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点评艾略特一首写眼睛的诗 这是

Nayardi

分享人:Nayardi

2018-12-28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作动词使眼睛指向事物本身。

诸如观看,接触,吸收,暗示,

最极致的动作,是让眼睛发光。

动词性的眼睛,充满揭示的可能。

而作为名词,眼睛仿佛只是抒情的

载体,大大局限了自己的表现能力。

以艾略特一首写“眼睛”的诗为例——

我最后一次看到的充满泪水的眼睛

越过分界线

这里,在死亡的梦幻王国中

金色的幻象重新出现

我看到眼睛,但未看到泪水

这是我的苦难

/

这是我的苦难

我再也见不到的眼睛

充满决心的眼睛

除了在死亡的另一王国门口

我再也见不到的眼睛

那里,就像在这里

眼睛的生命力更长

比泪水的生命力更长

眼睛在嘲弄着我们。

反复阅读这首悼亡般的诗歌。

对负鼠的诗歌心智会激起好奇。

竟如此之圆熟,光裸,和感恩。

而诗中苦难的堆叠,该不是人类

某种普遍哭不出的处境与象征。

呵,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神明

就是看住我们嘲弄们的眼睛?

意态所及,抒情变为揭示。

可叹我们经常看到的眼睛,

抒情之夸张让读者起鸡皮。

是谁曾用眼睛弹出一条瀑布,

那泪水是够丰富的,不知作

者是否相信这激情之水呢。

由此看来,回到事物本身。

意态高于抒情。观念即词性。

2018年11月21日于永安约

注:艾略特《我最后一次看到

的充满泪水的眼睛》,裘小龙译。

:http://www.guanhuaju.com/guanhuaju/vwyc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4/646069.html

标签:这是 一首 的诗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老伴的手——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五 后一篇:【经典散文】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