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死如秋叶之静美 生如夏花之绚烂的原文

薰衣草味道

分享人:薰衣草味道

2018-03-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最近在写一个关于临终关怀的调查稿件,深感生命短暂与脆弱,在即将告别人世以前,许多人,还是要忍受病痛无尽的折磨和对死亡的煎熬,当生必须走向死,原本厚重的生命显得如此单薄和无力,旁人能做的,就是悉心的关怀,如同用手护着蜡烛的火光,不让它被风吹灭。

西方的泰戈尔曾在《飞鸟集》中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而东方的庄子则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生命是轮回,死与生可以相互转化,但死后究竟是入缥缈之境,还是入黑暗冥池,这不为人知。死亡延续千年万年,死亡,会疼吗?你会孤独吗?你会恐惧吗?

在儿童小说《最美的葬礼》里,几个小孩子百无聊赖,想找点有趣的事情做。他们在地上发现了一只死去的大黄蜂,于是想到为大黄蜂举行葬礼。孩子们将大黄蜂放在一个小小的烟盒里,埋入黑漆漆的洞中,还将蓝色花朵的种子洒在土里,对着这个小小的尸体,他们突然意识到,所有活着的生物都会死去。所有的人,所有的动物,总有一天都会死的,都会消失于无形。

与书里类似的事情,我在童年的一个冬日里也做过。那时候,我在雪地上发现了一只被冻死的小鸟,它美丽极了,绿色的羽毛,小小的爪子。不忍心让它露天受冻,我于是刨开雪堆,挖出一个小坑,把它掩埋,还特意用干枯的小树枝给它立了一块小碑,想着下次走过,还能过来看看它,在用几粒小石头围好后,我闭上眼睛给小鸟祈祷。可当我下次走到原来掩埋小鸟的区域寻找时,却发现,当初的痕迹都已消失不见。找不着小鸟,我心里空落落的,总感觉像丢了一块东西;那时候,我还很小,对于生死没有太多的理解,只是单纯地觉着鸟儿可怜,不想让它死后仍然在外面受冻。现在回想,只觉得死生难以预料,消逝后的生命若是无人问津,更是可悲。

就像纯洁的白雪下,藏着随时可能喷薄而出的火焰;日本富士山脚下也有一处森林,叫青木原,这片平静的绿色森林里,地形复杂,植被茂盛,土壤里富含着许多矿物质,加上气候多变,指南针在这里会失灵,GPS在这里无法运转,就连飞机也无法途经于此,每年都发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死亡“流言”。日本是一个崇尚死亡的国家,日本曾有政要说,日本人为了名誉,总是会在生与死之间选择死,这也形成了日本对于死亡的审美认知。松本清张曾在60年代写过《萧瑟森林》的小说,将“森林”与“死亡”两个词联系在一起,作者本为呼吁民众为写作初衷,可自此之后,越来越多人选择林海作为自杀的地点,青木原里总是会留有香烟、方便面、酒瓶、绳子等遗物。就青木原附近的村民而言,他们会告诉小孩子不要靠近这片不祥之地。

关于青木原,对我的触动很大,青木原里青苔满布的地面,也常出现花束,这是死者家属来看望死者时所置,死去的许多人以为自己只是孤独地死去,其实并不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孤独的。在世上的一切事物,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就如秋风扫落叶,旧的生命会凋亡,新的生命会勃发。飞蛾扑火,点燃了生命一瞬的绝美,可当死亡之美过去了呢?秋风扫落叶,生命燃尽,还残余些什么。若生真的了无生趣,又何来“生如夏花之说”,审美或许应该停留在审美的层次,在热爱繁华似锦的生活,生如夏花之后,死才可能会有秋叶之静美之境。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9683.html

标签:生如夏花之绚烂的原文 简短很美的现代爱情诗 夏花绚烂 秋叶静美 让它 秋风扫落叶 在这里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一道伤疤 后一篇:【经典散文】邻家有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