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记忆中的老六区 津南区薛老六是干嘛的

古城清风

分享人:古城清风

2018-04-03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从1987年到1999年,爷爷奶奶在管道局老六区生活了十三年之久。我小学的寒暑假和初中三年,几乎都是在老六区度过的,那里承载了我童年和少年时代太多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今年春节,我回廊坊探亲。一天,闲来无事的我突然决定故地重游,看看还能捡拾到多少记忆的残片。

走进老六区,眼前一片空旷。定睛一看,原来是老干部处办公楼拆掉了,原址上方建起了一座停车场。记得办公楼南侧有一个平时上锁的小门,门旁一条狭长的过道是我和表弟的练球场,我射门他守门。而我经常失了准星,将小门上的玻璃踢碎,却也无人喝斥制止。久而久之,那小门上方格状的一块块玻璃便被我尽数“摧毁”了。

老干部处办公楼和周边的几栋居民楼围成了一个半封闭的公共区域,其中是一个假山池塘、长廊亭榭和花草树木相映成趣的小公园。记忆中,老人们在此散步、做操、打拳、歇脚,亦或天南海北地闲聊一阵,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孩子们则是三五成群,有的捉迷藏,有的跳格子,有的弹玻璃球,有的纵情地追逐嬉戏,洒下一串串银铃般的欢笑声……和睦美好的邻里生活画卷就这样被小区居民们齐心绘就。

说到小公园中的花草树木,我不禁想起了那几株毛桃树。每年阳春三月,其中一株瘦高的毛桃树总是最先开花 。粉白的花朵稀稀落落,花瓣薄如蝉翼,在风中微颤着,不时飘飘零零,显得十分娇弱怜人。另外几株则不然,花朵色彩浓艳、密密匝匝、招蜂引蝶,洋溢着火热旺盛的生命力。

盛夏时节,爷爷经常会在夜幕降临后在那几株毛桃树下支起躺椅乘凉,我则会拿个小板凳坐在一旁,一边沐浴着凉爽的晚风,一边专心致志地听爷爷讲述他儿时在西安老家的故事。

说到小公园中的池塘,我还想到了一起小“事故”。儿时暑假的一天,我和表弟在池塘边捉“水乞丐”(蜻蜓的幼虫)玩,表弟突然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进了池塘。他吓得连声呼救,我则惊呆在一旁束手无策。好在池塘的水很浅,表弟扑腾了几下,自己站了起来。回家后,奶奶怪我没看好弟弟,把我好生骂了一通。从那以后,表弟便远远地绕着那个池塘走了。

或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这次我回到老六区,发现那个池塘被填了,上面安装了一些健身器材。

池塘南侧的那片小草坪还在。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表兄弟四人还在这里照过一张合影。此后的近三十年里,我们四个人因为家庭分散在各地以及求学、工作等原因,再没有聚齐过。现在,大表哥人在北京,二表哥和小表弟都在国外工作,我则安家在兰州。看来,表兄弟四人的团聚仍是遥遥无期啊。

与草坪一路之隔,原来是一座门球场。因为场地平坦,我和表弟经常翻越铁护栏进去踢球,但每次没踢一会儿便会被看门老头骂出来。如今,门球场也废弃了,原址上方立起了几台被铁栏杆包围的巨大变压器,只有看门老头的值班室还保留着。

抬头看看爷爷奶奶当年居住的位于三楼的老房子,阳台已被修葺一新。只见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正在阳台上浇花。那一刻,我顿觉恍若隔世,仿佛看到爷爷在笔耕一天之后正在阳台上悠闲地饲弄花草,就像我儿时经常看到的那样。

时间总是快得让人困惑。不知不觉间,爷爷奶奶家搬离老六区快二十年了。这期间,太奶奶、爷爷先后作古,奶奶已是年近九旬,爸爸这一辈亲人相继步入了老年,我们表兄弟四人也已成家立业,奔忙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二十载光阴改变了每一个人,我亦由一个懵懂少年迈进了而立年纪,但我唯一没变的就是对血脉亲情的无限珍视和对故园风物的深深怀恋。

惟愿天国的亲人们永远安息,世间的亲人们快乐安康,美丽的老六区和谐宁静。

(罗士棣)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2/622216.html

标签:津南区薛老六是干嘛的 广州老六区 南京老六区 老六 我和 四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三国演义》人物谈――袁术 后一篇:【经典散文】“对联”趣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