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石头垒砌的村子 让人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19-05-09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石头垒砌的村子

盛忠民

嵩溪村像个开明大度的老人,尽管历尽沧桑,依然面目慈祥让人温暖。

知道嵩溪之名,是在前几天。一个叫小朱的年轻人,他是个头脑活络的生意人,又是一个旅游公司的老总。他喋喋不休地向我介绍嵩溪的人文景观,说那是一个不同于一般景区的地方。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用石头垒砌,他觉得那些石头有温度,会让人感觉温暖。他发了有关嵩溪的链接给我,洋洋洒洒一大篇,看得人头昏脑胀。但我还是被吸引了,还是被打动了。

根据导航,我们来到了位于浦江的这个小山村。路很好,山很美,坡上开满了各式花。一条山路在半山腰前行,村庄在路边的谷底。隔着车窗向外望去,一大片石墙青瓦的老房子,涌入眼帘。我们在路旁一个比较空的停车场把车停了下来,我们不知从何处进入村口。踌躇间,一个推着小孩的年轻妈妈笑着问:“从杭州来?”“嗯”我们异口同声。“你们从左前方公交站牌那一直往下走,可以慢慢游览”。年轻妈妈始终微笑着,推车里的孩子也一脸可爱的笑容。

顺着一条小巷慢慢走,经过一些不需要任何刻意雕琢的角落,每一个角落似乎都是一篇美文。一条溪流流过村子,只看见几个缺口,而每个缺口都是一道天然的风景。这条溪流,被村里人叫做暗溪,溪水清澈明亮,甘甜爽口。在所有的缺口处,总是能够让人发现许多感动,哪怕是一棵草一株树,它们全部都生活得悠然自乐,生机勃勃,该开花的开花,该结果的结果。在这些缺口中,有一个地方让我的思绪飞扬了起来,我的眼前幻化出一幕景象来:在一个夏日的黄昏,一对情侣从溪流缺口的石头台阶上,慢慢走进溪流之中。旁边石头垒砌的房屋坎上,长着一些开着红花的野草,暗溪里有供人坐的石条。不一会这对情侣坐到了石条上亲昵起来。溪水长长,爱情绵绵,就像这嵩溪古村,天老地荒。

嵩溪村的空气里布满了浓浓的石头味道,仿佛那些石头垒砌的老房子、溪坎、路面晒了整天的太阳,或者经历了许多天的阴雨,呼出来的气息。村庄里安静得只听见流水的声音,我不知道这个村庄里住着多少人,看见的只是一些散漫的游客,偶尔一两个当地老人。我不知道这么大的一个古村,人们去了那里,谁也不知道谁去了哪里。对于嵩溪古村,我一点也看不深,更不要说看得透彻。我当然看不透彻,我唯一看得见的就是那些石头垒砌的墙,坎,路面。但我觉得嵩溪古村,既然有这么久远的遗存,当然有它流传至今的理由。我对它的了解,或者对它的认识,仅仅从书本、资料、百度上得来的一点,或者仅凭这一次的匆忙,显然远远不够。

一路悠闲,嵩溪村在我眼里尽显苍老、安静,古朴、闲逸,仿佛是一个在春日里晒着太阳的老人,眯着眼睛温顺地躺在群山怀里。但我发现我的想法有点偏颇,到了近村口才知道我们一直是从里往外走,越走越觉得嵩溪有的并不仅仅是古老、安逸。青春、灵动照样在这里活跃,眼前一带绿水在石头布满的溪流里欢腾跳跃。没有枯藤,几棵老树倒影水中,新芽嫩绿,青春再现。一排排的石头房子,配上溪边石头垒砌的岸,溪流成了手机拍摄控们的最爱,一幅幅图片被制成美篇、抖音,传向亿万人的眼眸。

或许是嵩溪古村的风景让人留恋,又或许是某个神秘因素。在浏览完村落时,停在停车场的车子没了电,不能启动。在我们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旁边一个小卖部的年轻老板娘微笑着走了过来。问了情况,让我们别急。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对我们说有人会来帮我们。不一会,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骑着电瓶车,车上载着一个大电瓶,也是面带笑容,来到我们面前。没有客套,手脚麻利地帮我们发动了车子。我们万般感激,不知用什么方法来表达。想给点钱当做报酬,那中年男子笑着连忙推辞,说,家门口的事,应该的,你们玩得开心就好。

都说铁石心肠,石头在人们心里一直是冷血的象征,但在这里好像是个例外。在嵩溪古村,这个用石头垒砌的村子,我感觉到的不光是石头有温度,山、水、草木、老房子,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让人产生亲近感。尤其这里的人们,好像都是我远方的亲戚,自然想着经常来走动走动。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5/655920.html

标签:让人 都是 但我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致中年 后一篇:【经典散文】猪廊遗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