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章乃器传】读书笔记(21) 抗战时期

八月盛夏

分享人:八月盛夏

2019-03-25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章乃器回到上海,便早出晚归为民建会和上川公司的事情马不停蹄的奔忙,励精团结经营,禅精竭虑的辛劳。此时民建会的胡厥文、黄炎培都有事脱不开,“民建会”的工作几乎只有章乃器一人撑着,经过多方努力,找来许多“救国会”的老友,“民建会”重庆、上海、香港分会都o先后成立。此时上海这个号称十里洋场的地方,经过八年抗战,已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和繁华,再加上国民党一批批接收大员的劫收抢掠,泛滥着更多的荒淫无耻和人欲横流,道路里巷中拥挤着更多的是无家可归与啼饥号寒的人群,灯红酒绿、歌舞生平的上海是另人失望的上海。

当时没有会址的“民建会”,每逢星期日的上午,都在黄炎培的中华职业教育社举行报告会,章乃器经常在会上做形势报告,如同1935年创办“救国会”时那样,整日奔走呼号于上海各界民众之中。

1946年5月26日章乃器以“民主建国会”的身份出席上海五十多单位组成的招待会,决定发起一次上海人民反内战运动。6月19日章乃器再以“民建会”的名义起草了【为挽救国运解决国事,奠定永久和平而呼吁】一文,10月11日章乃器再以民建会的名义起草了【对于当前时局的意见】一文。

6月17日上海五十多个单位组成的人民团体,公开发表章乃器起草的【反内战宣言】。6月23日上海爆发了抗战后最大的示威游行,参加者有5万多人,推举多名代表去南京请愿,但胡厥文、胡子婴等代表在南京下关下车时,却再次遭到暴徒、打手毒打,闫宝航、胡子婴等受重伤,这就是抗战胜利后中国再次发生的践踏民主、侵犯人权的(下关惨案)。

“下关惨案”不久,章乃器参加工商业者自发形成的集会“星期五聚餐会”,这个组织原是抗战时期“救国会”的一个重要活动阵地,抗战时期一直定期举行会议,返回上海后又在各工商界名士家中轮流举行。章乃器、黄炎培详细了解了“下关惨案”,全过程,章乃器忿忿的说道:“当年有人让我加入国民党,我一口拒绝,我虽信仰三民主义,但绝不予这些践踏三民主义的败类们为伍”。

1946年7月中旬国民党再下毒手,在云南昆明杀害了奔走呼号“呼吁和平宣言”签名活动中的李公仆和闻一多,消息传到上海,激起社会各界一片公愤,章乃器7月16日深夜听到两位烈士蒙难恶讯顿时热泪滚滚,他一向对闻一多的道德文章i十分景仰,李公仆更是他苏州监狱的难友。几天后上海各界为两位烈士开追悼大会时,章乃器特将女儿章婉带去,让她感受革命的庄严和壮烈,流血的悲痛和哀伤。会上邓颖超宣读了周恩来的悼词“心不死志不绝,和平有望,民主有望,杀人者终必覆灭”,章乃器决心永远向前毫不畏惧,并随时准备献身信仰,做一名无怨无悔的殉道人。

8月中旬的一天,章乃器赶到【文汇报】社,亲笔草拟的【对马歇尔特使与司徒雷登大使联合公报发表意见】一文在第二天就发表在【文汇报】上,不久章乃器又代表民建参加了上海各界举办的“美军退出中国周”活动。

美国撤走马歇尔特使后,11月4日利诱国民党政府签订了【中美友好通商条约】,借以满足垄断集团继续榨取中国经济超额利润的欲望。为此“民建会”多次举行座谈会,邀请工商业、经济界和多家报社记者,揭露和抨击这个名为友好实不友好,名为互惠实极不平等的“通商条约”。章乃器多次发言重申“产业进步的国家,通过把廉价商品源源不断的倾销中国市场,会扼杀底子薄弱的中国民族商业,使中国经济通向殖民化甚至崩溃。

10中旬在上海各界的敦促下,政协会议的沈钧儒、郭沫若等再次组成晋京代表团去南京调解国共纠纷,努力想平息国民党挑起内战。但蒋介石却在此时飞往台湾,使得十几个代表欲说也无人听,焦急如焚也无计可施。章乃器知道后,遂写了一篇公开信请黄炎培转交所有赴京代表,勉励大家“协力同心为实现国内和平鞠躬尽粹,反对内战力争和平民主的实现”,此信在11月1日经“民建会”全体通过在各大报刊公开发布。

但国民党却紧紧关上了和谈之门,毫无诚意一意孤行,准备一党专政的召开国民大会让蒋介石登上总统宝座,各方的斡旋全成泡影,气得黄炎培愤恨的说:“从此再不操心国事,只在家闭门读书写字了。”国民党背弃国人单独片面召开国民代表大会,各民主党派纷纷表示拒绝参加全部抵制,章乃器在【致第三方面函】中谆谆相告对国民党还报希望或在威逼利诱下参加国民党代表会的一些民主人士,表示“民建会”坚决抵制,对国民党都不要报佼幸心态。

元旦前两天,两个美国大兵光天化日下强奸了十九岁北大女生,国民党当局非但不去追究凶犯,反而以“有污友邦”封锁消息。但“文汇报”的报道使火山爆发了,上海各界几百万人上街游行示威,章乃器和许多名流在各种抗议集会上发言,高呼“中国不是你们美国的殖民地”。年关各种报纸也都是令人心寒的消息,【中美通商条约】将大批美货倾销中国市场,使得国内商家倒闭多达500多家,民族工商业彻底陷入绝境。

1947年2月9日章乃器、黄炎培等爱国职工举行“劝用国货”的大会上,又遭到数百名国民党特务、流氓恶意攻击,有的职工被当场打死,数十人受重伤再酿“血案”,而许多受伤职工反被送进警察局。国民党官方报纸仍说成是群众互殴事件,而且污蔑是章乃器等人幕后策划的。国民党的卑鄙无耻,激起了上海市民的强烈愤慨,各界人士组织“二九惨案国货同人后援团”,章乃器等人负责筹备“烈士治丧委员会”与“爱用国货、抵制美货筹委会”,上海人民冲破国民党当局的重重阻力,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追悼大会和安葬仪式。

1947年5月内战的炮火已经映红了大半个中国,5月18日国民党颁布了【维护社会秩序暂行办法】,随之大肆逮捕和屠杀爱国民主人士和青年学生。与此同时国民党又发行了万元面值钞票,使得学生、教授和工薪收入阶层全陷入赤贫状态,“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呼声由北平很快传至上海、南京、杭州等高校。5月4日上海各高校师生与市民示威举行大游行,5月20日南京也有7000多师生上街示威游行,可均遭到国民党当局血腥镇压、血洗,两地有数十名学生受伤,上百人被捕。蒋介石更是连发【通告】与【最后文告】威胁、恫吓学生的行为以超出法律许可范围,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也要以“煽动学潮,制造暴乱”罪逮捕“民建会”负责人章乃器。

2019年3月22日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5/653308.html

标签:抗战时期 黄炎培 一文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雪 后一篇:【经典散文】一心一意戏一场,一字一语记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