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一道伤疤 一道伤疤大哥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8-03-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我的右手肘内侧,有着一道隐秘的伤疤,从它形成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伤口早已愈合,不疼也不痒,可是始终难以忘却,或者说无法释怀。

伤疤的制造者走在一九九五年的乡间土路上,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仰着头,鼻血不停的往外喷涌,听说,你爸判了,判了几年,小男孩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砸得晕头转向,只感到喉头一阵发苦,鼻血回流进了嗓子,小男孩急切的想回答,想像平时那样带着自豪和骄傲的回答这个问题,可是苦血封住了嗓子,小男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由提问者把自己领到池塘边,用池水擦洗鼻血,清凉额头。

伤疤的制造者走在一九九五年的乡间校园里,他看见一个小男孩从教室里窜出来看操场上打篮球,他加快了步伐,在小男孩准备逃回教室之际,挥动了手中的竹棍,小男孩双手抱头,竹棍猛烈的撞击了小男孩的手肘。

没错,小男孩,就是我,伤疤制造者就是我的老师。事隔多年,我在这样一个暖融融的春日午后,咪着茶,把它翻出来,为它掸尘,晒霉,为了什么?是我耿耿于怀吗?不是。是为了回答。一个迟到的回答。一个隔空,隔世的,迟到的回答。

有多少次,面对一个问题,我们猝不及防,我们用沉默来回避,让关心我们的人陷入痛苦的尴尬。太阳底下无新事,只是我们是遇事的新人而已,所以我们遇到难事的时候,常常曲解别人的好意,造成不愉快。

历经种种,我才有稍有体悟,那些愿意接近你的人,其实早已准备好了,准备被你身上用自尊和自卑培育的长刺扎伤,所以愿意付出关心的人,可以说都是有勇气真善良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如果欠下一个回答,那是一定要归还的。

很简单,我回答,三个字,两年半,就算是归还了吗?虽然事实就是如此,我爸当年的确是判了两年半。可是事到如今,追究这样一段历史,已经毫无意义。

我更情愿我的回答,在这样一个晴好的日子里,是一个邀请,一个学生向驾鹤西游的老师发出的一个邀请,请他调转鹤头,来和他的学生小聚一番,谈心品茶。

最后一次相见,或者说是看见,是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十四队小龙头,你一身朴素肩背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布包袱,我向你致敬,你默不作声,回以微笑,可是,并没有停下脚步,彼时,其实我已经了解你的处境,可是我不愿相信,我是那样虔诚的目送你,我希望你能停下脚步,转过身,向我走来,来细细分享你的一个爱徒的整个青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患病之后,也无数次经历这样的场景,有时候与自己的学生狭路相逢,我也是说不出话来的,所以也只能学自己的老师,调来微笑,化解尴尬。

这是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可是越来越多的人遭遇抑郁,有的人说,这是想不开,我觉得不是,主要是看不惯。

想不开和看不惯是两码事,想不开,是跟自己过去,看不惯,是跟人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开导开导,有好的可能。跟人过不去,似乎不容易好,因为数量太过庞大,力不从心。

罢了,罢了,愿鹤所向,养目随心。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9676.html

标签:一道伤疤大哥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疤 带伤疤的人 毛姆 解析 的人 小男孩 自己的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时光不老尽休闲,岁月淡然一笑间 后一篇:【经典散文】死如秋叶之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