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白云升处我心欢》云朵儿GAO 都是

枯灯石佛

分享人:枯灯石佛

2020-03-22 | 阅读:手机版

   
打开微信“扫一扫”,网页打开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一脚踏三县草甸位于周至、眉县与佛坪交汇处的秦岭山脉中。“一脚踏三县草甸”的名字则是由驴友们到此后命名的。因为那里人至罕迹,没有得到官方名字。它是在一条山脉中有非常壮观的三个大草甸,让爬山人过目不忘,为了方便到此爬山,就根据所在位置命其名。

去三县草甸,要从周至县一个叫周佛路的进山公路进去。这条爬山路线过去我没听说过。最近一个多月有户外发团,其中就注明了是老周佛路重修后通车了,可直达登山口,一天便可来回。据说过去要用两三天时间才能完成。

爬山人对没有去过的山,总是会有很强的吸引力,对有草甸的山就更加向往了。本周二,当一起爬过几次山的驴友(网名烟村四五),约去三县草甸时就愉快地答应了。这一次是一车五人,俩俩相识,我是叫了长期一起爬山的小伙伴金子。

早晨七点在太白路集结出发后,看到同行人都是真正的爬山人,也就相谈堪欢,一路聊着都去过的那些山,交换着看拍到的美片(主要是我在展览照片),很快到了周至县境内。在通往周佛村的路上,平整的农田里庄稼长势喜人,一派田园风光。尤其那乡村土路与青砖瓦房让我很有好感,有着似曾相识的熟悉。于是,车停在村外土路上,下车迎着带有青禾草香的空气,看着齐刷刷一人多高的玉米田,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美好。

继续前行时因一车人都没来过,只好边走边问。走到全是连排新型建筑的村庄,同伴们说这应是搬迁安置房。几番折返后,车从看上去很气派的村庄旁边的大路上开上去,终于找到通往山里的公路。按轨迹标注到里面的登山口,要走三十七公里的盘山公路。这条公路不宽,迎面两车很难错开,但路很平整。起初我们推测这是过去的林场伐木运输路。可越往前发现路边还有长长的金属护栏,就不明白在这深山里修这么好的一条路是作何用?

山路很曲折,七拐八远后,车开到半山腰上的一座大院前。只见大门上写着林业检查站。心想是走错路了,否则怎么要进这院子里了。可是途中也没有见第二条路。在开进院子时看到一辆刚离开的中巴车尾部,正向另一个方向驶去。下车后,发现这院子是这条公路的通道,大门进,院子出,继续前行必经过此院子。见此,真佩服这林业检查站位置的绝好,真是寸木归公啊。

林业检查人员在屋外一张桌子上办公,进出必须登记。在册子上看到刚才离开的面包车,就是今天唯一发三县草甸线路的羚羊户外。工作人员劝我们不要去,说前面正在整修公路,大型挖掘车开进去把公路多处推开了。车是开不进去的,还说这是条抚贫路什么的。听此言我就疑惑这刚开通不到两月的公路,怎么又开始重修?疑惑只是一刹那的,现在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上山。工作人员可能是在山里待的久了,说话声音很大,他们七嘴八舌地说车开不进去。我突然想到面包车都前行了,那我们的车也应没问题。

离开院子继续前行,就是一条很新的水泥路。车在山路上开了很久,都没见一座村舍,真不明白这么好的公路是要通向何处。如果是过去的林场运输路,那在禁伐时就已经废弃了。那种路我们在大山深处见到很多,并越来越荒凉,现在是人行走都不太容易了。而这里却是刚整修好的。很快我们就看到一辆挖掘车正在新修的公路上,间隔一段就将路面砸碎,看得出是要再次利用水泥碎石。这样的路面破损并不影响车通过。只是让我们这一车人,不解这看上去很新很好的公路,为什么要挖开重修?

三十七公里的进山公路,在大山里越开越高,景色也越来越壮观,山顶与蓝天中飘着成堆的白云,心情也越来越好。第一次在山路上看到了漂亮的锦鸡正觅食,和沿路多处摆放的大批蜂箱。由此可见,这里自然生态多么的好。越是这样,就更让我们不解重修这条路的意义何在?因为禁伐林木都多年了,显然不是为运送木料而修。这一路也只见过路边不远处一座多年废弃的高大房舍,除了路边搭建窝棚里的养蜂人再无他人。这条路也明显看出像是一条过去的公路,路上可见很多锈迹斑剥护栏,印象还有车站路牌什么的。

在一路的坐车观景与疑惑中,我们终于走完了三十七公里,来到了上山的路口。下车发现公路继续向前。见一位当地人手拿铁锨像是养路工。我们几个人赶紧上前打听这条路要通向何方?老乡说“向前还有四十多里,通向黑河。”他的话让众人都不知可否。在进山的一个多小时中,一路上迎面没有来一辆车。实在不明白通向黑河干什么?后来,在下山再次返回到林业站,工作人员说:“公路通到里面的唯一村庄,也就是老周佛村。这条盘山公路也叫周佛路。不过,前几年精准扶贫将村子整体搬迁安置在山下了,你们在山下经过的那排民居就是。可是还有六七位老人不愿意离开故土,就在那里养羊。上个月路修好后,验收不合格,就挖开裂缝位置重修……”

听完其言,如果真是如此,我们觉得那就是浪费!为那几个人,修这么长的水泥扶贫路,还要拨款再年年维护。他们养的那些羊,够修路钱么?话又说过来,或许将来另有它用吧。再说了,我们能想到的,政府能想不到?

话归爬山。在这里也与前面的队伍汇合了,开始跟着大队人马准备上山。

停车的地方是个三岔路口,水泥路拐个弯后继续向前(南方),我们则从土路向西去。土路像是过去真正的林场通车大路,还有新留下的车辙。路全是泥土的,踩上去很松软。路上芳草如茵,野花盛开。走了不到一里长,就看到路边摆放很长一溜蜂箱和两位养蜂人,还有两只拴着的看家护院狗,正冲着我们狂吠大叫。这一切看上去自然和谐。

这条长有七公里多的林场路,一直都很平坦,基本全是土路少有沙石,是我在山里看到的最好林场路了。并且看到很多地段都是用石头堆砌护坡而成,工程之大之坚固令人称赞。在看到路旁一座人工完全用石头砌成的大拱桥时,就又引起我们好奇了。这座设计精美的拱桥实在看不出其利用价值,推测是用来做设计试验的吧?

当然,我们也想到了可能是过去战备时的训练场。这只是我们的想象罢了。不过,像今天这样,一路都在思考其路的情景也就是这一次了,搞得不像是爬山,而是义务搞调研一样。这也不是我们少见多怪,实在是不得其解。

然而,等我们到了开始拔高的登山口,就明白这条平坦的路只会是过去运送木材的。因为能通车的大路尽头就是山头。可见,靠山吃山,过去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一定要把木材运出山外。同时从另一方面看,我们也受益了这条路,否则怎能车开进山里三十七公里来到这里。

<二>

走到大路未端就开始正式上山了。走进森林后一路拔高。刚开始的一段很难走,全是长着绿苔的湿石头,踩上去异常地滑。在这段森林里,我也又一次听到脚下的山体内发出的轰鸣声。这一次,我没有误当成是飞机低空飞过了,明白是暗河发出的共鸣声。

由于这一带前几日一直下大雨,使得山上水气很大。积水顺着山涧流,水很急,急得哗哗作响,也时有泉水叮咚。山坡上土层厚很泥泞,人不好通过,植物却喜欢。林子里植被茂盛,草壮花美,百花争艳,引来蜂飞蝶舞,众鸟欢唱。阳光很明亮,金光灿烂,穿透森林中薄雾的水气后光芒四射,湿润的叶子亮闪闪地泛着金光。这时候鸟语花香的森林里充满祥和。此刻,置身于大自然原始本真的状态里,体会到的是生命的尊贵与美好。

不过,在一路上山的过程中,也确实鲜见树高参天的古树。像在东梁看到的原始森林中,那直径大于半米的大树基本没有。这里应全是在全面禁伐后飞播补种的树木。这样的情景,不仅在这里看到的如此,而是从我们车开进山,一路看到的都是森林覆盖率很高,全是绿油油的山林,却又都是不及碗口粗的树木,这样的森林道是充满勃勃生机,是年轻的森林,是充满希望的山林。

在一路畅想中上到了石海旁。这里的山上石海还有几处,上到半山腰上时,远远地看到离我们很远的北面山坡上,就有很大的石海。这一处因林子里杂草太密太高,走近了才看到。

“石海”的科学定义是“在寒冻风化作用下,岩石遭受崩解破坏,形成大块的石头堆积而成。”由此可见,高海拔的山上气候是多么的恶劣,把石头都冻裂了。不过,我在另一本书中看到,说石海是地壳运动挤压形成的。

石海,在陕西的其它地方也叫“石浪”和“石瀑”。在我看来“石海”是一个广义性的概括。用水的字义来形容石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则是理解不了的,如同“云海”一样。当我在大山中第一次看到“云海”时,觉得祖先太有才了。他们把那山中满荡荡的雾气叫“云海”是多么的贴切,多么的精准。当我在拔仙台的大梁上,看到洁白的云海从二爷海的山谷中浩浩荡荡地涌上高高的拔仙台大梁,云雾不但填满了梁下的山谷,还以排山倒海之势从我身边急速掠过。那一刻,我激动地笑出声了,切身体会了“云海”。那一刻,真是有跪拜先人发明“云海”一词之意。那位定义“云海”的人,一定是身临其境后的命名。云海是山中常有。石海则只有在两千多米以上的山中才会有。在秦岭山中,那一片一片挂在山顶梁下,真如石浪一样。有的远远望去,如大花脸的脸谱一样,一张一张地晒在山坡上,这样的“脸谱”在去鳌山的途中就有很多。

我第一次看到“石海”是在秦岭的冰晶顶上。那里海拔高于三千米,在山顶大梁上有望不到头,且由同一材质的大石头堆放在一起,如同干涸的河床一样,我觉得那就是“石海”。后来看到的“石海”都是顺山坡而就,觉得用“石浪”或“石瀑”命名很准确,远看就是如浪花似瀑布从山顶倾泻而下。

我所见过的大大小小石海中,基本都是“海”中寸草不生。那如外星人在地球上留下标记一样、堆积起来长着斑点的石海中,泛起的是大自然的威力,看到后总是心生怕意,不似云海那样有着浪漫的诗情画意。我也曾在去南梁途中的万顷石海中,从石海中部爬上石海顶。由于全是风化得没有了棱角的多边形石头,顺山坡层层堆积而成,不存在任意两块是平行相靠的,因此石海中全是大洞小孔。虽然明知这些石头以此状态存在了万万年,可我总是担心从海中经过,若一块石头松动,那就是多米诺骨牌……

因此在我看来,山中的云海是梦幻与浪漫的。山上的石海是壮阔与威严的。

那么,今天来到这片可以用水塘来形容其面积的石海底部时,我还是尽快地绕到一旁,静观一眼便知其样了。这一片石海不仅面积小,石量也少,显得很“浅”,像是在山坡上晾晒一样,因此海中就有了海草。这样的石海,应该就是远望时如花脸谱一样吧。

到了石海,就看到上面的垭口了。从这里开始,森林里树木也低矮了,这是因为山顶上狂风肆虐,树木适者生存就成了矮墩个子。看着这些细枝幼松,再一次领略了这一带在上世纪的砍伐,可以说是从山脚取材到了山顶。在其它同海拔的山顶上,看到的基本都是数百年的盘龙松,这里几乎没有。不过等我们上到山顶后,远远的看到对面的山坡上墨绿成林,那应是古松。这表明路到之处就地取材!周至一带山上土层厚,过去被称为“金周至”,我想那富庶应与这山林有关吧。

也是从石海开始,小杂树的山坡上到处是大动物的蹄子印,很多还是新踩出的。那么,到了这个海拔,只会是羚牛了。上面有三个大草甸,也许今天会遇到羚牛。想到这里就有些不安了。

<三>

越到山顶越艰难,“艰难”来自我们已经在湿滑泥泞的山上爬了三个多小时,实在是有些累了。刚才在石海旁看到离山梁都不远了,可爬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到。这会儿下午一点多钟了,我们还没有吃午餐,饿着肚子正挥汗如雨地上行,心里就有些着急了。本来在石海时还听到前面人们的说笑声,现在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这真是人困马乏,脚软打滑,正想坐在倒伏的枯树上再休息一下时,走在前面队友的兴奋声音传来了:“到啦,到啦!”这声音就是冲锋号,我们三个顿时如满血复活,精神抖擞起来快速冲顶!

呵!真是一山一个样啊!原来山顶上是很大的垭口。在垭口上看,山梁“南草北木”依然,只不过我们上来的北坡因新树不成林。走出杂草丛生,一脚便迈进大草甸上!视野无限开阔,看到的景色之美,让我一下子就举起双臂高呼:太漂亮啦!

首先看到的是垭口草甸对面,绿色连绵不绝的山脉层峦叠嶂,在垭口大草甸坡底的山谷中,山体在两边放射开来,一层一层在向上重叠成了扇棱,与远方的太白大梁组合成了大大的扇形,又似聚宝盆。这时在太白大梁上,刚好有一排长长的白云,使整个画面又如一盆盛开的洁白莲花一样,盆内是层层莲叶,深深浅浅的绿,依次节节拔高,到了顶层就着上了天空的浅蓝,还有轻淡的薄雾在山谷间如烟袅袅,仙气飘飘,“荷叶”袅娜,满盆的白莲花分外圣洁,美到震撼!美得让我坐在草甸上,望着就欢喜得笑了起来。美得我们几个小伙伴纵情狂欢,一个个快乐的像孩子一样。兴奋得一次次拍下与圣洁莲池在一起的画面。当我们趴在草甸上,一排小脑袋如看仙境瑶池一样充满童趣!真是快乐的我们哟。

在尽情致敬完这盆莲后坐在草甸上休整,午餐后开始冲顶。

我们所在的草甸连着南北两个大草甸的山顶,因此叫垭口,只不过这个垭口草甸很大。称为有三个大草甸的“三县草甸”,实际上是一个山梁起伏的大草甸。那么,“三县草甸”的标致是在北面的草甸山顶。南面山顶我们这次没有上去,怕有羚牛。户外队的二十多个人,先期到达后都直接登北面顶了。在垭口位置向山顶望去,只见他们登上最高处的白云中后,就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也不见人下来。我就不解那些人到了哪里,或者说“三县草甸”还在更远的地方?三位男士冲顶的心情很急迫,已爬上半山腰了。

这时候看到要登顶的山那边,晴朗的蓝天下白云堆秀,非常漂亮。可我这会儿心全在刚才的垭口草甸上。因为在我们刚离开垭口草甸,沿草甸大梁向北坡走了十来分钟,回头居高临下,看到垭口草甸上瞬间风起云涌,那本来开在太白山大梁上的那一排安静的白云,像是听到集结号一样,与四面八方的白云汇合后,在天空上你追我赶地荡了起来,飞速的身影在垭口大草甸上,投下一片片飞速掠过的暗影。阳光洒向的位置,草甸则异常的明艳,是金灿灿的黄绿。一时间绿草甸上明暗相间,如上帝在抖动花布一样美妙。

紧接着,先是从我们上来时的山坡下林间,全是洁白的浓雾,一次次地向垭口处梁上涌来,却怎么也过不了梁。成了以垭口为界,一边满满的云海在山坡顶边缭来荡去,一边是阳光与白云在绿草甸上做画,其境美得真是把人都看醉了。

正在我们觉得那云海无法爬上梁时,突然看到南面的山顶上,云雾不知从什么时间在那面的山坡上集结,先是探了几次头,然后突然冲上山顶,像是收不住脚了,一个趔趄滚下山顶,以排山倒云(海)之势向垭口上涌来,席卷我方草甸。接着像是拉了一把,又与一直徘徊在垭口边的云雾胜利会师,刹那间垭口草甸上与山谷间就有云做的海了。也就是说,我们刚才休息观赏莲花盆的位置,被深深的云海淹没了。刚才一直欢腾的白云与云雾,这会儿像是找到了安乐地一样安静了,成了高山上静静的一面云海。

就在我们看得入迷时,突然看到刚才倾泄云海的南面山梁上,成了一半湛蓝一半洁白,有一堵云墙一样矗立在山顶接着天空,像是正源源不断地向海中输送白云,也像是要搅动云海,不让其贪恋红尘,蓝天才是白云的怀抱。于是,瞬间激起了云浪,云海开始升腾弥漫,顷刻间那一方便天地混沌了。

此刻所见,真是梦幻一般。在这短短一刻多钟的时光里,让我看到了草甸之上,天地间白云上演的一幕精彩大片。这一幕有头有尾,现在舞台上雾浓的啥也看不清,正在拉上大幕,催我知足前行。

我难抑激动幸福的心情,笑着转身走向山顶。

<四>

我的身后不远处是雾浓缭绕似阴天,前方不远处却是蓝天白云。我们所向之处,草甸上阳光灿烂,白云成堆的趴在山顶上,像是在召唤。山梁北面山坡上的森林里,罕见的仍是很浓的白雾(其实是云),在南草北木的梁脊边缭绕着直达山顶。

这时候阳光很明亮,天空很蓝,云朵很美,云雾很洁白,花儿很明艳,山色很壮丽。走在开满金灿灿的矮旱莲花的绿草甸中,沿着云海拍岸的大梁,向着山顶的白云走去。此情此景让我怦然心动。我要“借花献佛”,把最美的花儿献给蓝天白云与大山。于是,我趴在花草中,拍下了把一束金光灿烂的旱莲花与山顶上白云,还有洁白云雾在畔的定格画面。这个画面很美,充分表达我对其的热爱。

真是在一步一景中欢喜地登顶“一脚踏三县草甸”。当看到了先期到达的众驴友后真有些恍惚。原来山顶很小且呈斜坡,人们在旁边玩,所以在垭口和上来的途中是看不到他们的。

在“三县草甸”的山顶上,之前来的驴友竖起一木棍,以此来充当标致。小小的山顶草甸下,几米远处就由北边的森林拦住了头。山脊也向西延伸,草甸也顺顶而下直达远方(想那南面山顶定是一样走势),与垭口南面草甸顶上,向西拐的山梁对应,形成我们在垭口看到的以草甸坡底而成的山谷。其时,在山上我的方位是模糊的,可是“南草北木”却是分明的。相连的大草甸坡下全是与苍翠欲滴的森林相连。只是我疑惑,两个山顶草甸与垭口草甸是直线贯通,可到了山顶明明拐了个直角,却依然是草甸继续向前,一旁坡下森林相随。

今天的天气一直是难得的晴空万里,山顶微风拂面,却吹得草甸上的花儿齐刷刷地舞动,如高举双手欢迎我们到来一样。在登顶前看到山顶上的那堆白云,这时候也飘在远方的森林上空。当下,我与大家一样在草甸上欣赏远山近景。无论是在山顶漫步的,还是如我一样静静地坐在草甸上,都是面向草甸延伸的方面(西面)。

咦,奇怪了!我竟然又看到前方的山顶上出现了半堵洁白的云墙,不同于前面的是,云墙的气势是向上,在相机拍出的延时画面中,看到白云似烟筒一样呼呼地涌向天空上。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南面山头“云墙”是把白云注入云海,那这边是在把林间的云雾抽回天空了?真是太美妙啦,美妙到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啦!

如此奇妙,完整地看到这两个如梦如幻场景的就我一人。白云的一入一升,真是太令人振撼啦!真是幸运的我哟!

我静静地望着白云升处,心里充满喜悦和幸福。同时,也庆幸自己选择了爬山这项活动,才有机会幸遇原始自然的奇观与美好的风景,让灵魂在净土乐园中快乐地放飞。此情此境,万般美妙。真是岁月静好,时光不老。

只因此地人迹罕至,方圆数十里都无人烟,潜在的危险是很大的。因此,在山顶欣赏了近两个小时,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纵然很想在此侯一场有火烧云的落日,但我们必须要下山了。

当我们再次返回到垭口草甸时,垭口上又如我们刚上来时一样,天空湛蓝,草甸上繁花似锦。又看到了如扇如聚宝盆的山谷上空,白云开满又成了一大排。那曾经上演奇幻一般的云海巨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什么痕迹都没留。只是在我们的相机中保存了那珍贵的一幕。见此,更让我们珍惜眼前每一次地遇到,紧握当下就是最好。

对于爬山人来说,下山时都是急匆匆的。因此,眼前垭口草甸上风景很美,大家都是在异口同声地赞美,却都没有像上来时那样停下脚步坐下来。可是,当我离开垭口梁顶,向下走了十多米时,像是有人叫我一样回眸一看,我便激动得停下了脚步。只见那刚才看到的山谷上空的云朵,在山梁下的这个位置看,刚好如铺满在整个垭口上,并且也是呈长长的垭口状,两端抬起与蓝天相接。

此刻,快四点钟的阳光明亮到了极致,照得天空蓝透了,照得云朵白透了。映得垭口上的万物都是光灿灿的亮,就连垭口上那几个人的脸庞也是泛着光芒,把我的心也照透了。我激动地拍下天地间这圣洁的画面后,连忙取好景将手机交给同伴。我激动得心如小鹿乱撞,跑上有白云的垭口,留下了在三县草甸上,我与白云垭口在一起的珍贵时刻!

这一刻,知道我来的时间刚好,是那“烟筒”将北坡林间的云雾汇集后秀成云朵,落满在如扇似盆的垭口山谷里,使我返回后有幸遇到。这一刻,知道我回眸的刚刚好,云是瞬息万变的,当我在“白云垭口”合照后,那一排白云就形散了,很快成了朵朵如笑脸一样的云朵,辞别草甸飘向了更高的蓝天。我也欢喜地挥手道别蓝天、白云、草绿花艳的“三县大草甸”,由衷地感谢在此分享的快乐美妙时光!

期待明年杜鹃花开时,再来赴一场大自然的饕餮盛宴,让心儿与白云相会,再享欢喜!

作者:云朵儿GAO2019年7月27日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read.guanhuaju.com/sanwen/66/661804.html

标签:都是 是在 成了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淡淡荷韵,悠悠情思 后一篇:【经典散文】江西横峰:畅通四好农村路串起秀美乡村美景助推旅游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