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九斤与金秀 马九斤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8-03-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在我生活的古镇,如若走在街头,遇上一位语无伦次,凶神恶煞般的醉汉,肯定会有人嘲笑他像个九斤;如若在公众场面,某位女人手舞足蹈,嘻嘻哈哈,她一定会被人讥笑称为金秀。

九斤与金秀虽说在古镇大名鼎鼎,即非江湖大佬,又非武林侠客,别说史载,就连野史未曾留下半毛笔墨。记忆中九斤和金秀,一雌一雄,纯粹是各不相关的陌生人。如果硬把他们强扯在一起,那就是他们有个共同特征,精神病患者。本地人习惯把精神病患者叫作疯子。

疯子九斤,如果我记得没错,那时他已是人到中年。他个子不高,蓬头垢面,络腮胡子 ,皮肤乌黑。身上的衣服看不到原色,就像是剃头担子上剃头师傅用的擦刀布,乌黑油亮。佝偻着背,瞪着眼,嘴里发出嚯嚯声音。那时,我仅有十几岁,只要是九斤路过我家弄堂内,我一帮喜欢恶作剧的崽俚就会故意逗他,跟在后面唱歌谣"啄脑壳,滴滴角,恰起饭来恰一钵,毛主席号召要节约,坚决打倒啄脑壳。""九斤九斤不听话,捉到九斤打三下。"此时,被激怒了的九斤,突然转身挥舞拳头,连蹦带跳冲向我们,我被吓得心惊肉跳,抱头鼠窜,恨不能有个地洞能钻进去躲避。武疯子谁不怕?有趣味的是晚上我作梦,却看见九斤被孙悟空打得节节败退,落荒而逃。

疯子金秀给我的印象相比九斤更为清晰。她年纪应该三十已过,四十快到,身高中等,体态微胖。衣着较为干净,经常用红黄蓝色布条缠于衣服纽扣上面或手腕。头上插着什么叫不出名花草,脸颊上涂抹了红色印油,宛若古装剧中的媒婆,真有几分姿色。大人们说她是花疯子,才会有这样打扮,我们小崽俚不会懂得什么是花疯子的含义,只知道金秀虽然是疯子,但是她不打人,讨人喜欢。她而且还会跳舞唱歌,是个文艺范。比如唱红色歌曲《东方红》民间小曲《孟姜女哭长城》唱歌舞剧《白毛女》中的插曲北风吹,扮喜儿,一靥一笑,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经常讨得围观人们的一片喝彩。我自己口袋里臧着舍不得吃的水果糖,也会乐意给她一颗。

尘世可怜人易老,近半个世纪飘然而去。九斤和金秀已经早就作古,化作了一抔黄土。出乎意料的是昔日疯癫于古镇街头巷尾的他俩,名字却成了家喻户晓的精神病人的代称,甚至如形象代言人一般。

真的,我为年少懵懂无知逗九斤取乐感到后悔,感恩金秀给我的童年带来的愉悦,更为老天给他俩不公平的命运安排叫屈!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9628.html

标签:马九斤 九斤姑娘 九斤老太 的是 有个 白毛女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小段落17 后一篇:【经典散文】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