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于学杰:《难忘1969——逊克兵团知青往事》 的是

夜狂乱

分享人:夜狂乱

2020-03-2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难忘1969——逊克兵团知青往事》

作者:于学杰:(作者是原兵团一师四团战士)

今年8月17曰,是我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下乡五十周年纪念日。50年风雨兼程;50年沧海桑田;50年兵情难忘!

虽然兵团往事如烟,但昔日的豪情还在;虽然我们已经两鬓斑白,但青春的誓言犹存!

1969年,是全国知青上山下乡的最高潮,据不完全统计大约有300多万知青奔赴农村、奔赴边疆,开辟新的广阔天地。特别需要说明的是:69届知青是北京最后一批离开首都到外地下乡的知青,也是学历最低、年龄最小的一批知青!在兵团下乡的哈尔滨69届知青中居然还有不满15周岁的少年学生!

知青经历,是人生的宝贵财富,也是无数青春的无奈叹息!

这是发生在1969年逊克兵团的真实故事。故事的情节至今还没有在任何媒体上披露,但是它的离奇与悲壮,至今让人难以释怀!

王晓东(化名)一个不滿17岁的北京知青来到逊克兵团没多少日子,就赶上连队出了事儿,一个知青丢了钱。在那个年代,有人偷钱可被视为“阶级斗争新动向”!

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王晓东过去曾是“三只手”,有过小偷小摸的行为。这下连队可有了“重大线索”!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王晓东便被关进了“牛棚”!接下来一连串的审问,让王晓东“丈二和尚摸不到头”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事!“沒拿就是沒拿,我没有什么好说的!”面对“审问”,开始王晓东嘴还挺硬!

随着审问的逐步升级,没白天没黑夜的轮番折磨,加上后来的拳打脚踢让刚刚涉世不久的王晓东慢慢失去了抵抗能力,最后无可奈何地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偷钱的贼!”此言一出震惊了整个连队!“看上去一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怎么能干这缺德事!”连队干部战士议论纷纷!

此时的王晓东情绪沮丧到了极点!一顶“偷钱贼”的帽子足以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贼”就是阶级敌人的代名词,就是无路可走的“过街老鼠”!

想想今后的前途,王晓东不寒而栗!这一夜他翻来复去,越想越没有活路,趁着床前明月光,给远在北京的父母写下了“自白书”。

书中写道:亲爱的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我沒有做过对不起你们、对不起良心的事儿!我只有来世再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永别了,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这封“自白书”王晓东第二天委托同一连队的堂姐到奇克邮走了!

“王晓东畏罪自杀了”!就在王晓东写完“自白书”的第二天中午,这个不满十七岁的孩子以极端的手段结束了自己的短暂的一生!

消息迅速的传开,有咒骂的,但更多的是惋惜!“才多大点的孩子,一个人从北京来到咱这偏远地区不容易啊”!一个老职工大嬸边说边抹眼泪。“就是犯点错也犯不上寻死,可惜了这孩子!”惋惜、同情成了连队的主旋律。

失去儿子遭受巨大打击的王晓东父亲星夜兼程,在事情发生的第三天赶到了连队,等待他的是以“批判会”代替的“追悼会”!这位饱经沧桑,年过半百的王先生此时欲哭无泪!他仰望着蓝天,呼喊着:“老天爷,你不公啊!我儿子犯了什么罪?你却要了他的命?”

王父欲看儿子最后一眼,也被无情拒绝!

丧事草草办完,王父悲伤的告别了连队,踏上了返京的道路。

事情就是这么的蹊跷!王父刚进家门,王晓东自杀前写的“自白书”跟着就进了家门!

“字字血,声声泪!”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拿着这封信,王先生走进了国家信访办的大门。后来听说,此案惊动了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并及时批示要求兵团彻查此事。

在省、兵团总部、师、团各级组织的督查下,此案的始作俑者连队指导员最终因“迫害知青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这位指导员胆子很大!有一次,苏联货船在黑龙江我方水域搁浅,他率领兵团十几个战士冲上货船,砍断缆绳,欲把船劫持到我方岸边,因看到对岸苏联炮艇已出动才不得已放弃!此事件最终由国务院最高领导协调才妥善解决。)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6/661767.html

标签:的是 让人 第二天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深埋在秋天的思念 后一篇:【经典散文】假如你是个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