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晚年的风景 太多

枕梦阁主

分享人:枕梦阁主

2020-03-2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我和王蓓阿姨面对面微笑地坐着。她微笑,是真的高兴;我微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时下,有八九十岁还舍不下手中权力的;有耄耋之年还死守着那份家当的;也有满头白发了还得抚养“啃老”儿孙的;更有甚者,没了使用价值的老头老太被“不肖”赶出家门的……这林林众众社会乱象,着实让人生厌。

只想老了能够脑清体健地过上风平浪静的桃源生活才好。

可人世间的事情总是不能圆满。

我今天要说的是另一种人生境遇。

王蓓,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跨入新世纪的我嘴上还叫着“王蓓阿姨”,可满心窝里还是她少女清纯的银幕形象:《武训传》中的小桃、《聂耳》中的小红;伴随我们一起长大的《马兰花》,她一人饰演的懒惰笨拙的大兰与勤快聪慧的小兰,深入人心。十七岁从《乌鸦与麻雀》开始一路走来,她风光过,耀眼过。廿出头就在话剧《屈原》里竞争到了婵娟(那可是张瑞芳的角色),更何况还是给大明星赵丹白杨们配戏!此后,她的事业一发不可收,一气拍下了十来部影片。

人生有时就象坐过山车,说不准哪天从峰顶一下子落入谷底。曾几何时,她的家里同时出了两位右派:父亲与丈夫。让她的生活陷入窘境。一边要承受社会的重重压力,一边还得独自将孩子拖大。那些年的泪水都被迫咽进了肚里。

后来,中国结束了文革,她自己家里却还在文革:丈夫因一部电影横遭点名围攻,连日后当了总书记的领导都说不上话。也许有太多的苦难垫底,年届五十的她还是挺了过来。在短短的几年里,她一口气写下了《曙光》、《恶梦醒来是早晨》、《杜十娘》等电影剧本/话剧剧本,还参加了电影的拍摄。忙忙碌碌一直到退休。

本该好好享受人生。但近年来,她的记性明显差了。她虽然整天微笑着,却浑然不知老年健忘症已经慢慢地在向她袭来:朋友来电话要找丈夫,丈夫不在家,电话里答应得好好的要转达,但一转身就忘记;前两年,曾被电话“转账”的骗子骗走过整整80万元,这件事开始时还让王蓓阿姨心神不宁,那可是老两口的全部养老本钱啊!后来,去了趟阳澄湖,回来后她也就忘记了;我看《马兰花》的时候正值饥饿岁月,每当银幕上的大兰捧着汤盆大的水蜜桃啃咬时,虽然知道是假的,但嘴里还是馋得不行,总想哪天问她:这硕大的桃子到底是什么食物做成的?一直拖到今天想问,甭说是桃子了,就是与她合作的男主角刘安古,她也记不得了;甚至文革初期,王蓓阿姨因为一封对文革不满的信件遭受批斗毒打的残酷事实,她都记不得了……

她的丈夫说过:她跟我吃了太多太多的苦,没有她,我真的无法扛过那炼狱般的磨难!这太多太多的炼狱之苦,王蓓阿姨把它都交还给了历史!

交出去了,她倒是一身轻松了。是的,她忘却了曾经拥有过的名利和地位,忘却了曾经遭受过的苦难与屈辱。然而,终生爱美的这一喜好,却一直伴随着她的记忆,没有泯灭。她比新凤霞小四岁,两人都是美人胚子。吴祖光老是说她俩活脱脱一对亲姐妹!半个世纪后今天再问她,她还是记得清楚;她喜欢将自己的剧照整齐地排列在书橱的显著位置:有《幸福》谈恋爱的姑娘、有《飞刀华》走钢丝的演员、有《大浪淘沙》女学生……那是她风华正茂的佐证,那是人生的华彩乐章。她时时注视着自己年轻时的美丽,眼梢眉角就充溢着笑容,从这笑容里,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说不尽的满足……

人,不管是从顺境还是逆境走来,都无法抗拒衰老;也无法抵御病魔。人生的轨迹在冥冥之中已安排妥当,无须自己再去徒劳,坦然面对就是了。也许有朝一日,朋友们闲暇时这样聊起我:这老范啊,前些年还在微博上闹腾呢,如今可谁都不认识了……

若自己也步了王蓓阿姨后尘,怎么办?

如果是这样,我还真希望能够像王蓓阿姨一样,忘却所有曾经的苦难与屈辱,忘却所有的浮躁和虚荣,只留下自己内心最美好的那一方净土,来支撑人生这最后一道风景……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6/661749.html

标签:太多 文革 的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一部脓血交融的当代世道人心史读阎连科《炸裂志》 后一篇:【经典散文】不同寻常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