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雪 你是

梅兰君子

分享人:梅兰君子

2019-03-25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雪是北方冬季的产物。在北方,不下雪的冬天,便不能算是冬天。许是常年生活在北方的缘故吧,见得多了,对雪也就没有了最初的感觉,变得麻木了,尽管我很喜欢雪。

有人喜欢雨,尤其喜欢沾衣欲湿杏花雨,很有诗意,我也喜欢,但杏花雨不很常见,雨倒是颇有些单调了。我想应该很少有人会喜欢冰,因为冰太过坚硬,冷漠得很,让人难以亲近。霜倒是较耐看,白白的一层,大多形成一些让人丰富想象的图案。只是霜要依附于它物上,或玻璃、或墙上、或地面,没有自由,便有了不小的缺欠。有很多人并不喜欢冬天,觉得它过于寒冷,尤其北国的冬天,的确如此。而我之所以能够接受,主要是因为冬天有雪。喜欢雪的洁白,喜欢她那漫卷轻摇、恬淡素雅的样子。怕是受其感染吧,每每看到下雪,就感到很亲切,很温暖,心情便完全松弛下来。我喜欢在雪地里漫步,不论时间,没有目的,完完全全融入到雪的世界里。任雪覆了头顶,润了睫毛,白了周身,净了心灵。将心里的不安、烦忧和紧张驱逐出去,让轻松愉悦重新归回心房,虽然这原本就是人该有的常态。

今年却特殊得很,极少下雪。已经入冬很长一段时间了,第一场雪才姗姗来迟,那雪下得并不大,跟沙粒似的,有些即使成朵,也小的可怜,稀稀落落的,刚到地上就化了,几乎算不上是一场雪。就像一个故事,将开个头,便草草收尾了,很难称得上是个故事一样。而再次下雪,就是大年三十晚上了。可能好长时间没有光顾了吧,雪有些羞于见人,直到完全黑下来了,老天才开始下雪。不过,这场雪倒名副其实,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抬眼望去,白茫茫一片,耀眼得很。且下得时机很好,瑞雪兆丰年吗。雪这个往年极常见、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今年蓦然变得极不寻常起来。莫说欣赏树挂,好像听听踏雪的声音,看看雪地上曲曲弯弯的深深浅浅的脚印,一下子竟成为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这对我这个极爱雪的人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遗憾。或许就是这遗憾,让我对雪有了更多的了解,更深的感悟。

雪是有形的。可即使你捧在手里,也很难说出她的形状。既不是圆的,也不呈方形,又不见其角,堪称奇妙。雪又是无形的。在不同的温度下,一会儿融为水,一会儿又结成冰,变成了那一汪儿、那一块儿、那一条、那一层。既无处不在,又变幻无常;雪是渺小的。即便有重量,也可忽略不计。即便再大,也大不过最小的一片羽毛。甚至她比鹅绒还要柔软,软到一触即化,不见踪影。在天空里,她忽儿往下飘落,忽儿向上翩飞,即便打着旋,也是一副不紧不慢,很优雅的样子,缓缓地划出一道道弧线,轻盈飘逸,仪态万千。雪又是博大的。天空是她生长的摇篮,大地是她生活的故乡。遮天蔽日,蓬蓬勃勃,纷纷而降,无穷其尽,千里万里一片洁白,整个世界宛若再无它物,而只有雪了;雪是无情的。只有花萎草枯,秋叶落尽,万树凋零的冬天,才是雪到来的季节。雪与严冬为伍,寒冰做伴。若不如此,雪便不再是雪,而只能称做雨了,尽管雨是雪的姐妹。雪又是有情的。她净化空气,装点江山,让大地银装素裹,想想就是极美的画面。更别说下雪的时候,气候并不冷,甚至这时的雪,会让你有一些很温暖的感觉。因为即便很冷的天,一旦下起雪来,便不觉那么寒冷了。形容天气很冷的词汇有寒冷、冰冷,可你听说过雪冷吗?至于寒冷或冰冷是雪停以后的事情,与雪无关,只是让人误解罢了。现在已到了三月中旬,又有好长时间没下雪了。春的脚步近了,雪呢,还会再来吗?

你是风的伴侣,你是雨的骨骼,你是无形的精灵,你是有形的音乐。集骄傲自信于一身,融浪漫洒脱于一体,自由自在,轻松写意,柔软至极,洁白之至,雪啊,你是上天化身的使者吗? 二O

一九年三月十五日写于本溪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5/653306.html

标签:你是 让人 又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晨光白云 后一篇:【经典散文】【章乃器传】读书笔记(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