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早春之韵 还在

燕熙

分享人:燕熙

2019-03-25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早春之韵

作者:豫原(原创)2019.3.于天津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景不同,韵各异。春,是四季之首,是诗情画意的季节,景美,韵浓。从古至今,文人墨客们总是用最优美的诗句赞美春天,吟颂春的韵味。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突忽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这些吟颂春天的优美诗句,被世人传颂,成为千古佳句,令人赏心悦目。

诗人赞美春天,多为繁花似锦的仲春盛景为主题。触景生情,抒发情感,发之忧思,也多以花开花落为照头: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眏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花落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花落。

以花喻人,表露诗人对如花美女的爱恋,不见的伤感和惆怅之情--------。

春,是诗之源,画之本。春韵就在诗画之中。我喜欢那花如云,柳如烟的春韵;喜欢那碧水蓝天,风和日丽的春韵;喜欢那蝶飞燕舞,耕牛遍地走的春韵。我更喜欢那春雨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早春之韵。

在我看来,早春之韵,有着不一样的美,春意尤浓。看,春来了,春暖咋寒,但,大地微微暖气吹。和暖的春风像一个轻歌漫舞的少女,迈着轻悄悄的步子,拍打着各家各户的门窗,告知春的信息,送来春的温暖。像情人一般撩拨着行人的衣角,亲吻着人们的面夹,令人陶醉,神怡。

唐朝诗人韩愈的《早春》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可说将早春之美写到了极致。如酥的春雨,湿润了大地,如针尖似的草芽儿破土而出,远远望去,萌萌的一层草色。但,当你走近时,却又什么也看不到。在诗人眼里,这种早春之绿,“最是一年好去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早春之韵,在桃杏枝头点点红。盛开的桃杏之花,是一种美,但,含苞待放之花,更能彰显春的韵味。前些天,我到小区的一个花园散步,看到几珠山野桃和杏树枝上滋出了一串串的花蕾,丛丛叠叠,密密匝匝,大的像黄豆,小的只有高粮粒那么大,花苞虽还带有冬的眠意,但已睁开了睡眼,张望着春天,就要绽放了。给人以美感和遐想。

早春之韵,在路旁河边的杨柳。杨柳是脱去秋装最晚的,也是穿上春衣最早的,春到柳先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早春之杨柳,是最显风骚的。当别的树还在冬眠酣睡中,杨柳枝已开始变柔泛绿。不经意间窜出了嫩绿的叶芽。当别的树枝还在早春的冷风中瑟瑟发抖时,杨柳已在春风里轻歌漫舞了。风姿绰约,悠哉,美哉。那一绺绺飘在风中的柳枝,不就是春的三线谱吗?那沾在枝条上的叶片,不就是春的音符吗?那杨树枝上挂起的一串串“毛毛虫”,是春的旗帜,还是春的精灵呢?

早春之韵,在天野,河坡,地头上的野花中。春来了,地里的各种野花儿都抢先似的冒出来了。荠荠菜,蒲公英,狗儿秧,野苜蓿,紫地丁------。呼啦啦地一齐开放了。或星星点点,或密密麻麻,将大地装扮得斑斑澜澜。野花的花朵虽小,但,花儿的颜色格外真切,自然,鲜艳,亮丽。它们是春的使者,为早春增色添彩不少。

早春之韵,在田地里忙耕忙种的人们。“惊蛰快靶地,春分犁不闲。”春天,对农民来说尤为重要。一年之计在于春,不失时机的春耕春种,关系到秋季的收成。“春耕不肯忙,秋后脸饿黄。”实际上,立春刚过,庄稼人就为春耕春播忙活开了。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每到这个时节,母亲就忙着筛选晾晒待播的种子,父亲则忙着修犁耙,整理耕牛的套具。此时,春的田野里呈现出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的壮美画面。

早春之韵,不一样的美,风景独好。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5/653365.html

标签:还在 地走 忙着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读诗文如品清茗!自言自语82 后一篇:【经典散文】【博客自传】突来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