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我的半面具人生

古城清风

分享人:古城清风

2016-02-13 | 阅读:

也许,在若干年后,我们会怀念起现在,就想我们怀念小时候一样。

小时候,总喜欢推开窗户,静静的一个人坐在窗前欣赏外面的风景。窗外的世界如此的美丽,好像一部部正在上映的电影,每部电影都拥有她们各自的情调和色彩,快乐的,悲伤的,恐惧的,疯狂的,抑或是深红的,蓝绿的,黑白的,浅灰的。有的窗户上了窗帘,在晴蓝的天空下放着黑白的电影。有的窗户开在下雨天,即便是阴雨,还能隐约的闻到阵阵的花香。

在我的回忆中,每一窗前总会有一个我。有些窗户拉着窗帘,我一直没能知道那外面是有什么,是否也有一个孩子像我一样坐在窗前在窗的外面到底会有怎样的一个他?

那个孩子似乎曾经来过我的梦里,又似乎从未出现过。

有人说,梦见一个人是幸运的,哪怕你不知道他是谁。想想也对,世界上那么多人,要有几万分之几的概率,才可以遇见对方,又要有几亿分之几的概率才能在梦里遇到。梦见就是幸运,哪怕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习惯在图书馆、教室、宿舍之间的奔走,习惯地看着过往的行人,每个人有着不一样的穿着,不一样的面貌,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容貌,看到他衣服的颜色,甚至是嘴角边没擦掉的米粒。可是梦里的他呢?除了,模糊的身影,大致的轮廓都一无所知。我的眼睛也有5。76亿像素但却也终究始终看不清他的容貌,更不用说他在想什么,做什么。

现实,在秒秒之间游走。每天忙忙碌碌的过活,接触着不同的人,做着不同的事。遇到的人越来越多,心里所想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但知道始终没遇到他。或许他本来就不存在这个世界,只是存在我的梦里。

多年了,我学会了用不同的姿态迎接不同的人,学会了笑着看伤口愈合,但他再也没在我梦里出现过,我似乎渐渐懂得,如果我是俞伯牙,那么他应该就是钟子期吧,而梦便是我手中演奏的琴。

子期绝,琴断弦;

待君回,相弥望。

我静静的守望着,等待枫落的片刻,等待着那亿分之几的梦境再次轮回,带我走到他的身边……

终于,有一天,我梦见自己又回到儿时的窗前,那窗帘依旧没有改变,依旧是黑白色。我轻轻拨开窗,终于看到了他。

他戴着半个面具,有着我的半张脸,带着半个微笑看着我。

标签:窗户 窗帘 概率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经典散文】自嘲 后一篇:【经典散文】阎潇-金钱爱情