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甜蜜的大锅饭 人面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18-10-11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甜蜜的大锅饭

作者:李秀梅 笔名:紫夜寒煜

在“知青”岁月里,白天,我们经历了风吹日晒,繁杂的劳动锻炼,夜晚我们经历了孤独、寂寞与想家的煎熬。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们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泣。可有好友的几句安慰,塞在嘴里的一块糖果,立刻会让情绪逆转破涕为笑。

100多个“知青”,共用一个食堂。每天排成长队挤在一个窗口打饭。男男女女嘻嘻哈哈暂时忘却了劳累与烦恼。

食堂的饭菜基本都是重复的几样。炒白菜片、土豆片,炖大头菜、大豆腐汤、土豆汤。炒得菜里偶尔放上几疙瘩肉算是改善生活。有两年,我们吃的麦芽黑面馒头咬一口又粘又咯牙,掉地能砸坏脚趾头。

因为挣得工资少,没多余的钱买零食,活又累。实在不行,就多喝汤来填补肚子。往往没到晌午,肚子饿得咕咕叫,浑身没力气,虚汗顺着脸颊往下淌。有时实在饿得慌黑馒头也会狼吞虎咽。

饭菜不可口,有时几乎难以下咽。也不免有人牢骚满腹怨声载道。然而这种抱怨和宣泄不会保持太久,会随着下一顿稍好一点的饭菜而烟消云散。

食堂设在女生宿舍的外屋。地方很宽敞。每到饭时,男青年都特别积极,换掉了劳动服,把弄脏的脸和手洗得很干净,穿着很利索。有的还把头发梳得油光锃亮。女青年也都忙着梳妆打扮,在脸上涂胭抹粉。试图把被太阳晒黑的部分遮盖起来。浓浓的香水味胭脂味弥漫在大厅里,刺激着鼻孔,刺激人的神经。总之,无论男女都尽力修饰自己,目的是在短时间内能引起对方的注意。

情窦初开的青年男女,更是眉来眼去黏黏糊糊。主动与对方搭腔,没话找话说。渐渐地,就变成了俩人头挨着头脸对着脸地在一个碗里吃饭,卿卿我我无话不谈了。

朋友之间互相照顾,病了累了,不需要甜言蜜语,朋友自会把热腾腾的饭菜端到她人面前,吃过饭后连碗筷都给洗得干干净净。

遇到下雨或是大雪天气不能出工,几个人一商量,把打来的饭菜放到一起,外加点自带的干肠什么的或是小咸菜,几块砖头、几块坯上再横块板当板凳,当桌子。用白开水为酒。几桌男女在一起如同一个大家庭,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天南地北拉着家常其乐融融。

说到家乡亲人的时候,爱哭的女生不免声音哽咽眼睛红润或是抹几滴眼泪。

最爱吃豆腐泡炒韭菜,猪肉炖酸菜粉条,炒肥肠。老远就能嗅到从食堂里散发出来的飘香。馋得人口水下咽。每每遇到改善生活,食堂窗口早早地排起了长队,那天,感觉厨师叫勺叫得特别响,负责打饭菜人腿脚也特别麻利,脸上比平时多了几分笑容。

艰苦的岁月,“知青”们没有太多的需求,一顿可口的饭菜、一碗面条两个荷包蛋病号饭,一次分给个人的饺子馅、饺子皮,足以让我们满足。

无论是吃饱的时候,还是饿着肚子,我们都会精神抖擞地扛着锄头铲地,拿着镰刀割麦子,轮着大镐积肥。只争朝夕,用我们的青春和汗水,与天斗、与地斗,为建设北大荒不遗余力无怨无悔。在北大荒的沃土上奏响了一代北大荒人的青春之歌。

:http://www.guanhuaju.com/guanhuaju/vizh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3/639806.html

标签:人面 几块 都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博客自传】无限的零 后一篇:【经典散文】七绝*四时入画里(卷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