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散文】关于那个她的文章 朱成关于她的文章

残荷红花

分享人:残荷红花

2018-03-1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篇一:那个她好不?
  那个她好不?帮忙瞧瞧!!
  她是一个温娴文静的女孩,木什么心机,只想在安静的世界里呆着,不爱言语。同学们的一致评价就是温柔,略带胆小。就现在这年代,这社风以及发展,读书的时候谈恋爱已是常事了。而她却永远保持着那纯静的心灵,静观嬉笑怒骂始终不为所动。
  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因为她虽然话不多,脑子里却不停运作。随着时间的流动,因为某些人某些事的影响,那个女孩的思想观念也随着变了。恩,对的,我应该要做乐观一派。对于较熟的人,开个玩笑哈,咦,可以啊,这是……有点质疑的眼光射过来。对于陌生点的就继续沉默是金了。
  对于那个在同学朋友们看来温柔胆小的她也是会做出人家意想不到的举动来的。自高中起,她就会偶尔的逃下课了,然后呆在宿舍了睡足了就在床上学下习。高三以后逃课偶尔的,提前走也有,不过很少。最记得那一次提前走,居然碰到高大的班主任了,该怎么办——-微笑。果然管用,班主任回了一个,一向严肃的班主任还好心肠的微笑着问:怎么就回去了,怎么啦?没……没啥,加快脚步……
  高考了女孩会考过关:2A,1B(开心得乐嘻嘻,心里对自己说了不起呀),英语口语居然还超常发挥落得个算班里个第二。呀,第一次打心里佩服自己,那点点自信就……可是好事不会那么多的,不真正付出那来的收获,高考失败了,第一次为自己流泪了。
  
  篇二:想起那个冬天,那个她
  立于校内小树林里,微微抬头的一瞬间,眼睛对上了从叶缝中透来的阳光,稀稀疏疏照在脸上,只看得见太阳的残缺的部分,慢慢闭上眼,任暖暖的阳光轻拂面额,感受这如母亲般的呵护,不自觉的松开了裹紧棉衣的双臂,张开怀抱,拥抱着曾经的惬意的纯净的冬。
  在秋末冬初之时,总是迷茫着何处是秋的结束,哪里又是冬的开始,只是在天冷的让我不得不加上一层厚厚棉衣之后,才惊然意识到冬来的悄然无息,还记得那一天的我,穿着只为冬天预备的低靴,狠狠地跑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努力地把回忆抛在身后,然后筋疲力尽的我,倒在好像四季皆绿的草坪上傻笑着,对着湛蓝的天空,对着浩瀚的苍穹,笑着,挣脱着心中的压得我越发窒息的巨石,不知不觉我哭了,我带着布满脸颊的泪水努力的使自己笑着,努力的使自己忘了她,我恨起自己的不争气,恨起她的无情,恨起着这曾今的有她的冬,直到自己渐渐无力,再不能发出哪怕一丝的呻吟,只能大口大口喘着气,然后,拖着弯折再直不起的身体,慢慢地走在通向宿舍的路上。
  后来,从悠悠长眠中醒来,看着旁边关心我的舍友紧张的憔悴的面色,心中也悄然兴起了浅浅的温暖,低声说着:我没事。但还是克制不住又一次的不可避免的想起了她。
  想着那个清丽的面容与我的第一次相遇,那时的她的步伐已再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我的心始终为她而跳,我的后来的生活也都是在为她继续着,她开心我会比她更开心,她心碎我会比她更心碎,她永远牵动着我心底那根最柔软的神经,那时,我发誓我是为她而活!
  我原以为我只会是她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我会静静看着她走下去,而陪着她走下去,或许她从不知道有过像我这么一个人曾今关注着她,以她喜为喜,以她忧为忧。但当她慢慢向我走来,清唇轻启,我感受着她的温柔的语气,呵气如兰的芬芳,我不敢奢求的她居然会这么直接的表达她的爱意,那一刻,我恨过自己的曾今的懦弱,那一刻,我也忘不了我答应她时的火热的剧动的的心房,那一刻,我俨然成了一个飘飘然的蝴蝶,茫然的不知所终,环绕在幸福之中。
  我牵着她的手走过校园的每个角落,带着她尝过校园的所有小吃,我喜欢她坐在我腿上的重量,喜欢她的一分两半的橘子的那一半,喜欢她的笑,喜欢她的愁,喜欢她的一切一切,喜欢她的所有所有。
  短暂的幸福的时光簌然而过,那个寒假,那个冬天,我们分别于校园长青的草坪,她回她老家去过年,而我也要去过完我自己的新的一年的的长大的见证。但不觉,此刻的再见已成永远的不见,惘然的当时也一去不返了。
  当第二年回校时,我的视野中已没有她的身影,我寻觅过她所有呆过的地方,她有可能呆的地方,但我真的已不见她,我问了她所有的要好的朋友,她的老师,所有她认识的人,无一能找到她的踪迹。
  我急了,我迷茫了,我后悔了,我不知道我的接下来是该如何度过,没有她的生活该如何继续,直到我收到一封未署名的信,带着她的消息来到我的手心。
  “我走了,勿念,我早该告诉你的,我的白血病早已经晚期,我一直没敢告诉你,自从上次分别,我就已经知道那将可能会是最后的一次,没想到,假设成了真,我真的坚持不到再见你,尽管你不愿相信,但我真的已经去了,忘了我吧,恨我吧,恨我的无情,我已不配再待在你的心里,占据着那寸空间,祝一切安好。”
  我呆立着,像一个没有感觉的行尸一样的呆立着,直到信纸飘落,直到日暮西山,直到舍友来抬走昏迷的我。
  后来我捧着那封没有名字,没有地址的信,寻遍市区的所有公安局,但得不到任何的哪怕一丝的消息。
  我开始恨她,她的无情,她的离去,她的隐瞒,她的虚情假意。
  我笑着,哭着,夹扎着泪水的笑着,带着笑容的哭着。
  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冬天,那个她。
  我开始恨起冬天!恨起那寸草坪!那个无情的她!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1/619694.html

标签:朱成关于她的文章 当她们的厕奴文章 我抚弄她的花瓣文章 自己的 笑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抒情散文】关于舞台就有多大的文章 后一篇:【情感散文】谢谢你曾给我那么多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