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妻子 我是

夜狂乱

分享人:夜狂乱

2019-01-07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妻子

年轻时血气方刚,仗着自己彪大体沉和大男子主义思想,对妻子做事稍加不满,动辄指手画脚,甚至大声呵斥,连称:“蠢货、笨蛋、愚蠢透顶”。妻子那时还摸不透我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我一发脾气,常吓得大气不敢喘,怯怯地望着我,只有唯唯诺诺的份。

世事经过蜀道平,人过中年后,我精力衰减,斗志渐消,在和妻子长期的耳鬓厮磨中,被妻子慢慢摸中我好吃懒做的“三寸命脉”,我再发脾气,她就撂了平日承担家务活的重任,横眉相对,甚至带了孩子躲到娘家,家里冷灶清锅的,我又不善烹饪,不谙女工,只能衣食俱废,坐困愁城。

再吵架,妻子就如法炮制,连连嘲讽我:“蠢货、笨蛋、愚蠢透顶”。

那时,我就明白了朝夕相处的妻子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正如牛群和冯巩在一段相声里的说词 :“你是茶,我是水,我泡你,你是树,我是藤,我绕你,你是油,我是灯,我耗你,你是馅饼,我是鏊子,我烙你,你是玉帝,我是孙猴,我闹你”。

也正如贾宝玉说的:“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水无孔不入,再坚硬的一坨泥,时间久了,也会被水浸润溶解于无形。

跟女人长期缠斗,非兵法所言“一鼓作气”可以完胜。女人男人,乱麻一团,没有头绪,夫妻生活中的是是非非,清官难得,天长日久,男人往往最后偃旗息鼓,缴枪不杀。我年轻时,和妻子同眠共枕,饱腹之后,都是横卧床头,大大咧咧,五体舒展,不管妻子如何被挤得蜷曲一角,哀嚎求告;现在,她咸鱼翻身,气指颐使,轮到我蜷腿凑合着睡了,再不如意,直接踹我下床一边歇着去。

小时候,和漂亮女同学喜欢争执“女人和男人哪个更重要”。争得唾液横飞,面红耳赤,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现在看来,那真是无聊透顶的一个话题。孔子崇阳,说:“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老子重阴,说:“上善若水,水几近于道。”这里,两位绝世聪明的智者也委婉告诉人们:世界本是阴阳铸就,缺一不可。

西方有句名言:“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首先,我觉得,“男人征服世界”这一说法纯属谬误,是大男子主义思想在作祟。宇宙是无垠的,时间是无止的,男人穷其一生无法了解一二,遑论征服?;而“女人征服男人”这一说法可信度非常高,男人年轻时迷恋着虚无缥缈的“征服世界”,混世魔王一般混迹于江湖,挣了两个臭钱(不一定有妻子争的多),以为自己立下了不世之功,在妻子面前趾高气扬,到了中老年,才恍然发现,自我生存技能其实一窍不通,衣食住行皆需仰仗妻子提供方便,离开了妻子,自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废物。

这一点,也许江青是对的,她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男人最大的贡献是为人类发展提供了一个精子”。

作者:虞城倪全胜

:http://www.guanhuaju.com/guanhuaju/vuhxskqf.html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4/646700.html

标签:我是 你是 这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江西横峰:党建引领扫黑除恶坚持“三结合”护航乡村振兴 后一篇:【经典散文】浅谈农村“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