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妈回来了 我和

莫迪卡

分享人:莫迪卡

2019-03-25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作 文:稳坪中学八(3)班 张飞玲

指导老师:黎加刚

快过年了,我急切地盼望着新年快些到来。当然,希望新年快些来,不仅仅是因为过年热闹好玩儿。

手机铃声响了,是妈妈打来的。我开口就问:“妈,你今年真的又不回来过年呀?”“妹,我回来了,快下高速了,离德江县城不远了。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我出发前没有给你们说。”妈妈在电话里回答。听了妈妈的电话,我一时间竟高兴得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简短地说了着四个字:“我来接你!”

放下手机,我拉上刚刚满八岁的弟弟,飞一般出家门,冲上家门口的公路,一路跑着奔向深溪垭口。

从咱国家村到深溪垭口约一公里的路程,不一会儿,我和弟弟就到了深溪垭口小卖部,这里是我平时到稳坪中学读书上车和从学校回家时下车的地方。

连日来,天气都阴沉沉的,时不时还下起冻雨。今天的天气依然阴沉沉的,虽然没有雨,但干冷干冷的,站在小卖部的钢架棚下,脚隐隐的有些僵冷。

不一会儿,忽然刮起了风,垭口处的风更大,吹在脸上,真的有些像刀刮一样,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在风里有些哆嗦的弟弟说:“姐姐,你确定要在这儿等妈妈吗?这风刮得这么厉害,我冷。”我看了看弟弟,此时才发现弟弟出门急,忘了穿上厚外套。我急忙说:“弟弟,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你先回家吧,小心别感冒了,等妈回来会说我没有把你照顾得好。”弟弟说:“不,我不回去,我要和你在这儿一起等妈妈。等妈妈见到我们时,一定会高兴地说:哇,儿子长高了!”我说:“如果妈妈知道你在家那么的顽皮,骂你甚至打你,都还不一定呢!”

于是,我和弟弟继续在寒风中,等妈回来。

说话间,一辆中巴车从县城方向驶来,可这辆中巴车却没有停车,一阵风一般驶过,留下一路扬起的尘灰。妈,没有在这辆中巴车上。

我对弟弟说:“你冷,就到我后面来。”弟弟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眼睛只是盯着中巴车从县城来的方向。就这样,我们姐弟俩在原地继续等车。

似乎已经过了好久,第二辆中巴车来了。其实,并没有等好久,因为腊月里春运期间过往的的中巴车很多,只是我们渴望见到妈妈的心太急了。第二辆中巴车和第一辆一样,继续扬起一阵的尘灰,如一阵风驶过。妈,还是没有在这辆中巴车上。

小卖部的老板娘似乎看到了我内心的失望,拿了条凳子给我们姐弟俩坐,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没事,这不还早嘛,中巴车很多,也许下一趟车上就有你妈。”我对着这位热心的老板娘笑了笑,没有坐凳子,我和弟弟依然站着,等待着县城方向中巴车的到来。

看了看表,时针指向五点。我心里明白,现在已经不早了。就在我看表的时候,县城方向第三辆中巴车来了,在我和弟弟的身边听了下来。首先下车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的还是工作服,估计是在外面建筑工地打工,也是回家过年吧。接着下来的是一对夫妻,夫妻俩都提着大包大包的行李,一看就是也在外地打工刚回来。最后下来一个60岁左右的奶奶,样子应该是进城买年货回来,背篓里装的满满的。老奶奶的身后,没妈的身影。

车门关上了,妈还是没有在这辆中巴车上。是不是妈妈在回德江的路上遇到堵车了呢?我很想打电话问问妈,可出门心急,弟弟忘了穿外套,我也忘了带手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有些失望。但为了安慰弟弟,在我的脸上没有显露出来。弟弟问我:“是不是妈妈今天不回来了?”我说:“不会,妈妈一定在下一辆中巴车上。不怕,如果下一辆车到了,妈妈还不回来,我们就明天再来等。”

可是,下一辆中巴车驶过,没有任何乘客下车。

唉,真不知道妈今天会不会回来,我都有些不再敢看车了。又一阵风吹来,我和弟弟都同时打了个寒颤,我叫弟弟到老板娘家里坐着等。

第五辆中巴车来了,而且停车了,我有些不抱希望,没有再看车。只是无聊地看着手表,数着秒针的滴答声。

“妹!”好熟悉的声音!我猛抬头,是妈,是妈,妈已经站在我的面前!弟弟不知什么时候也看到了妈,直接冲过去,扑到妈的怀里。妈放下行李,抱起弟弟,笑着说:“哎呦,幺儿长高了!”

看着八岁的弟弟在妈的怀里撒娇,读八年级的我却站着没有动。曾经外出打工的爸爸因为身体不太好没有再外出打工,而是在家一边干农活,一边照管我和弟弟。今天,我们来这里接妈,爸爸不知道,他上山干活儿去了。

两年了,我终于看到了妈,我的亲妈。妈不再像以前那么年轻漂亮,脸上多了许多皱纹,头上多了许多白发。妈妈老了,也不再像两年以前那样的乐观开朗了。是打工生活让妈妈未老先衰,还是对家的牵挂让妈妈变得憔悴?妈妈在外面打工吃了多少苦呢?我不知道。

在我正有些出神的时候,弟弟大声用哥哥的口吻命令我:“姐姐,你发什么呆呀?快帮妈妈提行李!”我回过神来,帮着妈提行李。行李本来有些沉,但我提着却感觉很轻似的。这时候,我看到了咱妈的手,以前一双皮肤光滑甚至白里透红的手,如今已经变得粗糙和黝黑,有的地方已经皲裂了。我有许多话想对妈说,但鼻子酸酸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难道咱妈不是在工厂上班,而是在男人才能够去的建筑工地打工吗?我没有问。我转而突然变得很高兴,因为毕竟把妈妈盼来了。

妈变了,但妈又完全没有变。回家路上,妈还是老样子,照例给我上了一堂“政治课”,然后才说给我们买了我和弟弟喜欢的好多东西。听到这里,弟弟更是高兴得跳起来。我们都完全忘记了寒冷,一起高兴地回家。这一刻,妈妈高兴,我高兴,美穿后外套的弟弟更是感觉特别的温暖和幸福。

天色渐晚,晚风吹来,可我们没有感到冷。在新年即将到来一天傍晚,我、弟弟、妈妈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的心里都感觉十分的温暖

妈回来了。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五。

说明:

摆渡改该篇作文时,打了95分,还担心有抄袭或者仿写的嫌疑。发作文,念作文,评奖作文时,该女生哭了。经核实,全文为该生自己所写,摆渡决定改为100分。

虽然离满分作文还有较大的距离,但作为薄弱学校里不是什么尖子班而是普通班的学生,能够写出这样的作文而且能够听老师读她的作文时哭的泪如泉涌,实在难得,所以把95分改为了100分。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5/653267.html

标签:我和 来了 是在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人活着 后一篇:【经典散文】恰似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