形容难说话的人叫“头难剃”。

小孩子的头也属难剃。小孩子剃头大多数是母亲搂着或奶奶抱着。有时剃着剃着不顺手,剃头佬则轻声哄道:头低点。他将头低下很多,再说:高点。他昂着头。有胆小怕生的孩子,见了生人就胆怯。剃头老一拐一瘸让胆小的孩子见了更害怕,而且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刀啊剪,哪有不逃的?待大人捉回来后他是又哭又闹。剃头佬便没法子下剪,只好与家长一起合伙哄。如此便耽误了许多时间。

家里看得娇的孩子,头装也是有讲竟,或前面留个桃后面编根辫,显出与众不同的金贵。

最容易剃的是光头。自己从洗脸架上拿个脸盆到灶上汤罐里打两瓢温水端来,剃头佬帮着洗洗擦擦,然后从箱子里拿出条脏兮兮的剃刀布往门栓上一扣,左手牵伸剃头布,右手分开刀,在剃刀片上啪啪啪地抖得银光闪闪,这剃头的气氛就上来了,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你听,刮起光头来嗞啦嗞啦地怪利索。

剃头佬会磨刀也会磨剪子。接妇女的剪子磨是剃头佬最愿意做的事。如果碰上个俏丽的寡妇,说不定“郎有情,妹有意”,共演一段人生风流,单藏一点世间甜蜜也不是不可能的。

修脸,如果剃头佬手艺精湛,当你闭着眼睛还沉浸在享受中时,他十三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就给弄好了,剃头佬细细的手在你脸上一摸,说声:要得。于是你就跟做梦样的醒了。剃头佬的手不比庄稼人的手满是老茧粗糙,剃头佬的手细嫩多了。当然不能跟发廊妹的手比,发廊妹的手摸着的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那叫异性相吸。早先没有女剃头师傅,因为女人的手是不能上男人的头,那怕是夫妻做爱也不行,这是规矩。

胡茬硬,得先用半干的热毛巾捂在嘴上一会儿。这时剃头佬可以抽空从屁股后头抽出烟筒吸几口烟,顺便扯上几句闲话。

剃完头,白围布一解,人往前一站,切,精神着咧,连头都轻了许多。

剃头最舒服莫过于掏耳屎。偏偏这点好事也给大人占了,小孩没半点份儿。剃头人侧身坐在板凳上,剃头佬漫不经心地倒出竹筒里掏耳屎的工具,分别夹在左手指间,脚往板凳上一搭,左手两根指头轻轻牵住耳朵,右手伸根耳屎扒轻轻地掏着掏着,痒痒的舒服极了。接下来尖刀转转,粗毛刷挠挠,再掏掏,细毛扫又挠挠,神仙了舒服。

还没听说过剃头佬升官,偏偏个别剃头佬拿手艺拍马屁。有面子的人或当官的人剃头时,他便使出了十二分手艺和十分耐心侍弄着。其实有面子人未必在乎他这样做,只是剃头佬跟他的挑子一样罢了。

剃头佬一个月来两趟,月中月尾各一次。碰到雨天或在村子祠堂里剃头,男男女女一起说说笑笑热闹多了。

世上的手艺千千万,打铁的、裁布的,甚至连剦猪割卵的手艺人都被人尊重,唯独双手摸过千万人头,连皇帝的头都敢摆弄的剃头佬反而在社会上没地位,为什么呢?

2018.01.10.初稿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6755.html

标签:孙怡帮董子健剃头 纪凌尘 剃头 正月不剃头 的人 一句 的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没有人愿意面对艰辛 后一篇:【经典散文】情怀汤罐(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