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土地的思维 有一

枕梦阁主

分享人:枕梦阁主

2018-07-04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每一次从城里逃出,爬到南山,站立在南塔下,抬眼。都会有一片绿油油的植物,从天地之间挤压过来,堆积成各种形态的山势,粗汇地平线。不断泛化颐养的天光,被我收入眼帘。夏天,就这样故意密密麻麻,枝枝蔓蔓,用尽绿意洇染,掩盖着流俗,不让我看清这个世界。还把棠城的生硬和呆滞放置在山脚,铺排在濑溪河畔,拾掇红尘中那点幸福和安逸。偶尔露出来几道绿色的裂缝,车如流水,马如龙,追入到楼宇深处,任由人群的喧嚣翻阅安寂与孤清,去忧戚这人世间走旧的光阴和心事。

我不知道土地有没有思维?像眼前这片繁盛的植物,除却了蓄存夏日倾情的阳光,还在不停地兜揽着风。自由自在,长成土地救赎的模样,负翠而莽苍。感觉我的心已经离开了身子,在野外与土地重逢,作一次灵魂的清洗。即便是身子停靠在南山,眼睛看不见南山,放下阳光这些安暖和植物劳形的样子,并非悠然在夏天里的天高和树木的葱茏中。一切都显现得那么和谐,那么新鲜。世上最美丽的云朵也在这儿搁置着一大片光阴,融入我眼睛,乃至生命。为它寻找到一条不会荒芜而又通往我内心的路径。就像是突然放下来的诸多劳累与疲乏,听其自然,顺其自然,埋首在无边的遐想之中,与土地无际,养育出一场更见生命的广大和丰茂。

生命的富足不在于季节的激情与超越,而在于土地的承受与消耗。夏天轻吻着大地,各种植物行走在时光的路上。一场热闹出来的霸气,多了些生命在旅途中蕴藉土地的能量,充斥着我更广阔的视野。执意一份孤独的韵意悠悠,经久不衰。似乎获得和拥有了土地的热情与爱恋,还要带着莫名的忧郁和感伤,与自然相争。努力不要败亡,让生命得以续存。此时,我静坐成一块石头,与它们相对,忘记了南山脚下濑溪河畔有我的家室。独自以偏僻在野外的茂密,去安役我忽略了我的投影。任凭偶尔路过的一阵子风,带来寂静款抚心灵。供给我一片土地,沉淀浮躁,去沾染前世今生的浓荫。恍惚南山已经高出了红尘一部分。南塔已再难镇住一山的碧绿。虽然,也曾有一片黄叶过早衰落,缓慢而悠闲地飘坠在林间,不再与芳华共舞。但是,通过对林上树枝的辞别与林下的生命的接近,已经构成一副忧伤的曲调,完成了它对土地的一季念想。渐渐有了我对得到与放弃的某种认识。独自留在南山聆听,夏天滋生苟且的声音。仍不惧怕远离棠城的人群而寂寞,陷落在树深草深里而迷失。

也许活着,忧伤和喜悦总会不停地交织,轮回生命的过程。我呆望着一棵梧桐树垂立,青翠眼际。为南山的土地逐渐形成一个独立的精神家园而梦呓。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似乎不是春天,而是在铺天盖地的绿茵之中,寄晴的夏天。植物丰富了自己的生命与内涵,又丰盈了它们留存在时光里的孤单。茵事落在地上,卯足了劲苍翠。夏天也就成为我检验和提升土地不为人知的思维。证实了南山是一块沉入我心灵深处,而又让我灵魂自带泥土香味的地方。那个时候,阳光从树隙落下来,斑斑点点,肆意而恍然。舀回来许多的颓废铭刻着往日的情怀,好像难以为继,好像难以扯断。扰得岁月起起落落,若有若无,镶堪在眉宇之间。梧桐的根系深入泥土而不见,托出梧桐树的高大和伟岸。可以通过土地的胸怀用来想象,它的坦荡与发达。这些生存都遵循着土地的法则,一起射向天空,沾满阳光。努力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气场和寄予秋天的厚望。并随着春夏秋冬的到来而不停地转换。呈现出春之华发,夏之葳蕤,秋之金黄,冬之萧条的枯荣之态。或淡然,或凌厉;或张扬,或冷静。远道在季节之中,绵成岁月的划痕,且无法让人胜过天象而改变。

土地依然是生命出走的一条长路,并且永远在对植物进行选择和淘汰。现在,南山上的植被倾向于热烈,少了些谦和之心。宣泄出生命的情绪,拥抱着我。且行且捡那些从山下城市中逃脱出来的渊源和深意。它所思考的和它所想象的东西,纷纷勃发。像根须在体内交错布局,剥蚀出土地肉体里的血脉和安乐。似乎一棵梧桐树的修直与挺拔,俊雅与清逸。或者,梧桐树下的蕨类,茅草等植物的低矮与猥琐,平庸与腐迂。同存在一块土地上,其精神与神采早已经不在同一个层面。显得高的高,矮的矮,呈现生命群落的复杂。就是那些有生有死,错落在世,反而增添了南山的意趣。就算阳光从梧桐树梢悄悄降落,刺破幽深而流溢光亮,透露出土地的风流与阴翳,殷勤得想给予我全部的庇护,也无法沟通它们各自相逞的心机。也不会因为阳光信马由缰的模样,一程追赶着一程的落寞。从季节中轻晃而来,又从季节中轻晃而去,没来由去叩问土地。让人无意踩到某些怅然与愁悒。敷在石头上开出花来,簇拥着南塔渐渐东移。恩赐出一场生命怒放时的精彩。好像纷扰之中,已经自成了一方天地。不管坚硬而热闹的人世,是否被我抛弃在南山脚下,遗忘在濑溪河边。只是时光变得如此优雅,如此柔软。还给我草木之心,演绎土地之上那份自然而丰泽的悲悯。

我留意土地的厚重,不会对自己周遭的动静漠然。包括阻挡不住的阳光缀满南山头的闪烁。就像一朵白云出没,在头顶入晴入丽。让无数植被熠熠生辉时的飒爽,都可以烹煮我此时此刻对于土地的思维和想象。其实,土地也没有教会我其它更有用的东西。但却令我的心丰稔而不被时间所嫌弃。不再溺沉于城市的深处,在孤独与不安之间徘徊。如是我想,土地的精神大门向天敞开。吸湿。吐润。慢慢的对我开拓出来另一番天地。植物繁衍出来的现状,有励小志而谋大命,身微而任重,互为映衬。也有浮大志而谋小蔽,德薄而位尊,相互啖食的愿望。似乎从春天到冬天,生命由茂盛转至残破,许多物事因土地载驰载奔的生长速度,面目全非,离散成回忆。不会任由滞存的意外和自然道上的超脱,打破维护土地的生命结构,或者轨迹,或者平衡。但是人类已经毁掉了那么多的土地,用来修房建屋,摆放在一起,磊叠成一座座城市,是否真的可以安放各种生命,是否真的可以安抚寂寞的心灵?然后意志满满,各不相让,搂住一片片繁华,散朗在风中。

:http://www.guanhuaju.com/guanhuaju/vghq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3/630153.html

标签:有一 让我 让人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亡灵的召唤 后一篇:【经典散文】刺桐,爱的坚定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